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十章 乍起风波(2)

第三十章 乍起风波(2)

    司马追风心头恼怒的看着阿雀。? 八一中?文?? W?W?W?.㈧8?1?ZW.COM

    为你做主?追回那一万五千两金子?

    你小子可知道,这地上的尸体中,就有司马追风派出的人手,昨晚上,司马追风这位太守大人,可是想要黑吃黑的啊!

    听着阿雀的哭诉,司马追风半晌没吭声。

    楚颉似笑非笑的看着阿雀,端着茶盏,微笑着向司马追风看了一眼。

    事情的前因后果,他楚颉自然是掌握了**成。太守大人想要玩一把黑吃黑,消灭一波凌氏的私兵之余,再捞一笔外快。结果凌氏的私兵固然全军覆没,太守大人派出来的两位心腹下属连同大队州兵精锐也被击杀。

    这可是一笔糊涂账,这里面的水深着呢。

    如果不是宫白露莫名的死在了这里,楚颉的心情会更好,会更有好心情看热闹。

    紫箫生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他双手死死的捂着嘴,浑身微微抽搐着,竭尽全力控制着自己不至于笑出声来。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目光不断的在楚颉、司马追风和阿雀之间游走。

    枫姨见到紫箫生差点没笑得背过气去的样子,又好气又无奈的摇摇头,快步到了紫箫生身后,右手轻轻的抚摸他的后心,好容易才帮他顺过了这口气。

    猛地放下双手,紫箫生瞪大了眼睛,面孔微微扭曲的向司马追风笑着:“司马太守,您可一定要为这位小兄弟主持公道!嘻,他们的媳妇本儿都被抢走了!没有了媳妇儿,好可怜的!”

    阿雀抬起头来,眼泪吧嗒的向紫箫生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位公子说得是啊,我们这些鱼行的苦哈哈,得存多少年私房钱,才能存足一万五千两金子啊?”

    “也不知道是哪些杀千刀的,昨晚上他们动刀动枪的就来抢啊!幸好咱们档头明智,带着咱们兄弟们撒腿就跑啊!要不是咱们跑得快,这里的死鬼们,可就多了咱们兄弟伙了!”

    “劫财还害命哪,这些家伙连江湖道义都不讲了!”阿雀指着地上的尸体恶狠狠的说道:“太守大人,一定要找出他们的幕后指使之人,追回咱们的金子啊!”

    薄薄的嘴唇‘啪啪啪’的麻利磕碰着,阿雀翻来覆去的向众人讲述着昨夜数百个彪形大汉明火执仗拦路抢劫,他们是如何仓皇逃窜的故事。

    总之,在阿雀的讲述中,昨夜的第一批劫匪出现时,他们就已经逃之夭夭了。至于后面究竟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没看到,完全不明白昨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司马追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颇有点恼怒的看着阿雀。

    昨夜的事情复杂么?

    真不复杂。

    凌氏想要用‘盗贼劫掠’的借口,杀死楚天一行人为周流云出气,同时收回他们购买金鳞大鲤鱼的金子。

    司马追风则是调派州兵,想要将凌氏的私军一网打尽,给周流云一个下马威,同时给乢州所有的大户人家一个震慑,告诫他们不要和周流云勾勾搭搭的。

    顺带着,司马追风也能弄点意外的小财,补贴补贴他太守府的吃喝用度。

    这是多简单的一件事情?

    事情麻烦就麻烦在,有不明身份的人出手了。

    一尊疑似‘天君’级的高手,带着一支莫名的武装,全歼了凌氏私军、司马太守的州兵,以及十几个见财起意的大户人家派出来的护卫。

    捎带着,这位疑似‘天君’级的高手,还把楚氏派来打探消息的供奉宫白露顺手给灭杀了!

    这个案子的关键,就在于找到那位‘天君’级高手,或者找到他的属下也可以。

    这案子真个不复杂,围坐在这茶桌边的三个人里面,就有两个人明了其中的前因后果。

    但无论楚颉还是司马追风,他们都不能、也不愿说出他们知道的真相。

    沉吟许久,司马追风轻轻一挥手,向阿雀呵斥了一声:“此案,本太守受理了。这案子,简单明白,又是镇三州巨寇做下的血案。你家的金子,也是那伙巨寇劫走了。”

    阿雀眨巴着眼睛,带着一丝恐惧、一丝震惊、一丝不可置信,满脸泪水朦胧的看着司马追风。他好似已经被司马追风说出来的这个事实给震惊了,给吓住了!

    “本官忝为乢州太守,自有守土安民之责。那镇三州巨寇胆敢侵入乢州境内,犯下如此血案,本太守定然不肯与他们善罢甘休!”司马追风站起身来,背着手,摆出了一副极其威严、极其恼怒的嘴脸,一股莫名的气息化为沉重的压力,沉甸甸的压在了周围所有人的身上。

    阿雀好似承受不住司马追风身上散出的威压,他‘噗’的一下趴在了地上,额头死死的贴住了地面:“那太守大人,咱家的金子呢?”

    司马追风厌恶的看了阿雀一眼,就好像翱翔在天空的神龙俯瞰地面上的一滩狗屎一样厌恶的扫了他一眼:“等剿灭了镇三山巨寇,查抄了他们的赃物,你们被劫走的金子,自有分说。”

    大袖一挥,一道恶风贴着地面席卷而来,掀起阿雀瘦削的身体,将他吹得向后滚出了七八丈远:“这里,没你的事情了,回去好生休养吧!作为案子人证,在这件案子破案之前,你不许离开乢州地界,可明白了么?”

    阿雀抬起头来还要说些什么,几个太守府的护卫拎着棍棒冲着他一通乱打,打得阿雀‘嗷嗷’惨叫,忙不迭的抱头鼠窜而去。

    “无知小民,只知道惦记着那些许阿堵物,却不知道,那镇三州巨寇居然侵入乢州,这才是真正要紧的事情。”司马追风悲天悯人的长叹了一声,转过身肃然向楚颉拱了拱手:“楚少主,这件案子,怕是要楚少主多多配合才是。”

    楚颉把玩着手中茶盏,过了许久才缓缓点头:“事关宫供奉之死,这件事情,我楚氏义不容辞。”

    一旁紫箫生手指灵巧的把玩着手上的大扳指,笑呵呵的开口问道:“可是,楚少主,司马太守,这案子摆明了是镇三州巨寇干的,太守大人何不统辖大军,犁庭扫穴,剿灭这群悍匪呢?”

    楚颉和司马追风同时一滞,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又同时看向了紫箫生,同时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紫箫生,究竟是真个痴呆,还是故意挑事呢?

    乢州城方向,突然一阵沉闷的蹄声传来,大群身穿黑衣,外罩大红披风的廷尉府所属阴沉着脸,在周流云的带领下策骑狂奔而来。

    “滚开!”周流云一声怒吼,手中马鞭用力一挥,两个想要拦下他的州兵百夫长就打着转儿飞了出去。

    楚颉、司马追风的面孔骤然铁青,眼睁睁的看着周流云带着大队人马在他们面前狂奔而过。

    无数烟尘飞起,纷纷扬扬洒在了茶桌上,落进了茶盏中。

    紫箫生呆呆的看了看茶盏中的尘土,突然抬起头来笑着叫了一声:“喂,周兄?喂?周兄?跑这么快干嘛?死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