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六章 碰触(1)

第二十六章 碰触(1)

    烟尘翻滚,大旗飞扬。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人如虎气吞万里,马如龙行云卷雾。数百重骑呼啸而来,沉重的马蹄震得地面隐隐颤抖,吓得围观的闲人连滚带爬的逃向官道两侧的密林。

    饶是这些人逃得快,冲在最前面的数十骑士挥动长长马鞭一通乱打,依旧有十几个倒霉蛋被长鞭狠狠抽在背脊上,痛得他们嘶声哀嚎满地打滚。

    一名州兵百夫长手持长戈,猛地向前踏了三步,手持长戈指向了奔袭而来的骑士。

    烟尘中,长戈熠熠生辉,百夫长厉声喝道:“来人止步,好大的胆子,焉敢冲撞太守大人本阵?”

    四周突然响起了惊呼声,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一骑重骑当面撞了上来。马上骑士怪叫了一声,一只覆盖着厚厚掌甲的大手挥出,重重拍在了长戈锋利的戈头上。

    ‘当’的一声巨响,百锻精钢铸成的戈头居然被一掌拍得九十度扭曲,百夫长双手剧痛,长戈被一掌打飞了出去。身披牛皮甲胄的百夫长痛呼一声,被重骑撞飞,一头扎进了身后的州兵队伍中。

    被撞飞的百夫长‘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他身边的州兵大队气急怒喝,纷纷挺起手中兵器对准了奔驰而来的大队骑士。

    “吁,吁!”

    距离州兵大队还有一丈多远,大队骑兵勒住了坐骑。

    一个白色缎子制成的钱袋从大队骑兵中飞出,重重落在了被撞飞的百夫长面前。钱袋没有扎紧,十几枚铸造精良的金币、百多枚白花花的银币从钱袋里洒了出来,在地上‘叮叮咚咚’跳动着。

    “这位大人,抱歉,坐骑受惊了,一时没管住!”刚刚出手的骑士在坐骑上微微抬起屁股,低头向群情激奋的州兵点了点头,随手一指地上的钱袋,淡然道:“些许汤药费,这位大人回去找个好大夫看看,千万别落下了病根,弄个英年早逝就是我的罪过了。”

    被撞飞的百夫长气得脸色赤,他身边的同袍也一个个气得浑身直哆嗦。

    坐骑撞人,你能说没有管住坐骑。

    但是刚刚那一掌,鹅蛋粗细的百锻精钢铸成的戈头都被你一掌拍弯,百夫长两手虎口被震得稀烂,鲜血淋漓洒得满身都是,你敢说不是故意的?

    “好,好,好!”百夫长咬牙冷笑,他看了看这些骑兵身后飘扬的大旗,看着那用纯银铸成的旗杆,极上品织锦制成的大旗,以及旗面上用纯金线绣的斗大‘楚’字,满腔怒火的百夫长却不敢多说一句气话。

    纯银旗杆红底金字‘楚’字旗,坐骑不是普通骏马,而是山中野牛和蛟龙媾和生出的‘蟒牛兽’,身披铁浮屠重甲,气焰又如此嚣张跋扈,这些家伙是‘楚氏’的私军!

    乢州楚氏占尽半州风流,财大气粗的楚氏私军,无论装备还是军士素质,强出乢州州兵何止十倍?

    司马追风早就看到了这边的动静,眼看自己麾下军官被人如此放肆的撞飞,他气得脸色骤然铁青。

    当那撞人的骑士丢出那个钱袋子,用打叫花子的语气,吩咐被撞伤的百夫长回去找大夫的时候,司马追风的脸色却已经平静如初,甚至脸上还多了一层淡淡的笑容。

    “是,楚少主当面么?”司马追风笑语盈盈的策骑迎了上来。

    大队骑兵左右一分,‘叮’的一声玉磬轻鸣,一架用十二匹毛色泽呈淡金色的龙马拉拽,整体用一大块黄玉雕琢而成的车辇亮了出来。

    这架车辇长有五丈许,宽有三丈开外,半条官道都被这车辇占据。

    车辇四周的纱帘撩起,内部情状一览无遗。

    就见洁白如雪的地毯上,身着一裘白衣,腰间束着一条玉带的楚颉席地而坐,把玩着一柄锋芒内敛,通体色泽黯淡的赤铜古剑。十几名身穿白色长裙,披散长,头上戴着鲜花制成花冠的少女静静的跪坐在他身后,目光脉脉含情的看着他。

    这些少女个个生得温柔秀美,端的是天香国色,犹如花朵一样娇滴滴的。

    只有真正修为足够高深,经验足够丰富的武道高手才能现,这些娇俏如花的少女双眸中神光深邃,身形挺拔如修竹,柔和如水的气息中却透着凌厉异常的锐气。

    她们居然个个都是剑道好手!

    人群中,紫衣公子饶有兴致的上下扫了楚颉一眼:“有点意思!不过,总觉得还欠缺些什么。是个风流公子,却还算不上一个铮铮男儿!”

    紫衣公子说‘有点意思’四个字的时候,他身后的枫姨目光骤然一凝。

    他说‘还欠缺什么’的时候,枫姨顿时嘴唇微微一翘微微一笑,就好似一朵绽放的芍药花一般娇艳欲滴。四周围观的闲人有人不小心看到了枫姨的笑颜,就只觉一股热气从小腹直冲脑门,当场昏厥倒地。

    “嚇,这些人好生无礼!”枫姨眼角跳了跳,有点恼怒,却又不无得意的向那几个昏厥的闲汉扫了一眼。

    ‘咚’,楚颉将手中古剑随意丢在了身边长案上,他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缓步走出了车辇,站在车架上爱理不理的向司马追风点了点头。

    “哟,是司马太守亲自出城了?听说,这里死了不少人,难不成,有司马太守的熟人么?”

    司马追风心头一阵恼怒,他深沉的看了楚颉一眼,脸上笑容却是越炽烈了:“楚少主,这话就没意思了。以你楚氏在乢州的势力,这里生了什么事情,难不成楚少主还不知道么?”

    楚颉点了点头,倨傲的笑着,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这里生了什么,我怎能不知道?州兵死了人,凌家死了人,乢州城内十几户大户人家的护院、亲随,在这里也死伤了两三百号。”

    冷哼一声,楚颉大袖一甩,冷笑道:“这些废物死也死了,吾不关心。吾只想知道,楚氏供奉宫白露,是哪位下的手?”

    司马追风耸然动容,满脸的笑容中突然多了很多莫名的东西。

    四周围观的闲人则是一个接一个的偷偷溜走,有的是赶着去通风报信,有的则是明智抽身。

    楚氏的供奉,那都是乢州顶尖的好手,一等一的大人物。宫白露在楚氏众多供奉中也是名人,昨夜居然连他都死在了这里,这件事情要闹大。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