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一章 白鹭书院的大晋俊彦(1)

第二十一章 白鹭书院的大晋俊彦(1)

    身如流云,脚下空无一物,却借着一阵轻柔的山风,柔柔飘上了梅雪精神楼。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站在楼顶最高的飞檐顶部,背负双手,周流云带着一丝淡然、一种万事尽在掌握中的浅浅微笑,看着六名白衣弟子联袂快步走出了乢山书院。

    “毕竟不过一市井腌臜货!”丝毫不在意这话连带自己的死鬼父亲一并骂了进去,周流云轻轻笑道:“吾弟子尽为大晋俊彦,杀汝犹如杀一猪狗尔!”

    从乢州城到白蟒江口,区区三十里地,一路尽是宽敞的官道,六位意气风的白衣青年甩开大袖快步行走,脚下隐隐有一道清风萦绕,度堪比奔马。

    大晋白鹭书院,秘传雷法冠绝天下,秘法体系中,风雷实为一体,白鹭书院的门人弟子修习雷法之前,先入手的就是各种控风的秘术。无论长途奔袭还是短途冲刺,控风秘术都能挥极大辅助功效。

    一路行来,短短一刻钟功夫,几人就到了虎牙口,就听得无数人嘶声惊呼,更有呕吐声、哭喊声不断传来。

    昨夜爆大战的虎牙口一带,此刻聚集了起码有数百人。

    黄沙官道被鲜血染成了紫黑色,上千具尸身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官道两侧,路边的黑松林中倒塌了上百颗大树,碎裂的树干、折断的树枝洒得满地都是。

    无数进城的、出城的人,全都被虎牙口惨厉的景象震慑。

    好些人蹲在路边呕吐不已,更有人被惨状吓得放声哭喊。

    几个身穿丝绸袍服的男子在声嘶力竭的呼喝‘报官、报官’,也有几个满面风霜、做劲装打扮的护卫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在那些尸身上仔细勘测。

    “这是什么?这是,这是!”一名大概有五十多岁的老护卫突然从一株老树上抓起了一块铁牌,带着几分惊慌、几分恐惧的将其高高举起:“蛟龙血浪牌,这是镇三州的杀人令!”

    四周数百围观者‘哗’的一声惊呼,整齐划一的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一个个面色惨白被吓得不轻。

    那些蹲在路边呕吐的行人更是吓得嘶声怪叫,一个个连滚带爬的向乢州城方向跑去,极力用最快的度逃离现场。

    “镇三州来了,镇三州来乢州了!”几个身穿锦缎袍服的男子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狼狈的带着一群护卫仓皇的赶着马车、骑着坐骑逃向乢州城。

    这些人一个个惶惶然犹如漏网之鱼,浑身战栗、面色惨白,显然已经被‘镇三州’的名号吓破了胆子!

    六个白衣青年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看着那整整齐齐码放在路边的尸体,眼角余光不屑的扫过那些逃窜的路人。

    “镇三州?这一家巨寇大名,这几日听得耳朵里茧子都起来了。”

    “区区草寇,无非乢州、岷州、邙州地方州府无能,令其做大。”

    一名白衣青年轻蔑的笑了笑,言语之间满是不屑之意。

    镇三州的名号,他们追随周流云回返乢州,短短几天的时间已经听到了好多次。镇三州今天做了什么大事,昨天又惹了什么是非,今天哪家巨商的商队被他们收了过路税,昨儿个又是哪家大地主被他勒索了一笔粮草。

    一如其名,镇三州这伙巨寇,实实在在威震三州,让乢州、岷州、邙州三州的官民奈何不得。

    只是在周流云的这些弟子看来,所谓的镇三州,不过是地方草寇,实在是因为地方官府无能,这才让他们有了今日的声势。出身大晋京城大户人家的他们,哪里看得起这些穷乡僻壤的小小贼寇?

    “镇三州这群草寇,居然敢逼近乢州城不到三十里杀人劫掠,可见这乢州太守实在是尸位素餐之辈。”

    又一白衣青年轻蔑的冷笑道:“司马追风无能之辈,窃据乢州太守之位多年,也该退位让贤矣!”

    几个白衣青年顿时满心开怀的笑了起来,他们看着这满地的尸体,只觉这每一具尸体都是一记沉甸甸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司马追风的脸上。

    每一具尸体,都是一道催命符,逼着司马追风退位,让他们追随的老师周流云上位!

    “休要管闲事,先将周师吩咐的事情办好。前面几里地,就是白蟒江口哩!”领头的白衣青年轻蔑一笑,带着五个同门师兄弟绕路黑松林,绕过了虎牙口,快步奔向白蟒江鱼市。

    来自大晋京城,出身大户人家,从小养尊处优从未吃过亏、上过当的几位大晋俊彦,没有一个人将这些尸体和昨天的事情联系起来。

    一块镇三州的‘杀人令’,完全引开了他们的注意力。

    他们只把这件事情当做了一件普通的盗匪劫掠杀人案,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上千具尸体中不仅有数百州兵精锐,就连他们周师周流云即将结亲的凌氏,也有四百精锐尽丧其中。

    白蟒江鱼市,楚天的那座院子外,一条老狗懒洋洋的趴在院门口晒太阳。

    四周寂静无人,大清早的功夫,鱼市里的男女都在码头附近忙活,就连刚能行走的娃娃、年老体衰的老人,也都跑去了码头上寻摸活计。

    六个白衣青年一字儿排开站在院门外,趾高气扬的向四周打量着。

    鱼市中,除开楚天占据的这栋三进大院子,周边的屋舍尽是篱笆小院、茅顶小屋,间或有一些青砖碧瓦的小平房,这就是家里经济很不错的殷实人家。

    “边荒之州,果然是凋零残破得厉害。”领头的白衣青年厌恶的看了一眼四周景致,轻轻的摇了摇头。

    “乢州固然位属边荒之州,却是周师出身之地,怎能用凋零残破形容?”又一个白衣青年摇头晃脑的感慨赞叹了一声,言语中隐隐有影射自家师兄不尊敬周流云出身的意思。

    领头的白衣青年激灵灵打了个哆嗦,他带着一丝怨恨看了一眼刚刚说话的同门,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此话确然,单看眼前这栋宅子就有万千气象,不愧是周师祖宅,奈何被宵小占据!吾李谦不才,忝为周师大弟子,当为周师除去心头这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