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十五章 给我一个理由(2)

第三十五章 给我一个理由(2)

    “不急,不急,急什么呢?”紫箫生饶有兴致的看着楚天,笑呵呵的说道:“你的毛我看了,你的剑我也看了。?八一中文网  W㈧W㈧W㈧.?8?1?Z㈠W㈧.㈠C?O?M但是这事情还没说清楚呢?那金子被劫,州兵死伤惨重,凌氏私兵全军覆没的案子,闹得整个乢州城乱成一团,这案子,是你做的吧?”

    “贼喊抓贼!”紫箫生目露奇光,指着楚天笑道:“你贼喊抓贼!哈哈!你能瞒过其他人,怎可能瞒过我?”

    楚天的心一抽,越过紫箫生的肩膀,他看到了站在远处山林中的枫姨和那六尊大汉。

    枫姨也就罢了,她就好像盛开在山林中的一朵芍药花,绚烂无比、美艳娴静,楚天没能从她身上感到太多的威胁。但是那六尊大汉么,楚天看着他们,就觉得这是六尊非人的异类,楚天每多看他们一眼,就觉得浑身难受,对他们有一种自骨髓的惊悸!

    紫箫生,不好对付啊。

    轻轻咳嗽了一声,楚天看着紫箫生那奇异的笑容,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最终他点了点头:“一如兄台所言,击杀李啸鲮、赵黑虎,击杀那些州兵精锐和凌氏私军的人,是我。但是兄台以为,我有错么?他们想要抢我的金子,想要杀我灭口,那么我杀他们,是天经地义的!”

    “欲杀人者,人恒杀之。我杀他们,完全合乎情理。”楚天手指轻轻抚摸着青蛟剑光滑冰冷的剑身。

    “这,似乎有理。”紫箫生呆了呆,仔细的思索了一阵楚天的话,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这一路行来,从大晋京城到乢州城,沿途碰到了无数盗匪,他们想要打劫我,结果他们都被杀了。没错,你这件事,做得合乎情理,完全没错。”

    不等楚天开口,紫箫生又指了指地上的那些楚氏私军将领的尸体:“那么,这些人,你为什么杀他们呢?他们是楚氏家将,楚氏乃乢州富,他们总不可能打劫你吧?”

    楚天沉吟不语。

    紫箫生看到楚天不开口,他琢磨了一会儿,眼珠一转,笑道:“楚档头,不要以为我是在盘问你,我只是好奇,纯粹好奇而已!你看,深山老林里,原本还生得有点人模人样的你,变得这般古怪模样,在这里偷袭杀人,你能否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楚天无语看着紫箫生!

    这家伙是装模作样呢?还是真的只是一个纯粹的好奇宝宝?

    仔细的思忖了一阵,楚天抱拳向紫箫生苦笑了一声:“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来自何方,出身哪家,又是哪一派人物?公子和楚氏,莫非有什么牵扯不成?”

    紫箫生很快活的笑着,他学着楚天的模样向他保全行了一礼,笑呵呵的说道:“尊姓大名就不说了,你叫我紫箫生就行。我来自何方,出身哪家嘛,反正你放心,我和楚氏没牵扯,我和周流云也没瓜葛,我更不认识你们的司马太守。”

    紫箫生满脸是笑的看着楚天:“我来乢州,就是看热闹的。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你心中的任何人有牵扯、有瓜葛,只要你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杀死这些楚氏的家将,我保证不缠着你,我保证转身就走让你离开。”

    突然间,紫箫生侧了侧耳朵,指着楚氏矿场的方向笑道:“嘻嘻,来得好快,听到他们气急败坏的啸声了么?二十里外,楚氏的援兵可是来了!”

    楚天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他向远处指了指,沉声道:“先避开楚氏的援兵,我再向紫公子仔细解释如何?今日,却是不再适合跟他们碰面了。”

    紫箫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深深点了点头,骤然化为一道紫影向楚氏所指的方向掠去。

    楚天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楚氏将领尸体,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个极其怪异的笑容,身体一晃,紧跟在了紫箫生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狂奔,枫姨带着六尊护卫跟在他们身后百多丈的地方,在枫姨身后,鼠爷鬼鬼祟祟的一路尾随,如此向山岭深处奔走了十几里,楚天就听到瀑布那边突然传来了几声高亢如云的愤怒啸声。

    “好了,就这里吧,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说,快说,你为什么要和楚氏为难?”紫箫生停下脚步,很好奇的看着楚天:“这乢州的事情,还真有趣,赶紧给我说说明白!”

    楚天无奈的看着紫箫生,他沉吟片刻,这才问他:“紫公子真的和大晋朝堂任何一方都无关系?”

    紫箫生急忙举起右手赌咒誓:“我绝对和你大晋朝堂任何一方都绝无关系,若是我说谎,就让除了我亲娘之外的所有亲戚,一个个肠穿肚烂而死,而且死得魂飞魄散永不生就是!”

    楚天的脸狠狠的抽了抽,一脸无奈的看着紫箫生。

    紫箫生讪讪然笑了笑,干巴巴的说道:“我这毒誓可算有诚意?嘿,赶紧说吧!”

    “紫公子的毒誓,果然颇有诚意,而且果然够狠、够毒!”楚天苦笑了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吾名楚天,是乢州城白蟒江鱼市的鱼档头。我实际上的身份是!”

    紫箫生急忙打断了楚天的话:“我猜猜,你别急着说。嗯,你和楚氏有仇?你也姓楚,莫非你是楚氏亲戚?”

    楚天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干巴巴的说道:“乢州楚氏十代单传,这是乢州土著都知道的事情,楚氏哪里有什么亲戚?他们家除了楚野、楚风、楚颉爷孙三个,其他姓楚的,都是他们家的世代家仆。紫公子,你到底要不要听我说话?”

    紫箫生急忙笑着点头,眨巴着眼睛向楚天笑道:“听,听,我不插嘴,不插嘴,你赶紧说,嘻嘻,赶紧!”

    楚天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犹如牛皮糖一眼难缠的紫箫生,干巴巴的说道:“吾是岷州孤儿出身,十年前,吾被岷州新开的善堂收养,那善堂,是大晋大狱寺所辖。”

    深吸了一口气,楚天沉声道:“紫公子定然听说过大狱寺的名字,吾在大狱寺受训七年,三年前被派来乢州扎下根基,取白蟒江鱼市为据点,秘密调查乢州楚氏十八年前背叛大狱寺一案。”

    “大狱寺啊!”紫箫生的眼睛几乎黏在了楚天身上:“比大晋廷尉府权力更大,隐形权力凌驾大晋百官之上,专门做各种见不得人勾当的大狱寺啊!我来乢州,真来对了!”

    “果然,你杀那些楚氏家将是理所当然的!追杀叛徒嘛!呵呵,呵呵,呵呵,太有趣了!”紫箫生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莫名的在他脸上就有一股‘淫-荡之意’悄然流露。

    远处长啸连连,近百名身披黑色重甲的楚氏私军如同疯狗一样连连啸叫,突然从一片山石后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