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八章 乢山书院(2)

第八章 乢山书院(2)

    一条正在网兜中被送上马车的大鲤鱼突然狠狠一甩尾巴,‘啊呀’一声痛呼,七八个力夫被这条大鲤鱼一尾巴摔得摔倒在地,一个个狼狈无比的在地上滚了好几滚。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呵呵,谁说它们不挣扎的?”楚天干笑了起来,飞快的回头向屋檐上趴着啃尾巴的鼠爷看了一眼。

    鼠爷颇有些恼羞成怒的点了点头,偷偷摸摸的蹿下了屋檐,溜到了最前面的一架马车上。这里距离乢山书院还有数十里地,足够鼠爷对这些金鳞大鲤鱼做点手脚,让它们的‘高矮胖瘦’生一些细微的变化。

    总不能,真将十条一模一样毫无区别的金鳞大鲤鱼送上门去不是?

    一丈二尺长的金鳞大鲤鱼颇为沉重,加上特制的水槽更是重达万斤,鱼市找不到神骏的挽马,依靠那些驽马拉车,区区数十里硬是耗费了两个多时辰,从天没亮一直忙活到了天色大亮,楚天这才带着一群汗流浃背的车夫和力夫站在了乢山书院门前。

    乢山清隽雅奇,乢州就是因为这座乢山而得名。

    最高不过两百多丈的乢山矗立在乢州城的西南角,漫山遍野尽是千年以上的老梅树,冬季飘雪之时满山梅花盛开,香气飘溢乢州城,香梅雪景堪称乢州第一胜景。

    乢州乃大晋边荒新立之州,过往只有一座州府设立的府学,学中教授、博士学业平平,乢州城自然也没有几个出色的读书人。

    十年前,大晋议政大夫,有名的大文师荀钰辞官游离天下,携一众门人走到乢州,偏偏喜欢上了乢山这一山的梅花,就此流连不去,乢州于斯有了乢山书院。

    因为荀钰的文名,乢山书院刚刚建立,周边数州官宦子弟、民间良才纷沓云集,纷纷想要拜入荀钰门下。奈何荀钰治学严谨,乢山书院门槛极高,十年来书院弟子也总计不过千人。

    楚天站在乢山书院正门上下打量,顿时笑了起来,不愧是周边数州无数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书院,这乢山书院果然不缺钱!

    做了三年鱼档头,楚天整日里和市井中人厮混,从不招惹那些阳春白雪的读书人,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乢山书院是什么模样。

    这书院分明就是一座小小的城池,正门赫然是两扇颇有古朴之色的青铜大门,院墙高有两丈、厚有六尺,这不像是书院的院墙,普通小城的城墙还比不上这书院。

    更加霸道的是,这书院的院墙从山脚蜿蜒延伸出去,将整个乢山就囊括其中。

    换句话说,乢山最为著名的香梅雪景,因为这道院墙的关系,却成了乢山书院独有,乢州城的平民百姓、寻常人家,以后寒冬腊月只能嗅嗅山上飘下来的梅花香气,远远的眺望山上的梅树一眼。

    站在老黄狼的背上极力踮起脚尖,视线堪堪过院墙的高度,就看到院门后面是很大一块青石铺成的广场,左右一列列整齐的教舍宽敞明亮,青砖黑瓦、爽利明净。

    广场尽头是一栋极高的楼阁,却比乢州太守府的正殿还要高出了两丈有余。

    上下七层的楼阁斗拱飞檐,檐角挂着拳头大小的风铃,远远看去数百个风铃金光灿灿,居然尽是赤金打造而成。

    楚天向书院内张望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有这般雅兴,那楼阁的最高一层所有门窗尽数开启,有人在弹奏琴瑟,‘仙翁仙翁’的琴音随风传来,混着风铃的‘叮咚’声煞是悦耳。

    更有一股淡淡的暖香随风而至,楚天、阿狗、阿雀同时抽了抽鼻子,同时咧了咧嘴。

    “百年陈的龙涎香,里面还混入了‘养神木’的树心香油,真是好阔气!”

    乢州位于大晋西南蛮荒之地,龙涎香却只产于大晋东边沿海地带。西南到东海之滨相隔何止十万八千里,那边的一条海鱼干运到乢州,价格都要翻上起码百倍,何况是在原本就价格极高的龙涎香呢?

    至于说养神木的树心香油,这是朝廷贡品,唯一的特效就是延年益寿,极品养神木的树心香油据说可以让人增寿六十年!

    这等妙物一直被大晋朝廷死死掌控在手中,市面上难得一见,就算有,那也是天文数字的高价。

    “这位荀钰荀大夫子,能天天烧得起百年龙涎香和养神木香油……嚇,换了我,我也不做那议政大夫了,找个风景绝丽之地,找几房小妾,这比做皇上还痛快啊!”

    楚天站在老黄狼背上喃喃自语,就看这书院用院墙将整个乢山圈起来独占风景的霸道做派,再看看用赤金打造风铃的阔气,以及平日里就焚烧百年龙涎香和养神木树心香油的奢华,这位荀钰老夫子,不好对付呵。

    “何止几房小妾?”鼠爷轻盈的窜到了楚天肩膀上,凑到他耳朵边低声嘀咕:“不知道他正妻丢在哪去了,反正书院中没有他的正妻。但是他正儿八经的小妾就有十八房,个个如花似玉哪。小妾也就罢了,他贴身侍女就有九九八十一人!”

    恶狠狠的磨了磨牙,鼠爷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的咕哝道:“没一个雏儿了!就这样,这老家伙隔三差五还偷偷摸摸跑去城里的青楼逍遥快活!”

    鼠爷恨得在楚天肩膀上直打滚:“天咧,一道雷劈死这老-王-八吧。八十多岁的人了,他怎么不马上风抽死过去呢?”

    书院的两扇大门无声的开启,十几个身穿白色丝绸短打扮的童仆排着整齐的队伍走了出来。

    凌福笑呵呵的跟在了童仆的后面,他斜了楚天一眼,‘嘿嘿’一声笑:“啊哟,楚档头?还说你今天不来了呢?啧,啧,看来,我凌氏的面子还挺好用啊?来,让咱看看,你这一丈长的金鳞大鲤鱼长什么样,可有十条么?”

    双手背在身后,凌福大摇大摆的带着童仆到了一架马车边,艰难的攀着车辕往水槽里看了一眼。

    阳光正是灿烂,水槽中一丈二尺长的金鳞大鲤鱼浑身金鳞熠熠生辉,长长的鱼须子微微抖动,同样是金光耀目,差点就刺瞎了凌福的一对儿狗眼。

    “啊呀!好东西啊!”凌福欣喜若狂的叫了起来:“快,快,快送进去,让凌岳少爷也开心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