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十一章 携重金而招摇过市(1)

第十一章 携重金而招摇过市(1)

    楚天是真喝得多了,不仅满面通红、髻凌乱,往日喜欢插在髻上的花朵也不知去向,衣衫更是乱糟糟好似一团抹布,也不在地上打滚了多少次才折腾成这样。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众多围观的闲人抬头看看清流小筑的匾额,纷纷别有蕴味的‘嗤嗤’笑着。

    有胆大的闲汉垫着脚在人群中怪声怪气的叫了起来:“楚档头好个风月无边!真正风流!”

    楚天‘嘻嘻’打了个酒嗝,浑身毛孔里都喷出了一股浓浓的酒气。他的动作比往日里迟缓了许多,有点僵硬的翻身爬上了一脸嫌弃的老黄狼的背,再次用力挥了一下胳膊。

    “出城,出城,金子到手了,出城回家去。你们这群腌臜莽货用心些,丢了一块金子,就打断了你们的腿!回去了,一个个都有利钱,嘻,够你们再养一房小的!”

    十几个车夫、数十个力夫咬着牙、着狠看着十架满载的大车。

    他们和楚天一样,在乢州城内的相好处厮混了大半个白天,早就喝得有了七八分酒意。又都是市井上厮混的江湖汉子,一个个脑筋简单的货色!

    被这十架马车上整整齐齐码放着的小箱子刺激到了,这些家伙一个个眼珠充血、面皮通红,大口大口的喷着酒气,拎着不知道从哪里寻摸的棍棒、短刀,大咧咧的吼叫起来。

    “回去,回去,回家分利钱。嚇,楚档头大手笔嚇!”

    一群身体摇摇晃晃,浑身酒气逼人,眼珠通红犹如疯狗的车夫、力夫驱赶着马车,顺着大道慢慢向乢州城的南门走去。沿途无数围观人纷纷让开一条路来,一个一个都用恶狼见到小白兔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这十架马车。

    人群中,乢州城屠夫行当的档头蓝屠夫突然探出了半个身体:“楚档头,楚档头,这都快入夜的时分,你出城做啥子?不如等得明儿个天大亮,召集了伙计们一并回去?”

    蓝屠夫皱着眉头,看着这群乌合之众的车夫和力夫,嘴巴一撇冷哼道:“就这群贼厮鸟,能顶个什么用?”

    楚天眨巴了一下眼睛,众多围观的人,里面好些楚天平日里谁的面孔,都是乢州城各行各业的档头,垄断了某个行当的市井豪雄人物。偏偏这些人,就一个蓝屠夫出来劝解自己!

    不枉了两年前蓝屠夫的女婿闹事,伙同了外人想要夺了蓝屠夫的档头之位,还想害了他一家的时候,楚天拔刀相助,带着几个伙计把蓝屠夫的女婿和他勾结的人手沉了江。

    蓝屠夫这个时候能出面叫唤一声,这就是真正讲义气的人了!

    将蓝屠夫那张圆乎乎的胖脸记在心里,楚天故意用力的打了个酒嗝,带着几分呆傻之意向蓝屠夫拍打着胸膛大声叫唤起来:“怕甚?怕甚?区区三十里地,一泡尿的功夫就到了,还能出什么差错不成?我楚天,在乢州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还保不住这点东西?”

    大手一挥,楚天向蓝屠夫笑道:“蓝档头,改日找你喝酒!”

    蓝屠夫脸色微微一变,他还要说些什么,但是人群中好些不善的目光就已经向他落了过来。他身边有三四个心腹的弟子跟着,尽是膀大腰圆敢用杀猪刀划拉人肚皮的凶悍之人,但是人群中隐隐有十几个同样满脸凶悍之气的大汉隐隐围了上来。

    蓝屠夫,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向楚天挥了挥手,一脸死灰不再吭声。

    十架大车,还有前面楚天运金鳞大鲤鱼回来的十架特制的四**货车,一共二十架大车分开人群,慢悠悠的向乢州城南门行去。

    乢州城四边城门的方向已经响起了苍凉的号角声。

    这是驻守城门的州兵在通知城内、城外的行商和居民,不管要出城的还是进城的,都要加紧了,天色晚了,三轮号角之后,这城门就要关闭了。

    按照大晋朝的规矩,各地城池夜间一旦关闭了门户,除非是大晋天子千里加急的上谕到了,这城门是谁都无法开启的。

    “快,快,要关城门哩!”楚天忙不迭的拍了一下老黄狼的脖颈。

    老黄狼‘嗷呜’一声,迈着小碎步一路快步向前。十几个车夫急忙赶着大车跟了上来,那些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的力夫跟不上车行的度,正好有十架四**货车空着,他们七手八脚的爬上了货车,一个个嘻嘻哈哈的坐在上面大吼大叫。

    二十架大车,其中十架马车满载了一万五千两黄金,就这么一路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乢州城南门。

    刚刚清流小筑门口围观的数千闲人已经散去大半,好些闲人只是看一个热闹,真个要他们对楚天动心思,他们是没有这个胆量的。

    但是影影倬倬还有百多条人影远远的跟在了后面,这些人一个个藏头缩尾、动作谨慎。已经是黄昏时分,大街上光线极其昏暗,他们很熟稔的借助街头巷尾、屋檐斗拱的阴影掩去了自己的身形。

    偶尔楚天回头望一眼,这些人当中有青衣小帽的大户人家下人装束,也有袒胸露怀、腰带上插着小刀的市井好汉打扮,更让楚天诧异的是,他居然还看到了几个外面套着一件粗麻衣,偶尔衣襟飞舞,露出下面黑色紧身公服的巡捕!

    “一群狗入的混账玩意儿,平日里没少给你们好处,居然想着这时候捅我一刀!”楚天龇牙咧嘴的冷笑着:“感情平日里的茶水钱,都喂了狗了!”

    又是一轮号角响起,车队已经到了乢州城南门。

    今日里驻守在这里的州兵们看到楚天的车队行了过来,他们的脸色都有点不对。

    尤其是那两个统辖城门口州兵队伍的百人小校,更是手背上青筋凸起,双手下意识的不断在自己的佩刀刀柄上乱摸。明摆着,如果这里不是城门口的话,他们已经按捺不住拔刀狠狠的给楚天一下!

    一众州兵,还有城门口的几个巡捕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楚天身后的马车,一个个面皮红、呼吸沉重,举手投足间动作极其僵硬,就好像被绑上了数千斤重的大石头。

    楚天突然微微抬起头来,向城门上的城门楼子望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