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七章 楚天动了(2)

第二十七章 楚天动了(2)

    十几个大汉一起动手,刚刚被楚天和李谦大战,风柱撕扯绞碎的大树被连根挖了起来,几下功夫就劈成了整齐的柴火,码放在了院子的屋檐下。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㈧W?.COM

    沾血的土壤全部铲了起来,丢进了白蟒江心,江水一卷就冲得无影无踪。

    从江边挖来了新鲜的泥土,数十株折断的大树被清理干净后,原本的隐蔽小道就变成了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圆形平地。大汉们挑来了一筐一筐的江沙,厚厚的在平地上铺了一层,又在这里摆下了几个兵器架子,上面胡乱丢了一些棍棒之类的器械,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很是隐秘的练武场。

    外面院子被斩碎的院门也更换妥当,被斩杀的厨娘、仆妇和童仆的尸体也妥善安葬了,大汉们给他们的家人厚厚的一笔抚恤,用了一条大船,丝毫不浪费时间的将他们顺着白蟒江一路到了大龙江,顺着大龙江送去了岷州地界。

    楚天手下的这些大汉训练有素,办事效率极高,一个个都有一身不弱的修为,更是筋骨强健都有一把子好力气。只用了短短两个时辰,一切事情都已经处理妥当,院子里李谦等人留下的痕迹也都被抹得干干净净。

    这些大汉很是精通一些旁门左道的手段,偌大的一个院子,他们只用了三五个人就打理得清清爽爽。

    不要说普通人,就算是乢州城内那些积年的老仵作,他们也别想在这个院子里找到任何生过凶杀案的证据。就算最精良的猎犬,也别想在这院子里嗅到一丝半点儿不对劲的味道。

    楚天盘坐在江边调息,手下人将所有手尾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后,他的武元也回复了八成,精气神更是补充完全,整个人精气澎湃,浑身都充斥着无穷的力气。

    更让他惊喜、激动的是,石灯中那薄薄的一层法力,已经有十根头并排这么深的一浅层。若是他再动刚才的秘法风柱,无论是威力还是持久度,都将是刚刚的数倍以上。

    石灯上的风之天印色泽更鲜明了一些,隐隐有一丝无形的风围绕着石灯轻盈的旋转着。

    楚天站起身来,几个腰间暗藏利器的大汉一字儿排开站在他身后,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一道银光突然从天而降,鼠爷从一株大树的梢头一跃而下,轻盈的落在了楚天肩膀上,鼓着两颗猩红的小眼珠凶巴巴的尖叫着:“咋了?咋了?俺只是出门绕个弯儿,散个腿儿,就有人上门捣乱?”

    双目圆睁,鼠爷恶狠狠的说道:“人呢?人呢?来捣乱的人呢?啊呀,混小子,你这脸上又多了几条伤疤,这以后还怎么找媳妇儿哟!”

    鼠爷长长的尾巴狠狠的抽打着楚天多了几条血印子的脸蛋,抽得他面颊‘啪啪’直响。鼠爷歪过身体,凑到楚天面前仔细端详着他的脸,扯着嗓子尖叫道:“杀千刀的,那些混账玩意儿呢?拖出来,让鼠爷啃掉他们的头盖骨出口恶气!”

    楚天手指弹了一下鼠爷的脑门,懒懒的说道:“现在估计都在江底了,老金和他的那群儿孙不知道吃得多开心呢。六个修为都在两三百年的武道高手,还都修炼了秘术,想来他们的血肉滋味儿一定很好!”

    鼠爷悻悻然的磨了磨牙,尖声尖气的说道:“便宜这群小子了。是周流云的狗崽子啊?要不,鼠爷今天就去乢山书院,把他整个书院从上到下,全给放翻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鼠爷长长的尾巴猛地转了过来,他两个前爪将自己尾巴塞进嘴里,牙齿死死咬着细细的尾巴,浑身抽风一样哆嗦着,‘嗤嗤嗤嗤’的傻笑起来。

    “和我们有仇的是周流云,何必连累其他人?”楚天转过身,带着人从后门回到了院子里,侧头看着鼠爷问道:“您回来的时候,有没有现什么碍眼的人?”

    楚天是鼠爷自诩为‘一把屎一把尿’从小带大的,他深知这银毛老鼠体型娇小、性格恶劣,但是他有着层出不穷的诡秘手段,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楚天依旧没弄清鼠爷的根底,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本领。

    鼠爷刚刚从外溜达回来,楚天也就是顺口这么一问。

    “有,怎么没有?”鼠爷的兴致一下窜起来老高,他张牙舞爪的嘶声叫道:“就庄子外面,五六里的地方,好几十条彪形大汉哪,舞刀弄枪的想要杀人哩!”

    鼠爷的眼珠子直放光:“彪形大汉也就罢了,他们手上有好多的金票,好多的银票!啧啧,不愧是大晋大户人家出身的打手头子,个个富得流油啊!”

    鼠爷将自己偷听到、偷看到的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摇摆着细长的尾巴,鼠爷鬼鬼祟祟的说道:“不能惯着这群无法无天的混账哪!他们都打上门来了,咱们总要做点什么。”

    “要不,还是鼠爷去乢山书院,把他们满门上下全部弄死?”鼠爷眯着眼,语气深长的说道:“最近天气闷热,山中下了好几场大雨,好些滋味鲜美的蘑菇都长出来了。”

    十万莽荒大山中,滋味鲜美的蘑菇就和剧毒蘑菇是同一个意思!

    楚天仔细思索了一阵,摇了摇头。他毫不怀疑鼠爷如果真个出手,乢山书院上下不说死绝,起码也要死掉七八成。

    可是乢山书院中好些门人弟子和他楚天无冤无仇的,没事造那个孽做什么?

    他楚天固然杀人无数,但是他所杀之人都有取死之道,他从来不是乱杀无辜之人。

    拉着鼠爷的尾巴尖尖,楚天和鼠爷仔细的商量起来。毒死乢山书院满门这种事情做不得,但是他们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手段,给很多人一个好看!

    搂草打兔子,完全可以一箭双雕,顺带着把某些事情给办了。

    或者,也能用打草惊蛇来形容吧?

    太阳升起来老高老高,炽烈的阳光烤得地面烫的时候,等候在鱼市庄子外的六大家族的护卫们颇有点不耐烦了。

    林白眉恼怒的喝道:“怎么回事?几位少爷在玩什么呢?怎么还没有动静?要不,我们过去接应?”

    赵老虎急忙摇了摇头:“白眉,你别乱来。几位少爷的脾气你知道,那位周学士更是治学严谨,若是我们出手帮忙,他定然会对少爷们严加惩罚,若是耽搁了几位少爷传承雷印,你我吃罪不起!”

    李家的李老石站在一个小土包的顶部,直勾勾的盯着鱼市庄子的方向打量着。

    突然间,楚天骑着老黄狼仓皇出了庄子。

    在楚天身后,七八个衣衫破烂的汉子拎着棍棒,同样一脸惊惶的骑着几头骡子、劣马,紧紧的跟在了楚天身后。

    “有动静了,有动静了。楚天那厮逃了出来!可是几位公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