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十章 重重砍你一刀(2)

第十章 重重砍你一刀(2)

    凌福阴沉着脸不吭声,楚天继续絮絮叨叨的咕哝道:“诸位贵人怕是都知道,我们这些水面上讨生活的男女,平日里供的是龙王哩。?  八一中文 W≤WW.81ZW.COM虽说谁也没见过龙王是什么模样,但是这般大的金鳞大鲤鱼,怕不就是白蟒江龙王的亲戚?”

    “说到底,如果不是卖凌氏的面子,如果不是凌福二管家亲自出面,如果不是凌岳少主的面子摆在这里,小子我就是包了天的狗胆,也万万不敢去梭巡了这十条宝贝,还将它们带来这里的。”

    “十条一丈多长的金鳞大鲤鱼,一条一千五百两赤金,白蟒江天地生成的灵物,真心不贵!”楚天笑呵呵的看着凌福,然后目光逐渐离开了他,凝聚在了已经冲着自己散出一丝丝杀意的凌岳和凌银花身上。

    “楚档头!”凌岳和凌银花没吭声,凌福已经无法沉默下去,被逼得开口了:“你这金鳞大鲤鱼,是金子打造的么?固然这是稀罕物件,你这价钱,简直是岂有此理。”

    “明码标价,不瞒不骗!”楚天笑得很和蔼:“还是刚才那话,凌氏愿意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十条大鲤鱼我留下,带着金子走!如果凌氏不愿意买,那我带着这十条宝贝回去放生,但是那一百两订金,却是万万不能归还了。”

    楚天向四周围观的书院学生拱手致意,笑着说道:“还请诸位做个见证,小子不才,乃市井下贱男女,占了白蟒江口,做了乢州鱼行的档头。小子固然出身卑贱,却是明理守法之人,这渔获买卖,乃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小子绝不虚报价码,却也绝对不承担任何不守契约的黑名!”

    向着十口水槽指了指,楚天沉声道:“鱼,是在这里了;价码,就是这个价。凌福二管家,买还是不买,您给个实在话!”

    水槽里的金鳞大鲤鱼突然有好几条剧烈的拍打了一下尾巴,溅起了大片水花,更震得水槽乱动。

    楚天笑着向这些大鲤鱼指了指,大声说道:“诸位贵人请看,十条金鳞大鲤鱼,一丈二尺多长,鱼须子完美无缺,浑身上下金色鳞片一片不缺,更是精力充沛、活力无穷,小子可没有用死鱼臭虾来欺瞒顾客,这可实实在在是白蟒江土生土长的金鳞大鲤鱼!找不出任何瑕疵的大鲤鱼!”

    荀钰站得远远的,这种讨价还价的事情,哪怕稍微靠近一点,都有辱他清贵的身份!

    周流云站在荀钰身边,眯着眼看着楚天低声笑道:“鱼的确是好鱼,就这鱼若是送去大晋京城,价钱怕是还要翻上十倍!大晋的那些顶级门阀世家,可不在乎这三瓜两枣的金子。”

    荀钰微微一笑,淡然说道:“这楚天好一张利嘴,听他说话,却不是没读过书的纯粹莽汉子。你的这个杀父仇人,有点意思。”

    周流云就不吭声了。

    荀钰笑了几声,缓缓点头道:“的确是罕见的天地灵物,不错,不错!”

    大袖一甩,荀钰转过身施施然走进了楼阁。他可不耐烦听楚天和凌福讨价还价,他这里是清贵的书院,又不是乢州的菜场。

    荀钰转身离开,这就代表了他的意思。

    凌银花伸出手,狠狠的在凌岳的胳膊上拧了一把。

    凌岳皱起了眉头,凑到了凌福的耳朵边低声问了两句。凌福圆乎乎的胖脸先是一苦,无奈何的点了点头。

    荀钰已经不耐烦离开了,他更是明确表示这十条金鳞大鲤鱼很不错,他很中意这十条宝贝。凌岳、凌福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管如何,既然荀钰表示了这个态度,这十条大鲤鱼他们是定然要留下的了!

    不仅仅是为了荀钰的欢喜,他们更掉不起凌氏的面子!

    众目睽睽之下交了订金,当着众多人的面,是凌福强行威逼楚天去捕了这十条金鳞大鲤鱼。现在楚天了,货品质量没有丝毫瑕疵,凌氏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十条大鲤鱼收下!

    凌银花在一旁低声的自言自语:“原本以为他做不到,正好找个借口将他打死;没想到他居然真个送了十条大鲤鱼过来,嘻嘻,一万五千两赤金,你这是自寻死路!”

    凌福挺起了胸膛,当着众多书院学生的面放声笑道:“果然是好鱼,果然是罕见的珍奇之物,这等宝贝,也只有我凌氏的大少爷设宴,才能用得起,才能有这样的福气。”

    双手背在身后,凌福抬头看了看天色,淡淡的说道:“十条一丈二尺长的金鳞大鲤鱼是吧?一万五千两赤金的总价。这笔金子要从库房中提出来,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还请楚档头稍等几个时辰,黄昏之前,金子定然送到楚档头面前。”

    楚天笑得花儿一般灿烂,他笑着向四周惊叹声不绝的书院学生拱了拱手,大笑道:“如此甚好。那,稍后准备好了金子,还有劳二管家送去清流小筑,小子在那里听红姑唱曲子,顺便等二管家过来。”

    大笑了几声,楚天看了一眼十个水槽中的金鳞大鲤鱼,招呼了一声那些气都不敢出的力夫一声,大步走出了乢山书院。

    无数人目光炯炯的盯着楚天的背影,好些文质彬彬、衣冠楚楚的书院学生眼睛里,都流露出了积年盗匪才有的凶残和贪婪之色。

    一万五千两赤金啊,一如凌银花所说,楚天这是自寻死路,还不知道多少人盯上了这笔天文数字般的财富。

    楚天好似浑然没感受到背后犹如刀剑一样锋利的目光,他一路说笑着带着力夫、车夫们出了书院,大声宣布回去鱼市后各个都有利钱。

    力夫、车夫们离开了书院数百丈远,这才回复了平日里的胆气,一个个放声大笑起来。

    楚天许诺给他们利钱,更许诺他们今日在城内的一切开销花费都是楚天承担了,这些力夫、车夫嘻嘻哈哈的笑着,心满意足的讨论着等会要去哪里去找自己的老相好,或者去哪个酒楼畅饮几杯。

    楚天一如他在书院所说,和一众力夫、车夫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后,他就一个人骑着老黄狼去了清流小筑,敲开门后整整一个白天就留在了里面。

    凌氏财力雄厚,也是极要脸的人家,一如凌福许诺的那般,快要黄昏的时候,整整十架大车运载着一万五千两赤金,准时的送到了清流小筑的门前。

    一时间整个乢州城都为之轰动,清流小筑的门前人山人海,起码有数千闲人堵在了门前,目光火热的看着那十架装满了黄金的大车。

    在无数人的窃窃私语声中,楚天面孔酡红,带着满身的酒气施施然的走出了清流小筑的大门,向已经等在门外的力夫、车夫们用力的挥了挥手:“走,出城,回去,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