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十四章 五步之内匹夫之怒(1)

第十四章 五步之内匹夫之怒(1)

    李啸鲮的长戟已经热得烫。?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他修习的是大晋军伍秘传‘大蛇咬’,适合一切长兵器施展。李啸鲮双臂数万斤神力,更将大蛇咬的威力演绎得淋漓尽致。

    一道水桶粗细、长有七八丈的黑气犹如一条大蛇环绕李啸鲮,在他身边低沉的咆哮轰鸣,荡起一道道柔韧而可怕的巨大气波。

    地面被犁出了一条条水桶粗细的弧形痕迹,李啸鲮手中寒铁所铸的长戟却好似带有弹性的木条一样微微扭曲着,在黑气包裹下剧烈的震荡跳动,出可怕的破空轰鸣。

    凌福肥胖的身体在黑气中穿梭闪避,森森目光打量着战场上的动静。

    他突然一步横挪躲在了一颗水缸粗细的黑松树后,李啸鲮手中长戟一荡,黑气席卷而来,犹如大蛇一般快若闪电绕着黑松树一个缠绕。

    木头碎裂声震得人耳膜剧痛,水缸粗细、高有十几丈的大松树轰然裂开,炸成了无数巴掌大小的木片纷纷扬扬洒下。漫天木屑飞舞,李啸鲮长啸了一声‘大蛇出涧’,长戟带起黑气犹如流星飞坠,快若闪电般刺穿了无数碎木,当心刺向凌福。

    凌福双手荡起一片黄气,好似有无数黄色沙尘在黄气中急的盘旋飞舞,他双手连连拍动,一道道柔韧而强劲、带着几分焦热气息的震荡力量随手而出,不断和大蛇咬黑气撞击。

    雷鸣般爆响不断传来,身形高大魁梧,比凌福高了两尺有余,气息刚猛霸道远胜凌福的李啸鲮一通猛攻猛打,居然硬是奈何不得凌福,长戟始终无法逼近凌福身体三尺之内。

    漫天碎木坠落地面的一瞬间,正在观望战场上动静的凌福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骇然看到楚天暴起,六名凌家私兵的好手居然被楚天一剑斩杀!

    “好狗胆!”凌福身体一抖,双手拍击的频率骤然紊乱,李啸鲮放声大笑,摇头摆尾的黑气硬生生穿透凌福两掌,锋利的长戟月牙狠狠划过凌福的胸膛。

    凌福一声惨嚎,肥胖的胸膛上鲜血飞溅,足足有两斤大小一块儿肥肉被李啸鲮一戟斩飞。

    “李啸鲮,我入你祖宗!去五队人,杀!”凌福嘶声怒吼,双手在腰间一拍,一条用蛇骨混合金属锻造而成的三十六节蛇骨鞭‘当啷啷’从腰带中飞溅而出。

    双手握着蛇骨鞭用力一抖,长有三丈六尺的软鞭带起一圈一圈犹如龙卷风的黄沙劲风,呼啸着反客为主向李啸鲮的长戟缠去。长鞭轨迹怪异,抖、荡、弹、绕、震、卸,一道道拇指粗细的黄气漫天乱飞,就好像无数条黄蛇缠住了一条黑色大蟒,双方斗得不可开交。

    凌氏的四百铁甲悍卒已经和州兵战士接触,长枪乱刺,长刀乱砍,更有一百名悍卒手持长矛团团围住了十五名州兵铁甲骑兵,不让他们得到冲锋起来的机会。

    听到凌福怒喝,四百铁甲悍卒中分出了五十人迅脱离战场,排着整齐的队伍向楚天杀来。

    二十名刀斧手一字儿排开,身后是一排二十名长矛手,最后是一排十名挂起了长剑,拔出了三尺角弓的弓箭手。

    六名被斩的大汉身体还没倒地,就听一声呐喊,十名弓箭手拉开角弓,‘嗖嗖’声中十支狼牙箭带着一股腥风急到了楚天面前。

    楚天一声清啸,借着地上插着的火箭散出的昏暗光芒,他看到十支狼牙箭的箭头上带着一些绿色的粘稠胶状物,凌氏的私兵箭头上竟然淬毒!

    “二管家,你们凌氏好生不要脸。”楚天厉声喝道:“明码实价的货款,你们居然半路想要截回去!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你们凌氏以后还要不要和人做生意了?”

    一边厉声喝骂,楚天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咚’的一声,地面上黄沙四溅,十支箭矢几乎是擦着楚天的面门飞过,他清楚的闻到了箭头上那股极其刺鼻的腥臭味。

    还不等楚天站起,二十名刀斧手已经冲到了面前,一声大喝,十名悍卒手持长刀、十名悍卒手持重斧,从四面八方齐齐围了上来,大刀重斧荡起一道道恶风向着楚天当头落下。

    长刀、重斧上都涂了一层黑漆,火光下不见任何反光,只见一道道黑影犹如乌云一样急落了下来。

    “杀!”凌氏悍卒**练得很是精悍,刀斧手大力劈砍的同时,二十名长矛手已经从人缝中狠狠刺出了手中长矛。一道道腥风袭来,这些长矛的枪头上居然也淬了剧毒!

    楚天看着当头落下的大刀重斧,看着从大刀重斧缝隙中刺来的二十根长矛,胸膛突然高高鼓起,身体四周的黄沙异常诡秘的跳动起来,好似有一道道无形的风从楚天体内喷出,吹动了满地的黄沙!

    ‘嗷呜’一声虎啸犹如门类响起,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爆从楚天面门喷出,四十名手持刀斧、长矛的悍卒身体一晃,齐齐向后倒退了一步。厚重的面甲护住了他们的面门,看不清他们的脸色,唯见他们下巴上一行行鲜血不断的滑落。

    沉闷响声不绝,大刀重斧几乎贴着楚天的身体落在了地上,深深的陷入了黄沙铺成的官道中。二十根长矛也歪歪斜斜的狠狠刺进了地面,仓促间拔不出来。

    楚天身形极其怪异的直挺挺竖起,脚下好似装了弹簧一般,‘唰’的一下向前扑去,手中两尺半长的青铜八面剑带起一溜青色寒光,直指一名刀斧手的胸膛。

    被楚天虎吼声震得头昏目眩的刀斧手仓促之中拔出了腰间挂着的圆盾,尺半直径的精铁圆盾仓促的挡在了楚天剑前。

    ‘噗嗤’一声,好似利刀切过瓜果,半寸厚的精铁盾被楚天手中八面剑一剑洞穿,光洁如水剑身上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的八面剑洞穿铁甲,将这刀斧手扎了个对穿。

    “嚇,你们这铁甲,怎和纸片一样一穿就透?”一拳闷在被击杀的刀斧手面门上,将其壮硕的身体打飞了七八尺远,楚天大声笑道:“二管家,莫非你们自家打手身上的甲胄,你们还偷工减料不成?”

    四周刀斧手、长矛手,后面的弓手齐齐一愣。

    正和李啸鲮僵持的凌福呆了呆,怒声骂道:“腌臜泼才,说什么胡话?我凌家护卫的龙鳞甲,每片甲片都是三百锻的精品!该死,这小子手上的短剑起码是一件宝兵,孩儿们小心些个!”

    凌福的反应吃了些,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楚天身形如风,瞬间绕着七名刀斧手转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