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三章 有什么不敢(1)

第二十三章 有什么不敢(1)

    黑色风柱当面袭来,凛冽罡风撕扯得楚天面皮生痛,眼珠更好似被巨力碾压,痛得两行热泪喷出,眼前骤然一片漆黑,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秘术,秘术!

    这就是秘术的威力!

    从李谦脚下一直到楚天面前,小道被撕开了一条深达数尺的沟渠,江面上更被撕开了一条深深的痕迹。大片水雾升腾而起,黑色的罡风犹如一条黑龙摇头摆尾的撞向了楚天。

    裂帛声响处,楚天身上衣衫被风柱带起的罡风撕成了碎片,只有贴身的鱼皮水靠坚韧异常,勉强抵挡着罡风的威力,被撕开了一条一条极细的裂痕。

    楚天长声清啸,手中青铜八面剑上一缕细细的青色光芒从剑柄急亮起,迅攀缘到了剑尖。他调动全身武元,孤注一掷投入八面剑中,狠狠向面前风柱一刺。

    青铜八面剑喷出一道尺许长青色剑罡,剑锋剧烈震荡,和黑色风柱急的摩擦撞击,出刺耳的撕裂声。剑罡一丝丝被风柱绞碎,楚天只觉五指剧痛,八面剑剧烈的震荡着,震得他指尖皮肉丝丝裂开,很快露出了指尖白骨。

    ‘嗖’的一声,楚天倾尽全力也把握不住八面剑,短剑脱手飞出,带起一道青粼粼的剑光飞出十几丈外,深深没入了江边一株合抱粗细的古树上。

    黑色风柱急靠近,凛冽罡风从四面袭来,逼得楚天身体动弹不得,只能被动的僵硬在原地迎接风柱的冲击。

    李谦放声狞笑,双手结成印诀不断催动秘术,额头上大片冷汗不断渗出,头顶更有一丝丝白气不断升腾而起。

    白鹭书院以‘风雷’秘术闻名天下,李谦得传‘飓风’法印,正式踏入秘法修习的门槛也就五六年时间,他积攒的法力并不雄厚。为了击杀楚天,李谦已经耗尽了全力,法力急消耗带来的就是体力的快流逝,更带来了精神上的极大损耗!

    李谦觉得他就像磨盘中的豆子,飓风秘法正不断的压榨他的精气神,好似要将他整个人彻底碾碎!

    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若是不能击杀楚天,李谦就会油尽灯枯瘫痪在地,再无任何反抗之力!

    黑色风柱几乎已经扑到了楚天身上,急旋转的风柱带起如刀罡风,‘嗖嗖’有声的切割着楚天的身体。楚天的面颊上突然出现了几条深可及骨的细细伤口,一缕缕鲜血不断从伤口中喷出。

    “这就是秘术的力量!”面对要将自己绞碎的秘法飓风,楚天放声大笑!

    从小到大,楚天身边不乏掌控了玄妙力量的秘术师,他也多次见识过秘术的恐怖威力。但是真正的亲身感受秘法之威,这还是第一次!

    真的很强大,真的难以抵挡。

    纯粹的武道修为,果然难以对抗秘术之威。修为相当的情况下,一名秘术师,果然有着击杀十倍以上武道高手的实力!

    楚天鼓荡全身的武元,他的胸膛高高隆起,好像有一头狰狞的怪兽要从他的胸膛中钻出来。他紧闭双眼,双手护在小腹气海前方,倾尽全力出了一声虎吼。

    ‘嗷呜’一声大吼犹如雷鸣,楚天身边的江水轰然飞起,露出了三丈多宽的一块儿江底。大片水雾飞溅,一道尺许厚的白色气墙从楚天身边席卷八方,狠狠的轰在了黑色风柱上。

    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黑色风柱和白色气墙重重撞击在一起。

    楚天胸膛一震剧痛,白色气墙轰然粉碎崩塌,他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膝盖以下深深没入了江底烂泥。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狼狈的一直退到了身后江水中。

    李谦也是身体巨震,白色气墙崩塌的瞬间,他也犹如被无形的重锤当面轰了一锤,鼻孔里两条血水喷出,他同样踉跄着退后了两步,好容易才勉强站稳了身体。

    手中印诀几乎崩溃,李谦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强行运用秘法,又从自家血肉中压榨出了一份精气补充进了印诀中。他鬓角上两缕黑骤然变得枯白,眼角突然裂开,两缕鲜血顺着面颊缓缓流下。

    黑色风柱和白色气墙猛地撞了一下,气墙崩溃,黑色风柱也差点散碎。

    李谦压榨自身精血补充的力量及时来援,黑色风柱微微一滞,体积越狂野的膨胀了三圈,呼啸着向楚天当胸砸了过去。

    李谦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楚天,你这猪狗一般的贱种,死!”

    楚天刚刚一声虎吼,已经用出了他压箱底的秘传手段,那一道尺许厚宛如实质的白色气墙,已经不是普通的‘虎吼功’应有的威力。

    一声大吼,他已经耗尽了全身武元,此刻楚天正是贼去楼空、油尽灯枯的状态。

    眼看着黑色风柱当面袭来,楚天咬着牙狞笑道:“可惜兄弟们不在,否则十张强弩定将你打成筛子!”

    凌厉罡风从四面八方呼啸卷来,犹如无形的钢刀在楚天身上撕开了一条条深深的伤口。眼看黑色风柱就要吞噬楚天,将他搅成一团碎肉。大片鲜血飞溅中,楚天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蠢货!真个是蠢到极点!”楚天突然一瞪双眼,双手结了个古怪的印诀。

    眉心神窍中,造型古朴、简单的石灯内,那浅浅的一层,比头丝略微厚一点的灰色法力突然化为缕缕灰雾飞起,径直飞到了灯盏上空那一点绿豆大小的灯火中。

    黯淡的灯火骤然一亮,从绿豆大小膨胀到了黄豆般大。

    灯盏上那一枚青色流风‘天印’突然亮起,一道轻柔的微风在楚天的眉心神窍中无声无息的翻卷起来。

    楚天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道黑色的风柱,他身边有一道道柔和的清风卷起,很快轻柔的风就凝成了一股,‘呼呼’声中,楚天双手印诀中一道碗口粗细的风柱笔直的冲了出去。

    半透明的白色风柱和大水缸粗细的黑色风柱重重的撞击在一起,让人惊愕的事情生了,楚天出的风柱简直犹如一头贪婪的怪兽,一口将李谦出的飓风秘法形成的黑色风柱吞掉大半。

    碗口粗细的白色风柱骤然膨胀到水缸般大,李谦放出的黑色风柱急缩小,被迅膨胀的白色风柱一击轰得支离破碎,化为无数黑色的风刀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在江面上切开了一条条长长的水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