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十章 福祸任你自选(2)

第二十章 福祸任你自选(2)

    一丝丝紫气不断从金箓神章中喷出,化为一团团细小的云霞围绕着金箓神章缓缓旋转。?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楚天静静的看着这辉煌数千言的金箓神章,心中却有一丝明悟,只要他‘伸手’触及了任何一枚金箓神章,他就能真正获取那梦中人留下的传承。

    只是传承微不足道的捎带恩泽,就让楚天通体经络畅通,修炼度暴涨,怀疑成为了传说中最适合武道修炼的‘天武之体’。那么这份真正的传承,他又蕴藏了何等可怕、玄奥的天机奥秘?

    楚天蓦然向前走了一步,伸手向一枚金箓神章抓去。

    一个恢弘如雷鸣,听不清男女老少,也听不出任何情绪变化的声音突然在楚天耳边炸响:“得我传承,福祸莫怨!纵粉身碎骨,魂飞魄散,纵万劫万世,永不生!尔,不得怨我!”

    听了这话,楚天笑了,一把抓住了距离他最近的那枚金箓神章。

    “既然留下了传承,还用了这么苛刻的条件戏弄人,还装这幌子吓人作甚?我来了,我得了,一切因果,我受了。”楚天笑着说道:“难不成,还能被你这一句留言给吓住?”

    虚空中一声感慨莫名的轻叹传来,数千金箓神章化为一道道流光,带着沉闷如雷的巨响声撞了过来,彻底和楚天融为一体。一股浩大的信息被楚天接收,他轻轻念诵道:“《大梦神典》?教人做梦的功法?胆敢以‘神’冠名,来路想来不凡,只是这‘大梦’二字,值得商酌。”

    白蟒江边,楚天宅子后面荒僻无人的江滨小道尽头,楚天盘膝而坐,脖子以下的身体都沉在了江水中,开始生平第一次按照《大梦神典》中记载的秘法,开始了第一境‘幽风’境的修炼。

    经过了十八年噩梦折腾,比常人强大十倍有余的灵魂力量在楚天眉心神窍中化为一团淡淡的水汽。灰蒙蒙的神窍中,响起了楚天吟诵金箓神章的声音。

    虽然不认识那些金箓神章,偏偏楚天就明白了它们的蕴意。

    一声声大道伦音在神窍中炸响,犹如惊蛰的春雷,楚天每念诵一遍金箓神章,神窍中灰蒙蒙的雾气就悄然的颤抖一下,向外围退缩微不足道的一丝距离。

    每一遍金箓神章念诵完成,楚天灵魂所化的水汽就会悄然颤抖一下,性质生某些奇异的变化。

    灰色雾气正中小小的圆形空间中,石质灯盏中那点黯淡的灯火,也会悄然壮大一点,放出的幽幽光芒也就略微加强了一丝半点。

    随着楚天的修炼,他身边的江水表面突然有一丝丝细小的波纹凭空出现。

    就好像有一缕缕极其细微的幽风从楚天的毛孔中喷了出来,轻柔的拂过了水面。

    这样细小的波纹最初只在楚天身体四周三尺内出现,渐渐地,波纹就扩散到了三丈开外。以楚天的身体为圆心,半径三丈内,江面上布满了细小的、肉眼极难分辨的波纹。

    三丈范围内,虚空中一丝丝凉气犹如飞蛾扑火一般,在某种神异的力量驱动下,欢喜雀跃的向楚天的身体汇聚了过来。楚天体内的武元流动的度加快了数倍,一丝丝凉气不断沉淀在武元中,经过丹田的转化后,迅化为楚天自身的武元修为。

    楚天的身上逐渐有高温涌出,四周水面上逐渐荡起了一层淡淡的白色水汽。

    楚天的身体和面孔被白色水汽遮盖,面孔变得朦朦胧胧的,他身上逐渐笼上了一层神秘莫测的气息。

    东边地平线上,朝阳初升,无数道红光洒遍天地,红光顺着白蟒江水一路滑过,照在了楚天的身上,同时也照在了乢州城的千家万户瓦顶上,更照在了乢山书院宽敞整洁的院落书舍上。

    清净、整洁的院落里,两株千年老铁梅的树荫下,周流云席地而坐,膝盖上搁着一张古色斑斓的瑶琴,双手虚抚琴弦,轻轻的摇头晃脑。

    他并没有叩响琴弦,但是在他的心中,他已经如此弹奏一曲曲动人的古乐整整一个通宵。

    此刻他弹奏的正是一曲慷慨激昂的战曲,曲调正演绎到了最巅峰的妙境,伴随着心中激昂的曲声,周流云好似看到了楚天被五马分尸,血淋淋的肢体被胡乱的弃之荒野,被野狼、豺狗分食。

    俊朗的脸蛋骤然扭曲,周流云十指微微痉挛,指尖划过空气,出细微的‘嗖嗖’声响。

    白蟒江的前任鱼档头周档头,周流云的亲生父亲,固然他做了许多怙恶不悛、罪大恶极的事情,固然按照大晋律周档头也该得一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他毕竟是周流云的亲生父亲!

    他毕竟是掏空了储蓄,将周流云送去大晋京城求学的亲生父亲!

    他毕竟是满脸欢笑,趴在地上做牛做马,让年幼的周流云骑在他身上扮大马的父亲!

    他再是恶人,在周流云心中,他是自己最慈祥、最可敬、最可亲的父亲,在周流云心中,他是一个完美的人!

    “蝼蚁一般的腌臜泼才,让你死得太容易了!”周流云的身体微微晃动着,在心中将那一曲古战曲演绎得热血淋漓:“真想按照大晋律,将你九族尽诛,将你千刀万剐。只可惜,小不忍则乱大谋,大业当前,吾岂能和你这等蝼蚁计较太多?”

    骤然感慨了一声,周流云猛地睁开眼,咬着牙低声叹道:“让你死得太容易了!”

    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少年快步的走了过来,带着一丝愤怒、一丝不解、一丝疑惑走到了周流云面前,肃然向周流云行了弟子大礼:“周师,那楚天的贴身伴当阿雀,刚刚去了太守府鸣鼓喊冤。听他讲,楚天的金子被人劫了,但是楚天和他一众党羽,似乎逃得了性命。”

    ‘翁’的一声,周流云膝盖上瑶琴琴弦齐齐断裂,无形力场笼罩了整个院落,两株老铁梅茂盛的叶片齐齐粉碎,化为大片绿云萦绕头顶。

    “楚天和他的一众党羽,逃得了性命?”周流云双手用力握拳,拳背上青筋一根根的鼓起。

    过了许久,周流云突然笑了起来:“看来,这凌氏也不过如此,和他凌氏结亲,似乎是吾吃亏了。可惜,可惜,楚氏十代单传,只有一个公子,却没有年龄相当的小姐,真正可惜!”

    莫名的感慨了一通莫名的话,周流云从袖子里拔出了当日他强闯王麒府邸使用的方锏,随手递给了身边侍立的一名白衣青年。

    “吾弟子,持吾秘术法器,去取了那楚天头颅来!”

    “做得干净些,连那楚天的一众党羽,不得放过。”

    “这次做得好,吾一力做主,传授尔等白鹭书院《青冥祭雷经》入门雷印!”

    白衣青年狂喜,连同另外五名白衣青年齐齐跪倒在地,向周流云大礼参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