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五章 那些看热闹的(2)

第二十五章 那些看热闹的(2)

    整整一千名州兵精锐已经等候在乢州南门,司马追风带着数百护卫汇合了这一支州兵,急匆匆的带着他们出了城,顺着官道赶向虎牙口。?  ?八?一中文? W?W㈧W?.?8㈧1㈠Z?W㈧.?C㈠O?M?

    紫衣公子轻松的笑着,骑着金角龙马,带着紫衣美妇和六条彪形大汉冲出荒月楼,毫不掩饰的跟在了州兵队伍的后面。

    州兵大队中,殿后的几个军官不时回过头来恶狠狠盯着紫衣公子。他们何曾见过如此胆大之人?州兵行军的时候,就这么大咧咧的跟在大队后面?

    紫衣公子对几个军官凶狠的目光浑然无视,他温文尔雅的笑着,干脆策骑追上了州兵队伍,和几个狠狠盯着他的军官赶了个肩并肩。

    笑着抬手向一个百夫长打了个招呼,紫衣公子很是人来熟的笑问道:“唉哟,几位大人这是出城哪?哈哈,听说死了好多人?嚇,真吓人啊,这乢州地界,真不太平?”

    几个军官没吭声,咬着牙带着下属加快了脚步。

    紫衣公子座下马快,金角龙马慢条斯理、雍容有度的踏着小碎步,就很轻松的跟在了队伍旁:“哎,看司马太守这么火急火燎的出城,就和死了亲爹一样,想来出大事了?”

    几个军官抬头来,再次恶狠狠的盯了紫衣公子一眼。

    如果不是在急行军中,事情又紧急得很,根本没空闲计较,就凭紫衣公子说司马追风死了亲爹这句话,几个军官哪里肯和他善罢甘休?

    见到几个军官一言不的向前疾走,紫衣公子拍了拍金角龙马,笑呵呵的俯下了身子:“司马太守官声如何?不过,他骑马在前,诸位大人在后面靠两条腿追赶,可见他是个不体恤下面人的,如此行径堪称酷吏也!”

    几个军官和他们身边的州兵士兵差点没一头摔倒在地。

    太守老爷骑马在前,他们这些州兵在后靠两条腿行军,这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么?这一千州兵是步卒,又不是骑兵,他们不靠两条腿赶路,哪里来的坐骑给他们?

    “公子慎言,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一个百夫长按捺不住情绪,恶狠狠的指着紫衣公子威胁了他一声。

    “我不怕麻烦啊!”紫衣公子笑得越灿烂:“此番前来乢州,是应在京城结识的诗友周流云周学士的邀请而来。周兄对我说,来了乢州,我不用惧怕任何麻烦。周兄是实在人,定然不会用虚言诳我。”

    “周流云?”几个军官脸色微微一变,飞快的相互望了一眼。

    “就是周流云周兄喽!”紫衣公子兴致勃勃的看着几个军官笑道:“听周兄说,他这次回返乢州,是要做一番大事的。嘿嘿,你们知道他要做什么大事么?”

    几个军官的脸色瞬间百变,说不出有多精彩。

    周流云虽然回返乢州才十天不到,但是他折腾出来的动静可不小。哪怕是乢州城的乞丐都知道,周流云回来乢州,是来抢乢州太守之位的。

    这件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谁敢说出来?

    紫衣公子看着几个军官瞬息变化的表情,感受着他们心绪澎湃引的气血波动,俊逸非人的脸上笑容越盛,俊美如神灵的笑容中,更隐藏了一丝促狭的邪气。

    “你们知道周兄要做的大事?”紫衣公子笑语盈盈的向几个军官说道:“明说嘛,遮遮掩掩的怕什么呢?嘿嘿,不如这样,我做中介人,几位干脆改旗易帜,投靠了周兄?”

    紫衣公子一脸严肃的说道:“周兄正是用人之际,求贤若渴啊,几位若是能及时的弃暗投明,未来前途无量,可比跟着刚刚死了心腹手下的司马太守前途光明多了。”

    几个军官欲哭无泪的相互看了一眼。

    这个身穿紫衣,俊美得犹如妖孽的‘妖孽’啊,每一句话都大逆不道,每一句话都好似闷雷轰顶,吓得他们小心肝都在乱颤。

    这‘妖孽’和周流云有交情,他定然是不怕司马追风的。

    但是这‘妖孽’和他们几个的对话一旦落入司马太守耳里,不要说什么前途无量,搞不好司马太守能直接派他们几个去刺杀巨寇‘镇三州’的魁,那才真是前途无亮了!

    几个军官不再开口,一个个绷紧了脸,咬牙切齿的快步小跑。

    紫衣公子又在他们耳朵边呱噪了许久,几个军官打死不敢再开口。一路急行军了大半个时辰,一众州兵都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时候,虎牙口到了。

    眼看司马追风亲自带人来了,战场附近围观的闲人‘哗啦啦’散开,更有一些过路的行商之类的忙不迭跪倒在地,向司马追风行礼参拜。

    司马追风哪里有心情搭理这些人,他火急火燎的跳下马,大踏步到了李啸鲮和赵黑虎的尸体旁,呆呆的看着被斩的两员心腹大将,突然犹如巴山老猿一般嘶声长啸。

    司马追风长嘶良久,好容易才平复了心情,猛地转过身去看向了远处。

    “查验清楚,看看到底折损了多少人;详查一切蛛丝马迹,不许放过任何可疑之处。”司马追风咬着牙厉声喝道:“吾不相信,这事情,还真是镇三州做的!”

    十几个乢州州兵军营中的老斥候,七八个乢州廷尉府所属的老仵作,二十几个精通追踪、查案的老手急忙向司马追风行了一礼,仔细的围着战场缓步游走。

    一千州兵精锐四散开来,将整个战场团团围住,不许那些过路的行人再靠近。

    刚刚勘察了现场的几个行商护卫被人带了上来,哆哆嗦嗦的跪在了司马追风面前。他们一五一十的讲述了自己勘察现场的经过,更将他们现的那块蛟龙血浪牌呈给了司马追风。

    司马追风仔细审视着手上沉甸甸的蛟龙血浪牌,一个字一个字的冷笑道:“镇三州……嘿!”

    紫衣公子骑着金角龙马大咧咧的向司马追风这边行了过来,隔着老远的距离,他笑呵呵的向司马追风拱手行了一礼:“司马太守,敢问你现在心情如何?嚇,看你脸色,好吓人!”

    司马追风面孔一阵抽搐,他猛地转过身看向了紫衣公子,眸子里几乎能喷出火来。

    ‘现在心情如何’?现在的司马追风想杀人!

    “看太守大人脸色,看来心情是很不好的了!”紫衣公子丝毫不在意司马追风眸子里的怒火,他笑着说道:“在大晋京城时,听周流云周兄说,乢州乃风景秀丽、民风淳朴之地,但是眼下看来,这地头上不怎么宁静哩!”

    司马追风暴怒,他手指紫衣公子正要下令将他拿下,官道上尘土骤起,一支兵马气势汹汹的疾驰而来。

    远远的,就听到了一声清朗的长笑:“司马太守何在?呵呵,听说,死了不少人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