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六章 秘术和金鳞大鲤鱼(2)

第六章 秘术和金鳞大鲤鱼(2)

    ‘啪’的一声响,距离鳞片最近的数十条江鱼身体骤然炸开,鱼鳞、鱼皮、鱼肉、鱼骨、鱼内脏,整条鱼炸成了一团血雾冉冉飞起,快若闪电般向十颗快膨胀的鱼子飞了过来。?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江鱼炸碎所化的血雾融入鱼子,肉眼可见鱼子中十条细小的鱼影快成型。

    一股股邪异的气息悄然扩散开来,江面上无数江鱼身体微微颤抖着,莫名的恐惧让它们想要转身逃窜。但是先天血脉中一股可怕的压制气息逼得它们无法动弹,只能静静的留在江面上。

    鱼子裂开了,十条巴掌长短的金鳞鲤鱼一跃而起,带起十条金光落在了江水中。

    “那凌福要多长的?一丈啊?”鼠爷‘嘿嘿’冷笑着:“给他一丈二尺够不够?但是这价钱可就得算准了,一丈二尺长的金鳞大鲤鱼,这可是天地造化的灵物,他们用来开龙门宴?啧,一条怎么也要榨他一千两黄金才是!”

    楚天摸了摸右手牛皮护臂上扣着的青铜八面剑,笑呵呵的连连点头:“鼠爷最是英明不过,这是独门买卖,一丈二尺长的金鳞大鲤鱼,咱们说值这个价,那就得是这个价!”

    ‘嘻嘻’一笑,楚天眯着眼看着江面上无数僵硬不动的江鱼,慢悠悠的说道:“嫌贵,那些不值钱的草鱼、柳条儿,各色杂鱼,他们一钱银子能买一大筐哩。”

    鼠爷怪笑一声,他的长尾巴突然绷直,犹如一根银枪狠狠扎进了江边的泥地,将鼠爷娇小的身体稳稳的撑了起来。鼠爷人立而起,两个小小的爪子一阵乱挥,一缕缕细细的烟气从他爪子里扩散开来,不断注入江面上漂浮的黑色鳞片。

    上百条江鱼突然爆裂开来,化为大片血雾没入十条小小的金鳞鲤鱼。

    巴掌长短的金鳞鲤鱼顿时长大了一点儿,眨眼间就有了一尺长短。

    鼠爷不断的施为,江面上一片一片的江鱼不断炸碎,不断化为血雾没入十条金鳞鲤鱼。鼠爷用秘法催生而出的十条金鳞鲤鱼就好似吹气一样急膨胀,一炷香的时间后,十条八尺多长的金鳞大鲤鱼呆呆的飘浮在水面上,身体无意识的缓缓摇摆着。

    三炷香过后,十条一丈二尺长的金鳞大鲤鱼稳稳的漂浮在江面上。

    月光透过浓浓的水雾洒在这十条大鱼的鳞片上,金光熠熠犹如黄金铸成的鳞片煞是夺目。

    鼠爷停下了施为,他跳到了一条大鲤鱼背上,鼻头在它身上抽了抽,用力的摇了摇头:“模样是有模有样的了,欠点什么。啧,一点鲤鱼的味道都没有呵!”

    楚天笑得眼泪水都流了下来:“一大堆草鱼、鲢鱼血肉堆成的假货,有点金鳞大鲤鱼的模样就差不多哩。”

    鼠爷轻哼了几声,他歪着脑袋咕哝道:“鼠爷不出手也就罢了,难得出手一次,若是被人看出了纰漏,鼠爷这老脸还要不要了?喂,老金,赶紧上来!”

    那三丈多长的金鳞大鲤鱼慢悠悠的浮上了水面,慢慢的游到了鼠爷面前,长长的须子轻盈的甩了起来,在鼠爷的身上轻轻的拂了拂。

    “本来呢,应该取你几滴精血融进去,这十条小家伙的鲤鱼味就有了。”鼠爷背着两只小爪子,大模大样的看着金鳞大鲤鱼龇牙说道:“可是你的精血,比千年老参还金贵,还能便宜了他们?”

    “但是呢,这没有多少鲤鱼味道的金鳞大鲤鱼,哄乡巴佬是足够了,那周流云从大晋京城回来的,怕是有几分见识!”鼠爷很认真的说道:“所以,咱们还得给这十条小家伙弄点鲤鱼味出来!”

    金鳞大鲤鱼摇摆着尾巴看着鼠爷,巨大的眼珠里满是疑惑。

    不用自己的精血,怎么可能让这十条小家伙带上纯正的鲤鱼气息?

    鼠爷龇牙笑了,他凑到了金鳞大鲤鱼面前,语气怪异的说道:“老金啊,来,你这么大的个儿,撒尿吧!除了你的精血,你的尿,想来里面的鲤鱼味道也是足够的!”

    楚天‘嘿嘿’笑了。

    站在远处树杈上的阿雀无声的裂开了嘴。

    蹲在草窝里东张西望的阿狗呆了呆,嘴角猛地拉开了老长,犹如一条真正的狗子一样笑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十条浑身散出浓郁的、纯正的、古老的鲤鱼气息,通体金色鳞片犹如火焰一样散出淡淡金光的金鳞大鲤鱼离地三尺悬浮着,被鼠爷爪子上喷出的细细烟雾托着,紧随着狂奔的老黄狼向鱼市飞去。

    楚天坐在老黄狼背上,双手环抱胸前,看着鼠爷爪子上喷出的淡淡烟气,满是羡慕的感慨着:“秘术,真是好用。鼠爷,我们就没办法学会么?”

    鼠爷一边控制着十条金鳞大鲤鱼紧随在老黄狼身边,一边轻轻甩动着长长的尾巴。

    “这是鼠爷天生的本事,你小时候教给过你呀,差点没把你给整死,估计,是人就学不了,只能是鼠爷的鼠子鼠孙有机会学?”鼠爷也有点纳闷的摇摆着长尾巴。

    “活得太久了,有些事都迷迷糊糊的。隐约记得,你们人当中,也有精通秘术,而且术法极其强大的人。只是,乢州毕竟是穷乡僻壤的地方。那些精通秘术的人,哪一个不是豪门大族的座上贵宾?要修习人族的秘术,估计得去大晋京城才有机会。”

    摇晃了一下小脑袋,鼠爷转过身看着楚天,很认真的说道:“乢州是真的偏僻了一些,鼠爷这些年‘拜访了’多少乢州的大户人家,就连一点儿秘术的影子都没找到。”

    “但是呢,你现在是什么身份?”鼠爷龇牙咧嘴的看着楚天笑着:“要不要鼠爷教你两招散手,你去把那红姑真个吃干抹净,搞不好就有机会了!”

    ‘嗤嗤’笑了几声,鼠爷带着一丝不正经的怪异笑容轻轻说道:“红姑也就罢了,但是那位绿姑,嘿!搞不好,就是你这么多年,一直念念叨叨的,真正修习了秘术的‘人’!”

    “绿姑啊?”楚天吧嗒了一下嘴:“惹不起呀,咱们还指望她多点俸禄不是?”

    鼠爷龇了龇牙,轻轻说道:“就算学了秘术,也不见得能让你不做那梦哪!”

    楚天闭上了嘴,闷头揪着大黄浪脖颈上的毛一声不吭。小小的队伍在树林中快的穿梭,远远的传来了阿雀的声音。

    “天哥,过两天咱们一起去乢山书院?”

    “好啊!”

    “天哥,还有三天就是你十八岁生日,还记得么?”

    “耶?我忘了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