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章 让他永不超生(2)

第九章 让他永不超生(2)

    周流云的家门出身是低了一些,他的亲生父亲不过是白蟒江口的鱼档头,撑死一个卖鱼的大头目而已。??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但周流云自己争气啊,当年一进大晋京城,就拜入白鹭书院山主门下。三十刚出头,就在大晋京城闯下了极高的名望,数篇治国策论震动京城,被好几位上大夫联名保荐‘议政大夫’之职。

    周流云却不愿守着那清贵的‘议政大夫’官位蹉跎了岁月,毅然决然的带领一众门人、追随者返回乢州,入乢山书院做监院学士,聚文名、养文望,凝聚周边数州声望,看似清闲度日,凌银花却知晓,这个胸藏雄心的未婚夫,却是朝着‘乢州太守’的封疆大吏职位去的!

    只要在乢山书院做两年监院学士,养足了民间声望,有大晋京城白鹭书院一派大臣推波助澜,再有乢州甚至是周边数州之地众多豪门大族的推荐,周流云有九成九的指望能取代如今的乢州太守。

    一州实权太守,却比朝堂上那清贵却无实权的议政大夫强出了何止十倍?

    凌银花看着气宇轩扬、双眸顾盼生辉的周流云,只觉浑身软、眼波如水,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了下去!

    她凌氏姐妹众多,其他几个早已出嫁的姐妹,尽嫁的是各家富商,尽是一些整日里蝇营狗苟、膀大腰圆的无趣庸碌之人。那些姐妹的夫婿,哪里比得上年轻有为、俊朗风流的周流云?

    就算周流云的家世出身卑贱了一些,和他身上耀目的光辉相比,那家世出身算得了什么?

    只不过,凌银花是个极其机灵的女子,她数次窥视周流云,听到他在几个亲近门人面前长吁短叹,探察得知周流云的父亲却是因为竞争白蟒江鱼档头的位置,被人全家沉入了白蟒江!

    真心实意的说,凌云华心中颇为感激将周流云的父亲和他全家亲戚沉江的楚天!

    若是前任周档头还活着,未来周流云当上了乢州太守,人前人后威风八面的时候,那老死鬼突然蹦跶出来,然后天下人都知道,原来周流云是一个臭卖鱼的档头家出身!

    ‘啧啧’,想到那等当众丢脸的酸爽滋味,凌银花死的心思都有了。

    所以,她颇为感激楚天灭了周流云满门亲眷,那些下贱之人还是死光光了的好!

    但是呢,周流云既然心里惦记着楚天的灭门之恨,他却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好意思亲自出面和楚天这下贱、卑微的鱼档头为难,那么凌银花就只能唆使自家兄弟出手!

    眉目传情的向周流云瞥了一眼,凌银花斜眼向人群中自家兄弟凌岳望了过去。

    生得身长玉立、俊雅风流,犹如一根白玉杆子一般杵在人群中的凌岳微微一笑,向凌银花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就是对付一个下三滥的鱼档头么?

    那些苦力渔夫的头目,相对凌氏而言猪狗不如的人物,随手就能踩死的蝼蚁。凌岳心中对凌银花求他的这点事情不屑一顾。

    他凌岳可是凌氏少主,在乢州,除了他表弟,也就是楚氏少主人楚颉能压过他一头,凌岳何曾将其他人看在眼里?区区一个楚天,手下有着百八十条壮汉打手的鱼档头目而已,凌氏随便抽调一支家丁护卫就把能将他打死。

    “小娘儿外向,这还没嫁人,就一门心思朝着夫家!”凌岳颇为不屑的歪了歪嘴:“打死区区一鱼行档头,银花非要说什么顾忌周流云的清名,不能不教而诛。”

    “嚇,我凌氏要打死一众猪狗般的下贱男女,还有哪个混账敢呱噪不成?麻烦,真个是麻烦!”凌岳走出人群,笑呵呵的向荀钰下跪行了参拜大礼。

    “只不过,这周流云未来的前途的确惊人,听荀夫子和祖父大人对弈时的闲话,这周流云在京城底蕴深厚,未来是要被大用的,就算裂茅封疆也有七八分的机会。”凌岳暗自思忖:“既然如此,为了他完美无瑕的清名,使用一点小小手段算什么?”

    满脸带着笑,凌岳跪在地上向荀钰大声笑道:“夫子,弟子得蒙夫子青睐,获许列入门墙,实乃天大的喜事。弟子不才,特特寻觅了一些奇物,准备开一‘龙门宴’以为庆贺。”

    荀钰和周流云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以他们的地位和身份,凌岳、凌银花、凌福这几日的一些小动作,他们如何不知晓?

    荀钰根本没把这事当回事,周流云有心找楚天的晦气,但他这些天多忙啊?哪里有那个空闲功夫?凌岳、凌银花主动为他出气,这是好事啊!

    笑看了貌美如花的凌银花一眼,周流云满意的点了点头:“‘龙门宴’,取鲤跃龙门的好兆头,好,好,好,正合乎我书院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的意头。凌岳,你准备的是什么奇物?若是普通玩意儿,可不要拿来污了夫子的眼目。”

    周流云笑着向荀钰点了点头:“夫子当年在京城,可是顶顶清贵的人物,何等奇物没有见过?凌岳,你可不要拿一些粗俗凡物来丢人。”

    凌岳笑着站起身来,信心十足的说道:“学士放心,定然是世间罕见的珍奇之物。夫子定然知道,这城南三十里的白蟒江口渔产极多,其中颇有一些罕见珍奇。比如说,那一丈长短的金鳞大鲤鱼!”

    荀钰很配合的笑了起来,他笑呵呵的背着手说道:“金鳞大鲤鱼常见,但是一丈长短的金鳞大鲤鱼,就算是在秦州、淮州那种物华天宝膏腴之地也是听都没听过的。若是真有一丈长短的金鳞大鲤鱼,这龙门宴就堪称完美了!”

    一个青衣小童子‘咚咚咚’的顺着楼梯跑了上来,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厅堂:“鲤鱼,金鳞大鲤鱼,好大好大的十条金鳞大鲤鱼!”

    荀钰眉头一挑,真个被这群小子弄来了十条一丈长的金鳞大鲤鱼?这等奇物,拿去做贡品献给天子也是够格了呀!想不到这乢州固然蛮荒,却的确有他独特的价值。

    周流云则是眉头微微一皱,短短两三日的时间,那杀千刀的楚天,真个按质按量的弄了这么多金鳞大鲤鱼过来?

    不过很快周流云的眉头就舒展了。

    区区一鱼档头,猪狗不如的东西,以周流云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以他掌握的人脉权势,想要为亲父报仇,随时可以让楚天万劫不复。就算楚天熬过了凌岳、凌银花布置的小手段,他也是死定的人了。

    凌银花则是快步到了周流云身边,压低了声音轻轻的笑着。

    “流云,且下去看看那厮送来的金鳞大鲤鱼。就是今日,不管他有多少手段,总是让他永不生,为周老伯报仇雪恨则个。”

    说这话的时候,凌银花银牙紧咬,全身都透着一股子森森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