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一章 白鹭书院的大晋俊彦(2)

第二十一章 白鹭书院的大晋俊彦(2)

    冷哼一声,李谦大袖一挥,‘呼’的一声,一道恶风从他袖子里喷出,卷起院子门口趴着的老狗,将其一把丢出了十几丈外。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老狗一头撞在了一块大石上,撞得头颅粉碎血浆四溅,清冽的晨风中就蓦然多了一丝血腥气味。

    “还请诸位师弟同心协力则个!”李谦目光深沉的向五个师弟看了一眼,随后向刚刚开口影射自己的白衣青年一指:“赵廓师弟,师兄知你剑法精熟,还请你打个先锋。”

    赵廓脸色微微一抽,他干笑了一声,大袖一甩,一抹寒光从袖子里喷出,他紧握一柄三尺青锋,一声轻喝向前急冲了几步,一剑斩在了楚天的院门上。

    ‘嗤嗤’声响,厚重的院门犹如纸片一般被撕开,几块残破的院门重重砸在了地上,大片灰尘喷洒了出来。赵廓左手背在身后掐了一个古怪的印诀,步伐轻快犹如蜻蜓点水,手中长剑寒光喷吐,划出一道剑弧护住全身,快的闯进了院子。

    剑锋破风声连续响起了七八声,赵廓冲进院子,迅向四面八方分别劈出了几剑,这才惊异出声:“噫?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李谦和几个师弟就同时笑了起来:“赵廓师弟,区区一个鱼行档头,手下最多有三五个敢拼命的市井打手,你怎么就这么小心?连应付同级敌人围攻的‘夜战八方剑势’都施展了出来?”

    赵廓的脸色就变得有点难看,他的确是有点小心过头了。

    悻悻然收起剑势,赵廓冷声道:“师兄,周师有云,猛虎搏兔,当用全力,师弟不过是恪守周师教训罢了。”

    ‘当啷’一声响,一个面皮微黑,生得大手大脚的妇人拎着一个硕大的箩筐从一间侧房内走了出来,见到闯入院子的李谦、赵廓等人,妇人吃了一惊,手中箩筐重重落地,几个碗碟摔了出来砸得粉碎。

    “来人啊,进贼了!青天白日的,你们一个个穿得人模人样,长得细皮嫩肉的,闯进良民家做贼!”

    这妇人是楚天等人从鱼市里请的厨娘,平日里专门负责烧菜洗碗诸般杂事。一大早的,楚天手下的一群汉子依旧去鱼市码头了,这妇人刚刚收拾妥当,就迎面撞上了李谦一行。

    “呱噪!”李谦皱起了眉头,手一抬,一道恶风从他袖子里席卷而出,妇人惊叫一声被恶风卷起了七八丈高,重重的摔在了院子角落里,额角撞上了一块凸起的砖棱,脑浆迸出,显然不活了。

    “乡野拙妇,生得如斯丑陋榔槺,简直污人耳目!”李谦厌恶的看了一眼身体还在抽搐的妇人,轻轻的哼了一声。

    “师兄见惯了京城的温香暖玉,自然对这些乡野妇人没什么兴致!”连同赵廓在内,几个白衣青年同时笑了起来。

    李谦微微昂起了头,带着一丝傲然之色淡然道:“故,一如书院诸位学士所言,如此粗苯男女,当如猪狗,任凭吾等驱策。吾等乃劳心之人,当为人上人;尔等劳力之人,当为人下人;人上之人,御人;人下之人,御于人。”

    赵廓看了一眼脑部不断喷出血来的妇人尸体,淡然笑道:“师兄所言极是,只是这人下之人也要分出等级;这等粗苯丑陋的妇人,师弟却是连御她的心情都没有的。”

    几个白衣青年越笑得猖狂恣意,言笑之间浑然没把这妇人性命当做一回事。

    言笑中,李谦、赵廓,还有另外四个白衣青年两两一组,快的在楚天的这三进院落中搜了一个遍。

    几声惨嚎传来,除了这厨娘,还有楚天聘用的两个粗使仆妇,两个端茶送水的小童仆尽被李谦斩杀。

    院子后门外,顺着那条隐蔽的蜿蜒小道直到江边,楚天静静的盘坐在江水中,身边三丈之内的水面上,无数绿豆大小的小小漩涡无声的旋转着。

    洪亮如雷的巨大声响在楚天的眉心神窍中绵绵炸开,灰蒙蒙的雾气包裹中,直径丈许的圆形空间内,小小的石灯上一团拳头大小的淡淡光影逐渐亮起。

    楚天嘴角微微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在他脸上浮现。

    《大梦神典》果然玄妙无穷,楚天刚一上手,就已经大有裨益。

    盘坐在江水中,短短一小会儿的修炼,楚天的灵魂就稳固了许多,更增强了些许。更加奇妙的是,石灯的灯盏内,居然凝聚了一层浅浅的,比头丝大概厚上一层的‘灯油’。

    这就是楚天修炼《大梦神典》,修炼出的第一丝‘法力’。

    修炼武技,吞吐天地灵髓,淬炼骨肉精血,可得‘武元’,可以催动各种强大的武技。

    比之‘武元’,法力更加玄妙神秘,世间有无数关于‘法力’的神奇传说,这是一种比‘武元’神秘百倍,强大百倍,更多了百倍妙用的神奇力量。

    世间修炼武技者何止亿万?

    亿万人中,能修炼秘术者,万中无一。

    寻常人贸然修炼秘术,多七窍喷血、头颅爆裂而亡,更有人精神崩溃沦为疯子,或者僵卧床榻成为‘活死人’。

    就算资质绝佳之人,得到秘法真传,有大能传承秘法真印,没有三五年苦功,也休想凝聚第一丝‘法力’!

    楚天修炼《大梦神典》,所耗不过短短一两个时辰,就完成了其他人三五年苦功的功果。

    “嗯?这石灯上,居然还能这样?幽风境第一境,可得‘天印’一枚?”楚天突然睁开眼,身边三丈之内的江面上,细小如绿豆的漩涡旋转度悄然增长了一丝。

    “天地万物,皆可为‘印’。以灵御印,可控万物?”楚天兴奋的笑了:“天地万物,这可选的也太多了一些。第一枚天印,当用何物?”

    一枚枚金红二色闪耀的金箓神章悄然闪现,犹如灵活的蝌蚪绕着石灯快的盘旋飞舞。

    楚天沉吟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定,他锁定了其中一枚金箓神章,一声轻喝,就见那金箓神章化为一道流光没入石灯,灯盏上那一团淡淡的幽光向内一敛,一道青色的风痕印记在灰白色的灯盏上悄然浮现。

    三丈方圆内,江面上绿豆大小的漩涡骤然变得湍急了许多,小小的绿豆大的漩涡,悄然膨胀到了蚕豆大小,侧耳倾听,甚至能听到漩涡旋转时带动空气出的‘飕飕’细响。

    身后小道尽头,突然传来了枯枝碎叶的断裂声。

    楚天一惊,收起功法,一把抓起身边的衣衫快套上。

    轻快的步伐声传来,几个呼吸后,李谦、赵廓六人带着一脸的杀气,快步走到了江边。

    “嚇,楚天,你原来躲在这里!”一眼看到楚天,赵廓急忙抢出了几步,一边大声呵斥,袖子里剑光如风,‘唰唰’几剑向楚天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