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六章 碰触(2)

第二十六章 碰触(2)

    四周围观的闲人散尽,州兵当中的老斥候,廷尉府的老仵作,还有楚颉带来的十几名精通追踪、索迹诸般秘法的供奉联手勘测现场。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不时有一些昨夜楚天来不及打扫干净的东西被找了出来,比如说怒焰冲的大铁矛,杀蛟弩特制的弩矢,以及宫白露被绿姑击杀,他全身炸成了一团血雾,却有不少衣衫碎片洒得满地都是,这都被一一找了出来。

    楚氏的下人在官道上铺了三层厚厚的地毯,迅摆上了一套桌椅、茶器。

    楚颉和司马追风端坐品茶,静静的看着下属在密林中辛勤的忙活。他们的工作很快就有了成绩,官道上铺上了一张宽大的油布,三根扭曲的大铁矛,二十九支杀蛟弩弩矢,还有三百多片宫白露留下的衣衫碎片,以及他身上一些佩饰物件的碎片,一一被找了出来,整齐摆放在了油布上。

    司马追风面沉似水看着油布上的东西。

    出身大晋世家,司马追风一眼就认出了这些大铁矛和弩矢的来历。

    怒焰冲,杀蛟弩!

    怒焰冲也就罢了,只要有钱有势,有一定的人脉关系,就能找到秘术师私铸怒焰冲。

    偌大的乢州,楚氏之下,起码有三五户人家有这个实力、有这个胆量私自铸造怒焰冲。比如说楚氏的姻亲,这些年好生兴旺达的凌氏,就是其中的一员。

    但是杀蛟弩么!

    司马追风看了楚颉一眼。

    楚颉也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两人目光对视了一记,同时转过了头去。他们的眉头同时一皱,这里的杀蛟弩,不是对方拿出来的,那么会是谁呢?凌氏肯定没这个实力,没这个底蕴,如果不是司马太守,也不是楚颉,会是谁?

    一名身材枯瘦,面容难看犹如一头老鬣狗的楚氏供奉趴在油布上,仔细的在宫白露的衣衫残片上嗅来嗅去。有一块拇指大小的衣衫碎片上,黏了大概绿豆大小的一片儿血肉,这位供奉小心翼翼的捻起宫白露留下的这一小块皮肉,用舌尖仔细的舔了舔,细细的品尝了一番。

    “高手,可怕啊!”过了足足一刻钟,这供奉抬起头来,肃然来到了楚颉面前。

    “少主,击杀白露兄的,是一位极其可怕的高手。一击毙命,粉身碎骨,白露兄的血肉中并无武元急流动后留下的气息,证明他连运气护身都来不及,对方只是一击就要了他的命!”

    “古老以为,这人的修为到了何等层次?”楚颉白皙如玉的俊俏面庞上划过一缕阴云,他讨厌这种不受控的事情。宫白露是楚氏供奉中有数的好手,能够将他一击必杀的人,那得是多高明的存在?

    “天品,且至少为‘天君’级高手。”古供奉难看的老脸抽了抽,很肃然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司马追风的脸色顿时一僵。

    楚颉轻轻的哼了一声,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

    大晋对武道修为的品级划定为,单纯淬炼筋骨,没能修炼出‘武元’的,尽是‘凡品’。

    修炼出‘武元’,修为从一年到九十九年的,是为‘人品’。

    武元修为突破百年,还没达到千年修为的,是为‘地品’。

    武元修为突破千年大关的,则是‘天品’高手,任何一尊天品高手,都能霸占一方、呼风唤雨。

    天、地、人三品武道修为中,一至三为‘师’级,四至六为‘君’级,七至九为‘尊’级。所谓天君级的高手,就是武元修为在三千年以上,六千年以下的可怕人物。

    一株千年古木,都能腰围十抱、雷霆难伤,一个人渺小的身躯中若是容纳了千年修为,不难想象他能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天君,天君,嘿嘿,天君!”司马追风手指快的弹动着桌面,阴沉着脸说道:“这几日,乢州真个是风云际会,真个是英雄豪杰辈出。楚少主,你以为呢?”

    楚颉沉吟了片刻,这才反问司马追风:“太守所言,所谓何事?”

    司马追风的声音骤然降低了三个语调,他压着嗓音沉声道:“起码,无论是楚氏身后的那位,还是我司马世家,大家固然有利益之争,却都是自己人呵!”

    司马追风目光炯炯的看着楚颉:“本太守上任以来,楚氏为了那位的缘故,压制了本官这些年,本官可没有做出任何激烈的回应。但是,某些人可不同。”

    楚颉端起茶盏,小小的喝了一口香茶,轻轻笑道:“不过,这件事情还得再理顺一下。为何太守的人,凌氏的人,还有我的人,会同时死在这里。这前因后果,我们总要弄明白才好。”

    紫衣公子在那些老斥候、老仵作、供奉高手忙碌的时候,他也好奇的跟在了这些人身后探头探脑。

    州兵老斥候、廷尉府的老仵作,还有楚氏的供奉们被紫衣公子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各种‘大逆不道’的不逊话语弄得火冒三丈。

    但是紫衣公子凡脱俗的气质,俊朗非人的容貌,还有跟在他身后的枫姨那绝世的芳华,六个随从大汉可怕的气息,诸般因素加在一起,让紫衣公子身上无形中多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没人敢开口呵斥他,也没人敢说重话冒犯他,只能容忍紫衣公子跟在自己身边,和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絮叨个不停。

    最终,紫衣公子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他心满意足的拍打了一下袖子上挂着的树枝碎叶,大摇大摆的走到了楚颉和司马追风面前。

    很不客气的,一副自来熟的,紫衣公子指了指楚颉和司马追风之间的茶桌,向楚颉身后的白衣侍女们呵斥了起来:“一群没眼力见的蠢丫头,贵客上门了,还不快点摆上桌椅?”

    “喏,记住了,本公子有洁癖,他人用过的茶器是肯定不能碰的。赶紧换一个新茶盏,我喜欢细瓷带点小撒花的茶盏,若是能勾勒点紫色花边的最好不过。若是没有,就细白瓷也勉强吧。”

    紫衣公子大咧咧的号施令,司马追风和楚颉同时一愣,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楚颉抢先向紫衣公子拱手行了一礼:“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为何来到乢州蛮荒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