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七章 身兼两职的学士(2)

第七章 身兼两职的学士(2)

    被逼跪在地上的男子中,其中三人浑身筋骨虬结,手掌上有着厚厚的茧子,分明是平日里舞刀弄枪惯了的莽汉。?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他们龇牙咧嘴的看着四周全副武装的劲装大汉,额头上不断有冷汗渗出。

    另外四人却是衣衫华丽、体态丰盈,手掌上白白净净的,一点儿磨损都没有,腰带上也都悬挂着各色金玉饰物,显然身家豪富,不是普通人家出身。

    他们和这些莽汉混在一起,齐聚一地半夜宴饮,着实有点奇怪,双方身份,根本就不搭配嘛!

    剩下的一名男子则是身高将近九尺,皮肤黧黑犹如煤炭,两肩后的肌肉极其达,犹如两对儿翅膀蜷缩在肩胛骨后,正是乢州城州军里面四大领军校尉中,被人称为‘穿云虎’的王麒。

    固然胳膊、腿上都缠着铁链,又被七八个大汉用长剑架着脖子,四周高楼上还有起码三十支弓弩锁定了自己,王麒依旧大吼连连,身体不时挣扎。

    “廷尉府又如何?俺王麒从未做违法乱纪之事,你有何职权胆敢拿我?”王麒看着红袍男子大声怒吼:“周流云,我认得你,你是乢山书院新来的监院学士,你怎生又是廷尉府的人?”

    红袍男子周流云‘呵呵’笑了几声,他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跪在身前的王麒:“有何奇怪的?我廷尉府掌大晋司法刑狱大权,监察天下,文武百官、黎民百姓,我是乢山书院的学士又如何?”

    王麒咬了咬牙,狠狠的看着周流云挂在腰带上的一枚牙牌。

    这是大晋廷尉府监察使者的号牌,更有乢州廷尉府的这群杀胚跟随,周流云的身份定然不是假的。

    “我王麒,奉公守法!”王麒额头上满是冷汗,干巴巴的说道。

    “嗯?”周流云向王麒身后跪着的三条莽汉、四个富人指了指。

    王麒牙齿咬得‘嘎嘣’作响,过了半晌,他才咬牙道:“固然有些徇私舞弊之处,也只是做些银钱上的勾当,借州军的辎重船队为诸位掌柜的运送些货物,免去一些税赋,这不是什么大罪。”

    深吸一口气,王麒眼珠一阵阵乱转,他绞尽脑汁的回想大晋律法中关于税赋的条例,过了半晌,他干笑着向周流云说道:“最多,俺罚俸三年,打三十军棍,再上缴州库所欠的赋税即可!”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王麒干声道:“这不是什么大罪,哪里要你廷尉府出动人手?怪吓人的!”

    ‘嘿嘿’笑了几声,王麒突然变得神气活现起来:“俺记起来了,就算要追究我私自调用辎重船队的事情,他-娘-的,这也是乢州都尉府的事情,轮不到你廷尉府来插手!”

    周流云的嘴角动了动,他微笑看着突然有了底气的王麒,淡然笑道:“单单偷运一些货物,偷掉一些税赋,的确轮不到我来找你。我来找你,也的确不是为了这些小事!”

    王麒顿时咧嘴大笑起来,他身后的三位莽汉、四位富人齐齐笑了起来。

    王麒雄赳赳的昂起头来咧嘴笑道:“那,监院学士周学士,噢,不,监察使者周大人,还不放开本官?今日你私闯本官宅邸,杀了本官的心腹扈从,这件事情,俺都尉府要和你廷尉府好好的分说分说!”

    周流云笑了笑,轻描淡写的一挥手:“斩了!”

    王麒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他身后的三名莽汉突然极力的挣扎起来。

    但是廷尉府的这些人个个都是好手,他们两人一组死死挟制住了这几个男子,另有一人拔出佩剑狠狠一剑划下。‘咚咚咚’七声响,颈子里喷出的鲜血洒了王麒一背都是,他半夜宴请的七位宾客,就在他身后被斩。

    “你!”王麒又是惊恐、又是震怒的看着周流云:“不教而诛,你这是酷吏,俺要去告你!”

    “不教而诛,的确是酷吏勾当。但是我只要有足够的理由,杀几个人算什么?”周流云缓缓站起身来,低头看着满面通红的王麒,冷声喝道:“我只问你一句,十八年前,你带兵剿灭莽荒遗民使者一战,有一卷《苍龙脱壳图》,是被你私藏了吧?”

    “没有!”王麒毫不犹豫的大吼了一声:“什么《苍龙脱壳图》,听都没听说过!”

    “斩了他爹娘!”周流云一声轻喝,一旁院子里当即传来两声苍老的惨嚎,王麒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

    “《苍龙脱壳图》,在哪里?或者,你已经修炼了?”周流云死死盯着王麒的眼睛。

    “没,没听说过!”王麒的身体晃了晃,嘴角有血不断流下。

    “斩了他妻妾!”周流云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挥动了一下铜锏。

    十几声娇滴滴的惨嚎传来,王麒身体剧烈的摇晃着,眼珠都快要从眼眶里跳出来。

    “没,真没有,那《苍龙脱壳图》,传说是莽荒遗民至高秘典,我区区一州校尉,怎可能到手?”王麒浑身都在哆嗦,皮下青筋一根根的不断凸出。

    “去几个人,王校尉有七个女儿,挨个轮了!”周流云咧嘴笑了起来,轻轻的看着王麒笑道:“留下最年幼的那个,本官稍后亲自上!”

    十几条劲装大汉‘呵呵’笑着,放下手中铁矛就向一旁院子走去。

    “周流云!你不得好死!”王麒的眼珠变得赤红一片,他嘶声尖叫,嘴里不断喷出血来。

    “嚇,不着急,随便你说不说,没想到本官还没成为凌氏的女婿,先认了你这便宜岳父!”周流云笑呵呵的用铜锏拍打着王麒的面颊,轻轻说道:“对了,你有七个女儿,却只有一个独生子。要不,我把我的便宜小舅子,送去宫里做小黄门?今年正是宫选的好日子!”

    王麒一口银牙咬得稀烂,他猛地抬起头来,嘶声叫道:“《苍龙脱壳图》,就在西门外我的猎庄假山下、密室中。周流云,放过我儿女,否则……”

    周流云抓起铜锏,一锏将王麒脑袋打得稀烂。

    反手一锏轰出,一直恭谨站在周流云身后,身披铁甲的乢州廷尉府校尉措手不及,同样被一锏打杀。

    四周高楼上箭如雨下,院子里但凡乢州廷尉府所属,尽被强弓硬弩杀得干干净净。

    冷然一笑,周流云抬起头看着天空,轻轻笑道:“对了,还有十条一丈长的金鳞大鲤鱼!倒是有口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