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九章 让他永不超生(1)

第九章 让他永不超生(1)

    进了乢山书院的大门,走过占地近百亩的青石广场,尽头那一座高七层、每层都有三丈高下的楼阁极显巍峨。?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楼阁的大门也极宽阔,门楣上挂着一块鎏金匾额,上面是‘梅雪精神’四个大字。

    楼阁顶层是一间极大的厅堂,数十名身穿长衫、举止气度雍容优雅的男子面带微笑,腰身笔挺跪坐在雪白的毡席上,一个个若有所思的倾听厅堂角落里一名绝色少女弹琴。

    琴声潺潺呖呖,如巴山夜雨,如雨打芭蕉,清扬悦耳,一股淡淡的悠然出尘之气四溢,让人心旷神怡,心神都为之一清。

    在这厅堂后方,隔了一副宽阔的水墨雪梅大屏风,是一条不长的走道,尽头是一扇小小的木门。在这门后,是一个面积比前方厅堂还要宽阔几分的书房,四周靠墙是一圈檀木制成的长桌,上面摆放了许多古籍、卷轴,更搁着一些瑶琴、古剑、龟甲、玉册之类的风雅之物。

    除了四周的长桌,书房内空荡荡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皮毛地毯,周流云穿了一身整洁的青色文人长衫,背着手站在书房正中,满脸是笑看着身边的双目圆睁的老人。

    一幅宽三尺、长一丈八尺的巨大画卷从天花板上垂下,画卷上一条通体是血的苍龙蜷缩在一团浓浓的水云中,龙头正中的龙皮裂开,内有一道极强的金光喷薄欲出。

    画卷用不知名的、厚达半寸的兽皮制成,古色斑斓显然经历了无数年岁月侵蚀,却坚韧无比、神兵利器都难以伤损分毫。画卷上的苍龙和那一条条云彩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法绘制上去,整个画卷色彩鲜丽至极,苍龙好似活物栩栩如生。

    整个画卷充斥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庞大力量,好似有一条真正的飞天遁地的神龙藏在画卷中,蜷缩爪牙、收缩身躯,庞大的身躯正在默默的积蓄力量,随时可能破开画卷冲突而出,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席卷世间。

    头戴高冠,身穿宽大宽松的鹤氅,脸上皱纹一条一条极其深刻鲜明,生得严厉颇有威势的老人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这幅图卷看了半晌,最终颓然摇头叹了口气。

    “两天一夜,居然没有丝毫头绪。这《苍龙破壳图》,果真玄妙无穷。”乢山书院的山主荀钰背起了双手,皱着眉低下头低声叹道:“好似有一缕灵光就在眼前,只要抓住了,就定然能解开一个极大的奥秘,得知无穷的玄妙。”

    一旁周流云沉声道:“就差这么临门一脚,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荀钰两条苍白的浓眉死死的蹙成一团,他咬着牙,又抬起头来看了看这卷《苍龙破壳图》,突然一口血喷出,身体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荀师!”周流云急忙上前两步扶住了荀钰,掏出一条雪白的手绢为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荀钰不动声色的挺直了身体,目光避开《苍龙破壳图》,不再多看它一眼。

    “果然是无上神物,不愧是传说中那些莽荒遗民的至高秘典。那王麒胆敢私下藏起了这等神物,堪称居心叵测。乱臣贼子,被灭九族也是应当。”

    “那王麒的九族,已然灭得干干净净。”周流云收起沾了一丝血迹的手绢,笑着向荀钰点了点头。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可怜乢州廷尉府的校尉们,为了缉捕王麒,奋勇争先浴血死战,却被那王麒私藏的军用重弩击杀,这抚恤一定要落到实处,要厚厚的优抚他们家人才是。”荀钰抬起眼,向周流云望了一眼。

    “是,比平日里优厚两倍的抚恤昨儿就已经了下去,廷尉府上下并无丝毫怨言,毕竟是为大晋铲除乱贼,纵有伤损也是为国献身,大家都是明理之人。”周流云笑得很温和:“荀师放心,这乢州廷尉府,日后调动起来如臂使指,都是自家人了。”

    前面厅堂袅袅琴音传来,荀钰突然轻笑道:“琴音曼妙,犹如天籁,银花此女却是流云的良配。”

    周流云眯了眯眼,摇了摇头:“银花琴艺的确不凡,却不知道和那清流小筑的绿姑相比又如何。”

    说道‘绿姑’一名,周流云眸子深处寒光闪烁,那是一种名之为贪婪的,充满了暴虐的占有欲的凶焰。

    荀钰甩了一下袖子,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挂在空中的《苍龙脱壳图》,感慨万分道:“那绿姑门槛极高,自她一曲成名后,两年来老夫多次亲自登门拜访,却也只听了一曲仙音、品了一盏清茶就被赶了出来。”

    带着几分幽怨之意叹了一口气,荀钰走到通往外面厅堂的门边,拉开房门轻声道:“安排妥当人手,将这《苍龙脱壳图》送去白鹭书院。若是白鹭师兄也参悟不透这其中奥秘,就献给当今天子。”

    晒然一笑,荀钰眯着眼,狭长的眼缝中一缕寒光一闪而逝:“当今天子最喜这些神神秘秘、玄虚莫测之物。丹方、秘药、藏于民间的高人隐士,为了长生,弄得大晋乌烟瘴气,嘿!”

    周流云笑着跟在荀钰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前方大堂中,数十名静静跪坐的青年男子纷纷长身而起,肃然向荀钰深深鞠躬行礼,口口声声‘参见夫子’。

    大厅角落里正在弹琴的绝色少女也站起身来,她笑盈盈的走到了荀钰身边,亲热异常的拉着荀钰的袖子用力的晃了两下:“夫子怎生不来听弟子弹琴哩?这一曲《踏雪寻梅曲》夫子谱得好生艰难,银花可是足足练了数月,这才好容易练熟了。”

    凌银花固然是拉着荀钰的袖子在撒娇,但是她一对儿秋水般的眸子却是不眨眼的落在周流云身上。

    作为乢州楚氏的姻亲,凌氏这些年好生兴亡,家族财力、势力比以往壮大了何止十倍?在乢州早就踏入了顶尖豪门之列。凌银花出身凌氏,更兼生得貌美如花、极有才情,她的目光自然是极高的,寻常权贵子弟哪里能入了她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