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十八章 那个梦,梦中人(1)

第十八章 那个梦,梦中人(1)

    火箭上的油布团逐次熄灭,高空黑云散去,青蓝色的月光照得官道通明。??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身背杀蛟弩的壮汉熟练的打扫着战场,他们尽可能的回收了射的弩箭,将死尸上的铁甲收集起来,用牛筋制成的绳索紧紧捆绑起来,让那些大青狼背在了背上。

    体型堪比牯牛的大青狼身躯巨大,筋骨强劲,力量极强,一头大青狼可以轻松背起十套战士的全套甲胄、兵器轻松奔走。

    套上了大车,将昏厥的车夫、力夫丢在了十架四轮货车上,楚天一声唿哨,大队人马迅顺着官道来到白蟒江鱼市码头。

    十条大型乌篷帆船已经等在了码头上,赤金、甲胄、兵器全被运上了帆船,船桨划破江水,帆船顺流而下,通过白蟒江口直达大龙江。

    浩浩荡荡的大龙江水奔流极急,船队顺着江水一路行了下去,不多时就在江面上茫茫水雾中消失不见。

    将昏厥中的车夫、力夫在自家院落隔壁一套空宅子安置妥当,楚天若无其事的带着几个伴当来到江边狠狠的洗刷了一下,洗去了身上的血腥味,洗去了心头的杀意,弄了些烧酒、牛肉之类的点心胡乱填填肚子,回到自己房中倒头就睡。

    这两日里的事情繁琐了一些,倒也不算凶险,只是颇耗精神。

    楚天平日里精气旺盛得紧,越是和人动手之后越是精神抖擞,也不知道怎的这次和李啸鲮、赵黑虎、凌福相互算计了一把后,就觉得自己好似灯油快要枯竭的灯盏,浑身有气无力,眼前一阵阵黑雾翻滚,雾气中无数金星乱闪。

    回到自己房间,勉强将几件预警的小玩意儿安置妥当了,楚天一头栽倒在床榻上昏昏睡了过去。

    这一睡,楚天就见到了无数鲜血。

    轰然巨响声中,一间陈设极其华丽的宽敞房间的大门被打得粉碎,无数木屑、砖瓦碎片犹如杀蛟弩喷出的箭矢,带着刺耳的啸声轰了进来。

    十几名在房中侍候的老妈子、侍女丫鬟的身体犹如最细嫩的豆腐脑,被漫天碎屑一冲就炸成了大团大团的血雾。带着刺鼻血腥味的血雾混着细细的肉碎喷得漫天都是,浓浓的血腥味向楚天当面洒了下来。

    一只白净细腻的手掌从楚天的身后探了出来,一道玉色的气劲从细嫩的小手上震荡而出,化为一只方圆五尺的玉色手掌挡在了楚天面前。

    无数的碎肉,大片的血雾,无数的木门、砖瓦的碎片被玉色手掌震得粉碎。

    刺耳的尖啸声中,生了一张淡紫色的方正面孔,整个人看上去正义凛然、道貌岸然的中年男子面色狰狞的大踏步闯入了房间。他嘶声尖啸着,当头一刀向楚天斩下。

    玉色手掌被一刀劈成两片,化为无数细小的气流四下喷溅,将屋子里华丽的桌椅、柜橱轰得支离破碎。

    斜刺里一道银光掠了过来,银光中一只身躯小小的,尾巴足足有身躯两个长的银毛老鼠龇牙咧嘴的一头撞在了刀光上。银毛老鼠两枚大牙张开,‘咔嚓’一口狠狠咬在了刀口上。

    千锤百炼,刀面上带着无数美丽的犹如卷云一样花纹的宝刀被银毛老鼠一口咬得粉碎。

    不知道银毛老鼠的两枚大牙上有着什么神奇的力量,那等宝刀,就好像被顽童用木棒重击的琉璃花瓶一样轰然碎裂,无数碎片呼啸着向四面八方横扫而去,屋子的墙壁被洞穿了无数细小的窟窿。

    两条浑身是血,胸膛上、肚皮上满是窟窿眼,五脏六腑都顺着伤口流出体外的血人怒吼着冲进了屋子。

    冲在前面的那虬髯大汉满身满脸都是血,他的两颗眼珠不知去向,血肉模糊的眼眶中不断有大量的血浆喷出。他嘶声怒吼着:“江馗,我楚氏九代单传,你敢伤我孙儿,上天下地,我和你不死不休!”

    虬髯大汉身后一道道凌厉的剑光呼啸,十二道极细、极亮的剑光化为一面剑轮急旋转着,将身后不断飞来的箭矢和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暗器搅得粉碎。他一边大声嘶吼,一边团身向江馗张开双臂冲上。

    在虬髯大汉的身后,一名面容俊秀的青年男子半边面颊几乎粉碎,他用剩下的独眼深深的向银毛老鼠看了一眼,伸手从自己脖子上扯下了一条银色链子抖手向银毛老鼠丢了过去。

    刚刚一口咬碎了大刀,似乎耗费了许多体力,已经气喘吁吁趴在地上抖的银毛老鼠出一声尖锐的悲嘶,他张开嘴将那条银色链子连同上面一枚婴孩拳头大小的玉色清光一口吞下,然后冲到了楚天面前。

    银毛老鼠的尾巴突然变得老长、老长,‘唰唰唰’几声响,细细的银色长尾死死缠在了楚天身上,银毛老鼠背着楚天纵身跃起,一头向房间的角落冲了过去。

    楚天骇然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墙壁,坚固的、用青砖砌成的墙壁,银毛老鼠居然一头撞了上去。

    眼看着就要和墙壁撞一个正着,银毛老鼠两颗血色的眼眸喷出森森血光,厚重的墙壁突然有尺许方圆的一块变得朦胧透明,就好似血色的毛玻璃。

    银毛老鼠带着楚天一头撞出了墙壁,在他身后,朦胧半透明的墙壁恢复了正常。

    ‘唰、唰、唰’,银毛老鼠带着楚天顺着屋檐、墙角、各处隐秘之地一路逃窜,四面八方尽是凄厉的嘶吼声、惨嚎声,到处都是血肉碎裂声、刀剑入体声,更有莫名的一些奇异的吼叫声传来。

    一道道墙壁被银毛老鼠用莫名的秘法穿过,他带着楚天起码穿过了上百重院墙,最终来到了一道薄薄的和月光几乎融为一体的青色光幕前。

    银毛老鼠用极其难听下流的话咒骂了一声,他龇牙咧嘴的翻出两颗大门牙,无比心痛的抖了抖身体,一颗大门牙突然化为一道黯淡的流光从他嘴里喷出,狠狠轰在了光幕上。

    光幕无声无息的敞开了一条三尺多长的缺口,银毛老鼠背着楚天用最快的度穿出了光幕,亡命的向外逃窜。

    狂奔,狂奔,顺着最偏僻的小巷子狂奔,一边奔走,楚天还能闻到银毛老鼠不断的放屁声。一股奇异的臭味在银毛老鼠身后轻轻扩散开来,迅和四周混杂的气息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