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十五章 给我一个理由(1)

第三十五章 给我一个理由(1)

    “兄台,你认错人了!”

    楚天指着自己的鼻子,竭尽全力用极认真、极严肃的口气对紫箫生说道:“吾生于山林之中,从小在山中长大,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活人,兄台怎可能认识我?”

    紫箫生背着手,仔细端详着楚天右手紧握的八面剑,慢悠悠的摇了摇头:“满口胡说八道,当我是瞎子不成?虽然脸上长满了黄毛,面部轮廓也变了些许,但是楚天楚档头啊,金子被劫、乢州州兵死伤惨重的案子,是你做下的吧?”

    楚天的心又是一沉,他眯着眼,很认真的看着紫箫生比寻常人有神许多的双眸:“兄台,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楚天楚档头是谁?什么金子被劫的案子?”

    ‘嘻’的一声笑,紫箫生突然化为一道朦胧的紫影向楚天扑来。

    楚天一声长啸,八面剑骤然化为一团两尺方圆的青色火焰,青粼粼的火光冉冉飞起,在离地丈许的空中无声的裂开。无数条灵巧犹如鲮鲤的青色剑光从青色火光中喷出,无声的笼罩了方圆数丈的空间。

    “裂鳞杀!”楚天武元奔涌,这一击剑光分化,足足有数百道剑光同时迸裂,足足耗去了他六成的武元。这还是他修为翻倍后的结果,换成一刻钟之前,他根本没有足够的修为使出这一招。

    “哈哈,紫气弥罗!”紫箫生轻声笑着,对头顶落下的数百道剑光视若无睹。他周身紫气弥漫,绵绵泊泊、柔韧厚重的紫气犹如东方红日初升前的虹霓弥漫四方,一个直径数丈的紫云气罩笼罩全身,一道道青色剑光落在紫云气罩中,就好似石子丢进了无底的沼泽中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

    紫箫生的手指划过楚天的手掌,一股柔韧、却无法阻挡的可怖力量袭来,楚天的五指不由自主的张开,青蛟剑和缠在他手指上的金毛同时被紫箫生一把抓走。

    还不等楚天回过神来,一道紫影闪过,紫箫生已经退到了八尺之外,手中拎着楚天的八面剑和那根金毛仔细的端详着。

    细细的、散出淡淡金芒的金毛极其柔韧,紫箫生将金毛凑到鼻头前嗅了嗅,又放在眼前仔细的端详了一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真是奇思妙想。这毛的主人,将自己的一点精血和一道力量注入这毛中,用某种天赋秘术封印了。只要以秘咒激,这里面蕴藏的力量就能转移到外人身上。”

    紫箫生抬起头来,看着浑身绷紧的楚天笑道:“难怪楚氏的那些家将,修为起码比你强出一倍有余,结果一个个都被你给斩杀了。这毛上的天赋秘术虽然粗陋,倒也方便、快捷,尤其独特之处。”

    叹了口气,紫箫生摇头晃脑的说道:“果然家中那几个老鬼说得有道理,世间万事皆学问,哪怕是泥泞中的蝼蚁,都有其独特之处,值得我们学习。这根毛的主人,这份奇思妙想,了不起!”

    楚天目光深沉的看着紫箫生,他从紫箫生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危险,但是并没有感受到半点威胁!

    这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恐怖家伙,但是他对楚天并无恶意!

    刚刚被震得有点麻的右掌挥动了一下,楚天做了一个手势。

    数十丈外,站在一丛茅草中的鼠爷眸子里闪过一抹凶光,深深的看了一眼紫箫生。鼠爷眸子里杀意肆虐,但是紫箫生却并没有任何警觉。

    鼠爷完美的掩饰了自己所有的气息,他就好像一抹不存在的虚影,站在草丛中静静的看着紫箫生。

    每隔一个呼吸的时间,鼠爷就会猛地回头,斜眼看看斜刺里白丈开外,俏生生站在山林中满脸是笑的枫姨。一身紫衣翻飞的枫姨站在昏暗的山林中,就好似传说中的山中神女一般美艳倾国。

    她身边六尊身高过丈的护卫,则好似六尊铁塔,悄无声息的杵在树下,浑身同样没有半点儿气机外泄。

    “这是家中长辈怕我夭折,所以赐下的保命的宝贝!”楚天看了看紫箫生,继续很认真的说道:“这本命毫毛凝聚不易,那长辈得暴饮暴食一个多月,才能勉强凝聚一根,如今我身上剩余不多,还请兄台小心,不要弄坏了它。”

    “一根毛而已,还你!”紫箫生手指一弹,轻飘飘宛如无物的金毛化为一道金光,‘刷’的一下到了楚天面前,轻巧的落在了他手中。

    “这柄剑,不错啊!”紫箫生抓着八面剑挥动了一下,仔细的看了看剑身靠近剑柄的位置,用虫鱼古篆雕刻的黄豆大小的两个古字:“青蛟?这是这剑的名字?两尺五寸长的短剑,重达近千斤,这剑真不错。”

    楚天嘴角抽了抽,他微笑着说道:“这青蛟剑来历非凡,是我探索前朝古秦一处地宫遗迹,从一秘库珍阁中得来。他不仅沉重非常,而且颇有灵性,更兼切金断玉、极其锋利,这是我保命的家伙,兄台出身富贵,相比不会看上青蛟吧?”

    紫箫生举起青蛟,将剑尖对准自己的一只眼珠,将剑柄对准了已经挂在西边山头上的那一轮红日,逆着阳光仔细的端详起来。

    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紫箫生这才点了点头:“好剑啊,真不错,想不到在这荒芜之地,能见到这等宝贝。这剑,恐怕还不是你所说的古秦之物,他的年代,可比万年前的古秦还要久远多了。”

    楚天干笑起来,他看着青蛟剑沉声道:“这剑是我护身之宝,还请兄台归还。”

    紫箫生斜睨了楚天一眼,随手将青蛟往他一丢。青蛟剑打着旋儿飞到了楚天面前,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感受到这熟悉的沉甸甸的剑身,楚天这才松了一大口气,笑着向紫箫生拱了拱手:“兄台!”

    紫箫生摆了摆手,一脸嫌弃的向楚天看了一眼:“本来还想告诉你,这剑里面很有一些玄妙,但是看你这小气吧啦的模样,小家子气得紧,我也就懒得给你说了,自己慢慢去琢磨吧。”

    楚天顿时一滞,这青蛟剑自幼伴随他长大,他自然知道这剑颇有不凡,但是青蛟剑究竟有多少秘密,他花费了十几年时间,才摸清了让青蛟剑自行飞回手中的功能。

    这紫箫生,未免太小气了一些。

    “这天就要黑了,山林中多有凶险,家中还有长辈等候,兄台,咱们有缘再见哈!”楚天不愿和紫箫生啰嗦,向他抱了抱拳,转身就要离开。

    一道紫影猛地闪过,笑盈盈的紫箫生犹如鬼魅一样横挪到了楚天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