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九章 为楚氏挖坑(2)

第二十九章 为楚氏挖坑(2)

    “倒也,倒也!”鼠爷站在楚天肩膀上,笑呵呵的尖声尖气的叫嚷起来。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林白眉、李老石等护卫下意识的向楚天看了过去,现了身体不过三寸多长的鼠爷。好几个护卫同时惊呼出声,楚天的这头宠物老鼠,居然能口出人言?

    这银毛老鼠,难不成是精怪一流?

    能够随身带着一只精怪,楚天怎可能是区区一鱼行档头?

    楚天八面剑疾刺,剑尖精准无比的点在了林白眉手中宝剑的剑尖上。

    一声刺耳的炸鸣声响起,林白眉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宝剑犹如一根竹条,被楚天八面剑从剑尖势如破竹的劈开。无数火星迸射,八面剑劈开林白眉的长剑,连带他的手臂一路劈开。

    青色的剑光犹如火焰闪烁,林白眉的赤红色蛇形剑气粉碎,大片鲜血飞洒,林白眉眼看着自己的半边手臂飞起,他还没感受到痛苦,已经吓得尖叫了起来。

    叫声刚刚到了嗓子眼,楚天左手成虎爪,一击拍在了林白眉的喉咙上。

    楚天的指尖有朦胧的剑芒闪烁,他的虎爪犹如五柄宝剑划过林白眉的脖颈,好大一颗头颅带着大片鲜血腾空而起,‘嗤嗤’声中,楚天的左手五指上五条锐气喷出一尺多远,在空气中留下了肉眼依稀能见的朦胧轨迹。

    “好霸道的爪劲!”李老石嘶声惊呼,面孔抽搐的看着楚天左手五指上的异象。

    这定然是某种极其高明的奇门爪功修炼到某个境界才有的异兆,这种奇门传承,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一个普普通通的鱼行档头身上。

    拥有这种奇门传承,只要修炼出几分火候,楚天去哪里不能混出一个局面?何必做一个市井中的下贱之人,从事这种打鱼卖鱼的腌臜行当?

    “你是什么人?”李老石拔刀,当头一刀向楚天劈下。

    楚天收剑,停下了脚步,镇定自若的看着李老石手中寒光四射的长刀。

    “倒!”楚天和鼠爷同时笑了起来。

    李老石只觉浑身骤然麻木,再也没有半点儿知觉,他浑身僵硬,犹如一根木头,沉甸甸的倒在了地上。

    四周不断传来沉重的倒地声,不仅是李老石,其他三十几个六大家族的护卫都好似木头一样倒了下来。

    不仅仅是身体动弹不得,失去了所有知觉,李老石等护卫眼皮也都彻底僵硬,连转动眼珠都不能;他们的舌头更好像变成了一根木头,无法出半点儿声音;紧接着涎水不断从他们嘴角流淌下来,他们连吞咽、呼吸的功能都失去了。

    “让他们死个痛快!”楚天看着面皮憋得赤红的一众人等,向身后大步走来的几条壮汉吩咐了一声。

    “死个痛快作甚?”鼠爷很是不快的咕哝着:“鼠爷精心打造的弩箭,鼠爷好容易配制的麻药,看他们浑身麻木活生生憋死,何等赏心悦目?干嘛让他们死个痛快!”

    “趁他们活着,赶紧造出合适的伤口不是?”楚天知道鼠爷的某些怪癖,急忙拉着他的尾巴劝解。

    “啊哟,对啊,我们是来栽赃陷害的!”鼠爷激灵灵跳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向着几个大汉号施令:“赶紧的,麻溜的,用楚氏私军的制式砍刀,仔细点劈砍啊!”

    “孩儿们小心一些,劈砍的时候,一定要用楚氏私军的‘沙场三绝刀’的刀路,啧啧,这可是独门刀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被楚氏的人杀死的!”

    鼠爷兴奋地摇摆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几个大汉将地上僵硬的护卫们扶起,一人扶着他们的身体,另外一人则是拔出了早就备好的长刀,刀光闪烁中,仔细的在这些护卫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浅不一、位置各有不同的伤口。

    更有两个大汉拎着长刀,在附近的草丛中快步疾走,刀光闪烁中向着四周一阵乱砍乱劈,将草丛劈得一团糟。乱劈乱砍了一通后,他们又脱下护卫们的靴子穿在了自己脚上,拎着护卫们的兵器在四周乱跑乱跳了一通,用护卫们的兵器在附近的山石上、树木上留下了大量战斗过的痕迹。

    一具又一具护卫的尸体被精心的丢弃在了四周山林中,大量鲜血洒得满地都是。

    鼠爷呼呼喝喝的跳上了老黄狼的脖颈,指挥着一群大青狼在四周一通乱跑乱跳,大青狼们又是屎又是尿的在战场附近折腾了许久,将战场糟践得一团糟。

    李老石怒目如火看着楚天等人的布置,他想要破口大骂,却一点儿声音都无法出。

    楚天要将他们的死扣在楚氏的头上?

    楚氏,独霸乢州的庞然大物,真正的地头蛇,实力雄厚。若是真个因为楚天的关系,让他们身后的家族和楚氏爆冲突,李老石也无法想象那等后果!

    最起码,周流云的大计会受到沉重的打击,他在乢州的一举一动,都会遭遇极大的阻力吧?

    李老石绝望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楚天,这是何等的妖孽,为何他们会招惹上他?

    李老石更是愤怒无比的看着楚天,你有这么强悍的实力,有如此诡秘的力量,你干嘛要装模作样的做一个鱼行档头?

    扮猪吃老虎,你太过分了,你实在太过分了!

    楚天看着手下大汉们在尽情的折腾,他突然低头看了目光如火的李老石一眼,他看出了李老石眸子里的绝望、愤怒和不甘,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要给楚氏栽赃是不是?”

    “当然是有理由的,但是,你都是要死的人了,我何必告诉你呢?”

    楚天干脆蹲了下来,认真的看着李老石说道:“有条老狐狸教过我,他说,如果想要保守秘密,那就对谁都不要说。就算是死人也不可靠。谁知道,是否有什么秘术秘法,能够从死人嘴里问出话来呢?”

    “所以,你可以理解为,我这么做,是因为好玩?”

    楚天笑得很鬼祟,就好像一条刚刚偷到了小母鸡的小狐狸。

    李老石气急败坏的看着楚天,又气又急的他差点被气晕过去,但是被鼠爷配制的麻药放倒后,他连昏厥的能力都失去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天坏笑。

    一条壮汉快步的跑到了楚天身边:“天哥,楚氏矿场的巡逻队过来了。标准的十一个人的队伍!”

    楚天眉头一扬,笑了起来:“好,这口黑锅的最后一块就能补齐了!”

    他用力一挥手,做了一个斩尽杀绝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