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十三章 十八年前的事(1)

第三十三章 十八年前的事(1)

    楚氏矿场外,楚颉、周流云、司马追风带着各自下属,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拨遥遥相对。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三人的面色都很沉静,好似冬天结冰的溪水,干净而透彻,没有半点儿表情变化,谁也看不出他们在想些什么。

    只有紫箫生跟着一群老斥候、老仵作、楚氏的供奉们在草丛中穿来穿去,检查尸体、勘测战场痕迹,忙得不亦乐乎。所有人都静默无声,唯有紫箫生不时大惊小怪的尖叫几声,显得格外快活。

    偶尔这家伙会跑去一旁,要么摘下几朵剧毒的蘑菇,兴奋的递给跟在他身后的枫姨;要么突然一巴掌掀飞一大块地面,抓起几头瑟瑟抖的山鼠拎在手中把玩。

    每当他找到什么新奇玩意的时候,他的叫声更是‘惊天动地’,让那些正在潜心侦查痕迹的老斥候、老仵作们不由得连连皱眉,恨不得用块裹脚布让他安静下来。

    日头逐渐西斜,山林中有淡淡的雾气升起,山林中的光线骤然暗了许多,一股莫名的寒意悄然出现,笼罩在所有人心头。

    楚颉下令,矿场的管事就取出了大量的火把插在了四周山林中。这些专门用在矿洞中的火把亮度极高,火力极强,雪亮的白光将山林照得明晃晃的。

    骤然间,楚颉身边一名身披重甲的大汉眉头一皱,他凑到楚颉耳朵边低声咕哝了几句。

    楚颉一愣神,他呆了呆,很是邪异的笑了起来。他看看端坐在远处的周流云和司马追风,轻轻的挥了挥手,这重甲大汉点点头,一言不的打了个手势,就有十名同样身披重甲的大汉跟着他离开了大队,犹如幽灵一样迅没入了山林。

    正在山林中追逐一只被吓得魂飞天外的松鼠,紫箫生蓦然注意到了这几个离队的大汉,他‘嘿嘿’一笑,手指一点,那吓得乱跑的松鼠就好像中邪一样,直愣愣的朝着几个大汉离开的方向跑去。

    紫箫生气喘吁吁的举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水,大声叫道:“别跑,今天非要逮了你下油锅不可!啧,你们这些松鼠整日里吃松子长大的,虽然肉少了些,却最是清香甜美,好吃,好吃!”

    满口胡说八道的叫嚷着,紫箫生慢悠悠的追着松鼠没入了山林。

    枫姨微笑着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远处的楚颉等人,步伐微动,就好像一团紫云冉冉升起,脚不沾地的跟在了紫箫生后面。

    距离楚氏的秘密金矿百多里的深山中,一道高有近百丈,宽有两百多丈的大瀑布‘隆隆’有声的砸了下来,声震数十里,水汽、水雾冲起来能有一里多高。

    得了水汽滋养,瀑布附近的山林中草木丰美、到处都是茂密的攀缘藤蔓,真个是除了山老鼠,其他体型稍大一点的动物都无法自如的在这一片丛林中出没。

    瀑布旁,在雨季受到瀑布大水冲刷,冲得干干净净的黑色山石上,楚晔嘶声谩骂着,手脚分别被一根拇指粗细的黑色木针穿透,丹田上同样被穿了一根木针,被死死的固定在山石上。

    大片水花不断喷洒在楚晔头上、身上,流水迅带走了楚晔身上的热量。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手掌心、脚踝处、丹田部五个被木针穿透的位置,不断有灰绿色的血水渗出,不断被瀑布冲走。

    浑身长毛的楚天站在楚晔面前,慢条斯理的将他贴身的衣物一块块撕掉,最终让他整个身体都袒露了出来。

    手指弹了弹固定了楚晔身体的五根黑色木针,楚天从一旁的草丛中翻了翻,找出了一个用大树叶子卷成的包裹,从中取出了百来根手指长、火柴棒粗细的黑色木刺。

    “半妖蠢货,你想干什么?”楚晔‘嘶嘶’笑着,猩红色的舌头不断舔舔自己的鼻头:“想要严刑拷打老子?嘿嘿,你觉得,老子会开口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楚天拿着一把黑色木刺站了起来,走到楚晔面前,随手将两根木刺一左一右狠狠扎进了楚晔的左右肩井穴。木刺入体,木刺上自带的奇特毒性快作,楚晔精壮的身体骤然一抽,他面孔猛地扭曲,浑身青筋一根根的凸起,犹如蚯蚓一样剧烈的蠕动起来。

    “这是黑箭毒木的木刺,寻常人被捅一下都会活活痛死。”楚天看着剧痛抽搐的楚晔,淡然说道:“你的武道修为被我废了,你的承受力比普通人更弱一些。你是秘术师,你的感觉更加敏锐,你的痛觉是普通人的数倍以上。所以,你承受的痛苦比普通人要强出十倍不止。”

    慢慢将一根木刺扎进楚晔的左胸-乳-突穴,楚晔身体骤然绷紧犹如一张弯弓。他浑身汗如雨下,粘稠的汗水犹如灰色的浆糊一样,快的顺着他的身体滑落,一缕缕的从他脚尖滴落。

    “但是你的生命力比普通人要强出许多,所以,痛这么一会儿,痛不死你!”楚天冷静的看着痛得直翻白眼的楚晔:“另外,我还要告诉你,黑箭毒木的毒液,会让中毒者保持绝对的清醒。所以,想要昏厥过去,比较困难!”

    楚晔死死咬着牙,他的牙齿不断出细微的碎裂声:“好狠毒的小子,你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手段?”

    楚天看着楚晔,很诚恳的说道:“我从小在一群杀人放火的老混蛋当中长大,所以和他们学了不少旁门左道的东西。黑箭毒木只是最普通的一种刑罚,他只是糟践你的肉身;我这里还有数十种践踏你的**,凌辱你的灵魂的恶毒法子,你想要试试么?”

    楚晔歪着头,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看着楚天:“能教出你这样的小混蛋,那群老混蛋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是吧?”

    楚天温和的笑着:“我没说他们是好人。但是不要拖延时间,如果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你就不用承受这种痛苦了。说真的,我小时候被那群老混蛋训练着熬刑的时候,也被黑箭毒木扎过。啧,这滋味真不好受!”

    他指了指不远处‘隆隆’落下的瀑布,笑道:“尤其是这瀑布带起的水花极其阴寒,寒冷会让你身体痉挛,极大的扩张黑箭毒木带来的痛苦。你何必坚持呢?”

    楚晔沉默片刻,咬着牙狞笑道:“你想要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