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三章 有什么不敢(2)

第二十三章 有什么不敢(2)

    白色风柱出刺耳的风啸声,撕开江面一头撞到了小道上,蜿蜒如蛇向目瞪口呆的李谦绞杀过去。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李谦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天,区区一个白蟒江的鱼档头居然是一个武道高手,李谦勉强能够相信这种事情有可能生。毕竟十万莽荒大山广袤无边,谁知道在这大山之中隐藏了多少神秘不可测的东西?

    一个猪狗一般的市井小人,在山中得到某些武道秘传,苦修多年拥有一定的武道修为,这种事情可以生!

    但是李谦不能相信,楚天居然是一个秘术师!

    李谦的家族花费了多大的力气?动用了多少资源?在他身上投下了小山一般的金银,这才让他在白鹭书院脱颖而出,得到书院的秘法传承,被书院学士灌顶凝聚法印,掌握了‘风’之秘术!

    得到法印灌顶后,李谦更是耗费了无数的资源,以各种灵药温养肉身、灵魂,日夜诵读秘术真言打磨法印,三年前才精气神合一,侥幸凝聚了第一丝法力。

    楚天不过是一个白蟒江的鱼档头!

    他只是一个市井之中厮混的下贱腌臜货!

    他这样的猪狗一般的下等人,他怎么可能得到秘法传承?怎可能有那么大的资源支撑他打磨法印,熬炼肉身和灵魂,让他凝聚出法力来?

    没有巨万家当支撑着,没有海量资源硬顶着,除非有绝世资质,否则谁能轻松培养出一个秘术师来?

    白色风柱摇头摆尾的向李谦呼啸袭来,沿途林木被风柱卷起的罡风撕得支离破碎,地面上再次多出了一条深有数尺的沟渠。无数残破的枝叶飞起,四周一片乌烟瘴气,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我不服!”李谦吐了一口血,嘶声尖叫起来:“我李谦出身尊贵,家族耗费无数力气,耗费无数金钱,更有白鹭书院诸位名师敦敦教训,这才有了今日修为!”

    “楚天,你这该死一万次的腌臜贱人!你也配成为秘术师?”李谦嘶声嚎叫着,猛地从袖子里扯出了当天夜里周流云仗之以轰碎王麒校尉府邸大门的铜锏。

    咬破舌尖,一小块碎肉连带着大片鲜血狠狠喷在了铜锏上。

    四棱铜锏上一道一道青色雷符逐渐亮起,李谦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的舌尖不断喷出鲜血,点点滴滴鲜血不断的飞入了铜锏中。

    他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想要催这铜锏中威力巨大的雷法,就只能用自己的精血来提供力量。

    他鬓角的丝快变得斑白一片,甚至他白净水嫩的面皮上也多出了十几条皱纹,眼角更有深深的鱼尾纹出现。短短一弹指的功夫,李谦就变老了三五十岁!

    秘术师固然掌控了威力惊人的秘法,秘术师同样也时刻可能遭遇巨大的风险!

    当法力不足以应付某个大威力秘法的消耗时,秘术师能够付出的就只有自己的精血和寿命;当精血和寿命都无法提供足够的消耗,秘术师只能献出自己的灵魂!

    铜锏上一丝丝青色雷光急跳动着,十几条头丝一样细小的雷光足足有一尺多长,欢快的在铜锏顶端不断闪烁。

    李谦面带狞笑,龇牙咧嘴的双手紧握铜锏,瞅准了白色风柱袭来的方向就要重重打下。

    楚天看到了李谦手中的铜锏,更看到了铜锏上跳跃的青色雷光,一股莫大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这铜锏给楚天的感觉,远比他七岁的时候,‘虎爹’将一头凶残的恶狼丢在他面前,让他和恶狼拼死格杀还要危险得多!

    “大梦神典凝聚天印,知道我为什么选择‘风之天印’么?”楚天暗自喃喃自语,一股无形的清风凭空而生,迅环绕在他脚下,让他身体变得轻盈异常。

    “我的匹夫剑,五步之内溅血丧命。但是无论‘虎爹’还是‘绿姑’都给我说,如果我能有阿雀那样灵动的身法,我的匹夫剑威力起码能提升一倍!”

    “所以,我选择了‘风之天印’,这也是我的运气!”

    楚天动了,他脚下无形的清风缠绕,他一跃而起,脚尖在水面上轻轻一点,身体犹如强弓射出的箭矢一样奔了出去。他一步就横跨数丈江面来到了岸边小道上,他弯腰抓起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用尽全力将石头丢了出去。

    “楚天,你们这些市井小人,根本想不到我们白鹭书院的底蕴!”李谦志得意满的笑着,周围沙尘四起,无数残破的枝叶纷纷扬扬,他根本没看清楚天的动作,不知道楚天已经冲到了他面前不到三丈的地方。

    白色风柱呼啸着碾压了过来,李谦咬着牙,挥动铜锏重重的砸了下去。

    一声巨响,拇指粗细的一道雷光从铜锏上喷出,白色风柱被雷暴轰得粉碎,数十片巴掌大小的风刀向四周乱扫,将小道两旁的大树斩断了数十根。

    雷光余势未尽,重重轰在了李谦面前两丈远的地上。

    巨响声中沙尘飞溅,楚天只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一股巨力轰在他胸膛上,他身不由己的飞起,一头又栽回了江水中。他身前的地面上,已经被雷火破开了一个直径三尺,深有尺许的大坑。

    他手中石块已经飞出,李谦正手持铜锏厉声狂笑,石块飞来,重重的砸在了他鼻梁上。

    楚天武元耗尽,但是他的筋骨颇有力量,石块上也带了上千斤的力道,李谦高挺的鼻梁被砸得陷入了面门中,大片碎骨混着鲜血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李谦痛得嘶声惨叫,眼前骤然漆黑,他一头栽倒在地上,铜锏也飞出了七八尺外,落入了林中。

    “死!”楚天强忍着胸膛的剧痛,从江水中一跃而起,脚下还有一丝丝流风缠绕,他全奔跑到了李谦面前,右掌如刀,狠辣异常的向李谦心口刺下。

    ‘嗡’的一声,楚天指尖上隐隐有一丝丝异样的气流波动,他的手掌刺下时,居然带起了利剑破空一般的呼啸声。

    周流云的门徒,掌握了强大秘法的敌人,这种人,楚天绝对不会让他活下来!

    从小到大,楚天接受的教育就是:敌人必须死,死得越早越好,死得越快越好;绝对不要给你的敌人留下任何生存的机会!

    指尖就要插进李谦胸膛时,李谦突然睁开了眼睛,血流满面,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依旧感受到了极大的危险,他几乎崩溃的哭喊起来:“我是秦州李氏族人,你敢杀我?”

    剑掌入体,洞穿了李谦的胸膛。

    楚天的手掌穿透李谦身体,没入地下足足有一尺深。

    他看着骤然僵硬的李谦面孔,淡然冷笑:“怎么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