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四章 大家族的争斗(2)

第二十四章 大家族的争斗(2)

    剩下的那四百来具尸体,他们身上的衣物是比麻布精细了许多的棉布战衣。?八一中文网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这些棉布战衣同样是统一的制式,而且式样分明是模仿州兵的贴身战衣制成。

    数百人身穿统一式样的战衣,这当为某个大户人家的私兵军队。

    “这些人,不管他们是怎么死的,一夜之间死伤了上千训练有素的军士,区区一鱼行的档头,还有他的那些伴当,怎么从战团脱身的?”李谦家的这位护卫怪笑了一声,看着白蟒江鱼市方向冷声道:“池浅王八多,这乢州城,有意思。”

    一行人相互看了几眼,赵家的那虬髯大汉突然开口道:“不管如何,这楚天就算身上有些古怪,也不可能是几位公子的对手。他的脑袋么,定然是我家公子亲手取下。”

    虬髯大汉挑衅的向四周其他五家的护卫看了一眼:“第一个得到青冥祭雷经雷印传承的,定然是我家赵廓公子!”

    李家的那护卫立刻笑了起来,他指着虬髯大汉冷笑道:“呵,赵老虎,打个赌不?”

    虬髯大汉赵老虎一跃而起,兴奋得搓了搓手掌:“赌就赌,哈,就赌谁家公子取下楚天那厮的脑袋。嘿,咱这里有金票两百两!”

    手一动,赵老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巴掌大小的淡金色纸片,用力的丢在了地上。

    李家护卫没开口,一旁的胸口绣了个‘林’字的白眉大汉已经大声嘲笑起来:“赵老虎,你赵家是大晋有数的巨商,嘿,嘿,你这次带队护着你家赵廓少爷来乢州建功立业,怎的,身上就这么点碎金烂银?”

    赵老虎怪眼一翻,指着白眉大汉冷笑道:“林白眉,还有李老石,你们知道俺的脾气,身上存不得金银,就这两百两,爱赌不赌!”

    六家护卫纷纷意动。

    他们都是追随自家少爷万里迢迢赶来乢州,之前大家都在大晋京城厮混,在街面上低头不见抬头见,相互之间有点交情,但是更多的是各种明里暗里的争斗。

    这些大户人家出身的公子哥儿,哪个是省油的灯?

    为了某个美女的倾心一笑,为了一匹神骏宝马,为了一柄千锻利剑,赵廓、李谦等人在大晋京城没少兴风作浪,他们这些贴身护卫自然为了自家的公子少爷没少在明里暗里的动手。

    这次来乢州,大家都是抱着同一个目的而来,各家的家主也谨慎叮嘱了,要他们‘以和为贵’。家主都话了,继续大打出手是不行的,也只能在金子、银子的赌局上占一点面子。

    一时间各家护卫纷纷掏出随身携带的金票、银票,三十几个护卫,居然凑起来了七八千两金票,四五万两银票。

    对这些大家族出身的护卫头领而言,这笔钱不算什么大钱,却也足够让他们花天酒地逍遥快活许久,一时间所有人都目光炯炯的盯着这一堆金票、银票,暗暗着急自家公子这一次一定要争口气,一定要是自家公子将楚天的脑袋斩下。

    钱帛动人心,一群人在这里呼啸聚赌,鱼市内、江边上传来的一点若有若无的动静,就被他们忽略过去了。

    他们更是没注意到,就在他们藏身的洼地四周,密密麻麻的小灌木从中,几朵岩耳悄无声息的绽放开了。

    岩耳,一种地衣,苔藓的近亲,枯死时就好似一层薄薄的壳贴在地上,一旦有露水、雨水,生命力顽强的岩耳就能快的膨胀、复生,在极短的时间内蔓延出一大片来。

    和苔藓一样,岩耳在野外随处可见,没有任何人会注意到自己的脚下,或者身边的灌木丛中,是不是又有一片新的岩耳生长了出来。

    这些岩耳一如其名,灰白色、灰褐色的岩耳肥厚多肉,大概拇指大小,形如耳朵,又多生长在岩石上,故名岩耳。

    但是正常自然界的岩耳,绝对不会向这几朵岩耳一样,不仅快的生长绽放开了,它们还有如动物的耳朵一样,轻轻的蠕动了几下,将耳孔对准了这些护卫大汉的方向。

    一小堆金票、银票放在面前,一众大汉热血上头,就有点口不择言了。

    “这次我们各家联手,辅佐周学士开辟新州,若是功成,说不得也能博一个封妻荫子。”

    “成,这是肯定成的。不提周学士其他那些弟子身后的家族背景,就咱们眼前六家人联手,在大晋办不成的事情也就真没多少了。”

    “可不是么?不就是夺了司马追风的太守之位,借用乢州的人力、物力,再去开辟新州么?这事体也就繁琐了些,说难真心不难。”

    “嘿嘿,希望司马太守能聪明一些,若是能自动辞官而去,还能保住几分脸面!”

    “可不是么,司马家可是我大晋的真正豪门世家,司马太守可是司马八骏之一,真个和他撕破了脸皮,固然不怕,却也是麻烦。”

    “说来也奇怪也,这司马太守怎么也是司马家的嫡系,怎生到了乢州这几年,司马家怎么对他一点儿助力都没有?连乢州楚氏都没能对付?”

    “嚇,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司马太守固然是司马家嫡系,但是楚氏也不是没有靠山的人哪!司马家再厉害,强龙不压地头蛇喽!”

    七八里外的山林中,吸血蝙蝠倒挂在一根大树杈上。

    鼠爷人立而起,站在大树枝上,闭着眼侧耳倾听着。

    那几枚岩耳接收到的声音,直接就在鼠爷耳朵边响起,一众护卫大汉的交谈声就好像近在眼前一样,被鼠爷一丝不漏的听了个清清楚楚。

    任凭这些大汉有再丰富的江湖经验,他们只是注意着四周没有闲人靠近,他们就当做一切平安无事。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诡异的秘术,隔着七八里远,通过几枚‘自然生出’的岩耳,他们的话居然会被一只小小的银毛老鼠偷听了个干干净净。

    “六大家族的人,为了开辟新州之事而来?”

    鼠爷双手捧着自己的尾巴塞进嘴里用力的啃着,嘴角一丝涎水不断滴落,两颗猩红的小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红光。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呜呜,我闻到了浓浓的阴谋诡计的味道!”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嘻嘻,赶紧和天哥儿商量一下,怎么样才能把你们坑得尸骨无存又欲哭无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