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十五章 公子如玉(1)

第十五章 公子如玉(1)

    “二管家,李都尉,今夜之事,俺楚天铭记在心!”楚天笑着拍了拍身上略微有点皱褶的衣衫,向鏖战中的凌福、李啸鲮拱了拱手:“日后两位切记,千万不要靠近白蟒江,否则有个江心失足、坐船沉底的勾当,可怪不得咱爷们!”

    李啸鲮、凌福的心头同时一沉。? 八一中文 W?W?W?.?8㈧1㈧Z?W㈧.?COM

    两人手上的动作同时慢了一下,向自家下属看了过去。

    凌氏三百余悍卒围住了数十州兵、十五州兵铁甲骑兵,双方正拼了个不上不下。凌氏悍卒在人数上、装备上占了优势,但是在战斗经验和手段上却比州兵弱了一截。

    火箭上的油布团已经快烧尽了,黯淡的火光照得战场一片黑影乱晃。

    人影交错,吼声如雷。刀剑撞击在一起,长矛刺在铁甲上出刺耳的响声,大斧劈砍铁盾,沉闷的声响总伴随着骨裂声。不时有鲜血洒在地上,官道上的黄沙已经被鲜血浸透,在灯火下变成了一片诡异的紫黑色。

    州兵的战力出凌氏私兵一截,双方往来交错、相互攻守,正正拼了个平手。

    不时有州兵被凌氏悍卒击中,却往往只伤不死;而州兵白虎杀阵怒吼咆哮,在杀阵的加持下,士卒交错间白虎虚影一闪,凌氏悍卒一旦被兵器击中,或者重伤,或者倒毙,十人中只有一二人侥幸轻伤。

    双方你来我往,犹如牛皮糖一般死死缠在一起。

    谁也抽不出多余的人手对付楚天,李啸鲮和凌福也正纠缠在一团,同样空不出手。如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楚天离开,李啸鲮和凌福都觉得好似大口吞了一把苍蝇,这心里面怪难受的!

    凌福怒极而笑,手中蛇骨鞭狠狠打了几个旋儿荡开了黑气弥漫的长戟,朝着密林中正在装填怒焰冲的十四条大汉厉声喝道:“不惜代价,截杀楚天!今日若是被他逃了出去,我凌氏还有脸见人么?”

    怒焰冲每一次射,筒体急升温,之后都要散热一会儿才能射第二次。

    密林中的大汉们心无旁骛的帮怒焰冲散热,然后装填了第二铁矛。刚刚准备妥当,他们正准备朝着州兵阵列中轰上一轮,凌福的命令则让他们将目标锁定了楚天!

    这原本是足以改变战场局势,让李啸鲮麾下州兵大败亏输的机会,凌福却让这些大汉将目标对准了楚天。李啸鲮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随后乐不可支的咧嘴笑了起来。

    楚天已经迈着轻快的步伐向白蟒江口奔去,说话间他已经走出了十几丈远。

    黑松林中火光一闪,十四条大汉遵从凌福的命令,将怒焰冲瞄准了楚天。就在他们激怒焰冲的一瞬间,一条体型堪比大牯牛的黑影突兀的从他们身后密林中冲出,尖牙利爪犹如暴雨一样突然降临。

    平日里楚天当做坐骑的老黄狼嘶吼着从密林中冲了出来,他大嘴张开,足以一口吞下两个人头的血盆大口内獠牙密布,硕大的脑袋一甩,就有三四个人头被他一口咬掉。

    蒲扇大小的狼爪上弹出了将近一尺长雪亮如刀的爪子,老黄狼‘嗷嗷’有声的挥动着硕大的爪子一通乱拍乱抓,每一击都有万斤巨力,十几个壮汉被它狼爪一拍就骨断筋裂吐血倒地,身体更被锋利的爪子撕成了碎片。

    就在老黄狼动突袭的瞬间,怒焰冲激了。

    大汉们的身体歪歪斜斜的,十四支怒焰冲没有一支对准了楚天,要么飞向了天空,要么轰在了地上,还有五支怒焰冲轰向了乱成一团的战场。

    大片血水飞溅而起,不管是凌氏私兵还是州兵全都出了怒骂声。

    五支失去准头的怒焰冲在人群中肆虐,州兵的铁甲也好,凌氏悍卒的龙鳞甲也罢,在怒焰冲的锋芒前都好似纸片一样被撕碎。数十条人影喷洒着热血重重倒地,其中八成是凌氏悍卒,只有两成是州兵战士。

    “哈哈!”李啸鲮眼看乱飞的怒焰冲打死打伤了大群凌氏悍卒,他不由得放声大笑:“凌福,这是自作孽啊!哈,还不束手投降,更待何时?”

    凌福浑身肥肉气得乱抖,他恶狠狠的盯着浑身是血的老黄狼嘶声怒骂:“该死的畜生,该死的畜生!”

    一边怒吼,凌福手中动作骤然加急,三十六节蛇骨鞭出刺耳的破空声,无数条拇指粗细的黄色气劲犹如海潮一样向四面八方涌出。‘铛铛’巨响震得人耳膜剧痛,凌福的动作骤然加快了一大截,蛇骨鞭上的力道更是变强了一倍有余。

    一道道震荡极强的力道从蛇骨鞭上涌出,无数条小小的旋风卷起了无数细小的黄色沙尘,劈头盖脸的轰向了李啸鲮。

    李啸鲮没想到凌福此刻居然还有余力,他骇然看着凌福,想不到这死胖子和他动手的时候居然一直还有所保留。措手不及的李啸鲮被打得连连后退,几个大步就被逼退到了混乱的战团中。

    凌福手中蛇骨鞭呼啸着向四周打去,就听刺耳的尖啸声不断,蛇骨鞭抽打空气出‘啪啪’脆响,弹指间七八个州兵被蛇骨鞭打中。铁甲被打成了漫天碎片,狠辣无比的蛇骨鞭打在这些州兵身上,他们的皮肤不见破损,皮肤下的筋骨血肉都被柔韧的暗劲抽得粉碎。

    被大飞的州兵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紧接着就吐出了内脏碎片,几个州兵落在地上,眼看着就不活了。

    “李啸鲮,今天你们一个个都得死在这里!”凌福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目光中闪耀着淡淡的血光:“在乢州,和我凌氏斗,你们也有这资格?”

    李啸鲮沉声长啸,他猛地提了一口气,大片黑气从他体内冲出,长戟上喷出的黑气骤然变得有水缸粗细十几丈长短,硬生生将凌福蛇骨鞭上的黄气压下去了一大截。

    长戟摩擦空气出‘嘶嘶’尖啸,李啸鲮连续十几击将凌福打得连连后退,硬生生逼着他退出了战团。

    带着一丝诡秘的笑容,李啸鲮看着凌福冷笑道:“看来,这就是你们凌氏今天投入的所有兵力了?”

    凌福心中涌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他厉声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啸鲮只是冷笑了一声,他一声长啸,两侧密林中骤然又是上百支火箭划空而来,拳头大小的油布团在火箭上熊熊燃烧,明亮的灯火瞬间照亮了整个战场。

    两侧黑松林中,好似有人突然扯去了一块厚厚的黑色帘子,整整齐齐两队合计四百名铁甲州兵列队站在密林边缘,火光中他们身上的铁甲熠熠生辉,无边的杀气涌出,州兵头顶隐隐有白雾凝聚,一头朦胧的白虎虚影逐渐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