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十三章 楚天的逆袭(2)

第十三章 楚天的逆袭(2)

    这些悍卒犹如夜间的幽灵,被松林掩去了大半身形,影影倬倬的看不清。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但是他们身上比州兵更加精良的龙鳞甲却被李啸鲮一眼看清,他不由得怒道:“好,好,好,除了怒焰冲,你们还私造甲胄、兵器,凌氏是要造反不成?”

    “别!李都尉千万别乱扣罪名!”穿着青布长衫,神态如常的凌福背着双手,慢悠悠的走出了密林,笑呵呵的走到了火箭灯光笼罩之处。

    圆乎乎的脸蛋带着笑,凌福眯着眼笑道:“李都尉分明知道,不仅仅是乢州,这附近的几州之内,但凡是富商豪门,只要是生意足够大的大户人家,谁不私藏几套甲胄,谁不多藏些刀枪剑戟、强弓硬弩?不自己防范着,什么时候被镇三州那样的巨寇抄了老窝都不知道。”

    叹了一口气,凌福指了指地上死伤狼藉的州兵尸体还有那些重伤倒地哼哼的伤兵,带着浓浓的讥嘲之意冷笑道:“指望这些废物?就他们,还能保住我们的身家性命不成?”

    李啸鲮怒声喝道:“凌福!少在这里巧言令色、胡说八道,人家就算私藏甲胄,也就是百八十套,私藏兵器,也只是一些普通刀剑、枪棒,你这里就有数百套龙鳞甲,谁知道你凌氏库房中还私藏了多少?”

    咬着牙,李啸鲮看着那些被怒焰冲轻松击杀的下属,心痛万分的吼道:“更不要说,怒焰冲,这等军中杀器,你们也敢私造!你们好大的胆子,好厉害的手腕,好宽广的门路!”

    凌福笑着点了点头:“咱们凌氏胆子的确大,手腕的确厉害,要说门路么,咱们凌氏的商队走得足够远,认识得奇人异士足够多,找到一位会铸造怒焰冲的异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嘻嘻’一笑,凌福淡然道:“总而言之,今日的事情也是凑巧了。咱们要拿回这些金子,更要楚天那腌臜货的小命,顺带着,李都尉的这支人马也就留在这里吧。”

    凌福的笑容一收,恶声恶气的说道:“以后乢州太守就是咱们凌家的姑爷,你们这些对司马太守太过忠心的铁杆心腹,自然还是死绝了的好,李都尉以为呢?”

    李啸鲮紧握长戟大踏步冲向凌福,没有回答一个字。

    楚天趴在地上,用小声,但是所有人都能恰恰听到的声音轻叹道:“原来,老黄啊,我们是搂草打兔子,被人顺手打的倒霉蛋!嚇,没有这一万五千两金子,估计二管家还是会带人去打咱们,不是么?”

    老黄狼低沉的咆哮了一声,楚天笑道:“只不过今天有人陪着我们一起倒霉,李都尉黑吃黑成功了一半,这就要被人包饺子了。”

    李啸鲮已经冲到了凌福面前,干净利落的一戟捅向了凌福胸膛。

    长戟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狠狠扎向了凌福,身躯肥胖起码有三百斤上下的凌福‘嘻嘻’一笑,肥胖的身体犹如一团轻柔的棉花一样向后飘起,圆滚滚肥胖如猪蹄的两手轻轻一拍,带着两道恶风拍在了长戟上。

    ‘铛铛’两声巨响,李啸鲮的长戟剧烈震荡,被凌福重击拍得偏斜了三尺多远,擦着凌福的面颊掠了过去。

    “好力气!好修为!”李啸鲮眼珠瞪得老大,不敢置信的吼道:“凌福,老子小看了你这整日里任人驱遣的老狗,想不到你凌氏的一个二管家,都有这等实力!”

    一声大吼,李啸鲮手中长戟骤然一荡,就听刺耳的破空声不断,数十道寒光带着森森杀气笼罩了凌福全身。李啸鲮一边对凌福放手大杀,一边厉声喝道:“儿郎们,结阵,杀!好好教训教训这些不知所谓的蠢货,让他们明白乌合之众和州兵精锐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凌福轻盈如灵狐在李啸鲮的长戟残影中往来穿梭,不时拍出沉重如山的一击。

    他也放声笑道:“孩儿们,杀光这群废物,回去少爷重重有赏!嚇,州兵就了不起么?去两个人,招呼好咱们的楚档头!”

    整整四百名身披铁甲的悍卒从密林中一涌而出,结成了五人一组的格杀小队向州兵包围了上来。

    刚刚手持怒焰冲,狠狠给了李啸鲮麾下士卒一个惨重教训的二十名大汉中,有六条大汉小心的将手中怒焰冲交给了同伴,然后摩拳擦掌的向楚天大步逼了过来。

    六条大汉笑得很得意,楚天是周流云的杀父仇人,周流云是凌氏的东床快婿,更是未来的乢州太守,是前途无限的大人物。能够帮周流云手刃杀父仇人,未来只要周流云随口提一句,他们的前途也就是无比光明了。

    所以六条大汉的笑容格外的残酷,他们拔出了腰间的小刀子,几乎是同时决定不能太痛快的杀死楚天,一定要零敲碎剐的慢慢割了他,让他死得越惨越好。

    “楚档头,兄弟们送你上路。”

    “不要怪兄弟们下手太狠毒,谁让你得罪了招惹不起的人?”

    “嚇,当年楚档头来白蟒江口插杆子立旗子的时候,那可是威风八面,想不到短短三年,就报应上门!”

    “我们本来无冤无仇,楚档头,只怪你命不好,不能怪兄弟们不给你一个痛快!”

    六条身高八尺开外的壮汉‘咯咯’怪笑着,犹如六条凶残的野狼围住了缓缓站起身的楚天,六柄牛角尖刀在他们手上散出淡淡的寒光。

    楚天站直了身体,笑呵呵的看着六条彪形大汉。

    “六位呵!”楚天摇了摇头。

    “虚张声势可没用!”一条大汉咧嘴笑道:“咱们兄弟早就探明了楚档头的底细!楚档头原本在岷州厮混,带着一帮兄弟和岷州最大的‘岷山帮’争地盘,打输后怕人报复,这才跑来了咱们乢州找饭吃。”

    “嘻,楚档头或许有一股子蛮劲,也修炼了一些不入流的市井手段,可是和咱们兄弟相比嘛。嘿,狗崽子可没办法和野狼相比。怪不得咱们兄弟,今天要伺候着楚档头好好吃一顿生活!”又一大汉咧嘴笑了起来。

    他们是凌氏自幼精心培养的打手,手上多有人命,平日里也多和凶残野兽搏杀以增强战力。

    他们可不是楚天这样的市井混混头目能对付的人物,六人联手,他们自信就算有三五十个楚天,他们也能轻松的拾掇下来。

    楚天的胸膛突然微微鼓起,他笑看着六条大汉,突然一声低沉雄浑的虎吼从他嘴里喷出。

    官道上被热血浸透的黄沙骤然飞起,一道清晰可见的沙线呼啸着向四周扩散开七八丈远。

    六条大汉身体一晃,两只耳朵里同时喷出三尺多长的血箭,他们身体一晃,手中尖刀落地,两手下意识的举起、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

    楚天右手一弹,一道青蒙蒙的寒光闪过,六颗酒坛子大小的头颅冲天飞起,六个大汉居然根本来不及出手,就被楚天犹如杀鸡宰羊一般斩杀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