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六章 秘术和金鳞大鲤鱼(1)

第六章 秘术和金鳞大鲤鱼(1)

    深夜,咆哮翻滚的白蟒江上一层浓浓的水雾扩散到岸边,侵入了树林草丛,就好像一张厚厚的蜘蛛网,笼罩住了万物。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冰冷的雾气浸润下,草丛中的虫子都不多吭声。几只萤火虫有气无力的,挣扎着从草尖上飞起,还没闪出几点火光,翅膀就被水汽润湿了,又无奈的落回了草丛。

    楚天骑着老黄狼,顺着江岸快的向西北方向、白蟒江的上游奔去。

    在他身边的树林里,背后背着一柄尖锐的刺剑,手中夹着一张精工硬弩的阿雀轻飘飘的,犹如鬼影子一样踏着树枝悄无声息的跟随着。

    更远一点的地方,三十几头最小的体型都和牛犊子一样大,最大的头狼比老黄狼还要威武几分的大青狼吐着长舌头,没出一点儿声气的在树林和草丛中快穿梭,隐隐在楚天和阿雀的周围布下了一道封锁线。

    面容殊异,下颚突出、眼眶极深、鼻头塌陷,长相有五六分和狼犬相似,身高近丈、异常魁梧强壮的阿狗扛着一柄巨大而沉重的狼牙棒,和青狼群的头狼肩并肩的快奔走。

    长近两丈的狼牙棒起码有上千斤沉重,赤脚奔走的阿狗穿梭在丛林中,脚下枯枝败叶却没出任何声响。他偶尔抬起头来向四周环顾一眼,深陷的眼眶里就有一丝丝野性的凶光闪烁。

    狼群奔走的度极快,短短半个时辰就奔出了两百多里,来到了白蟒江上游一个极大的回旋江湾处。这里礁石犬牙林立,江水极深、极急,暗流冲撞礁石,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尽是湍急的漩涡、要命的陷阱。

    因为凶险,这里藏匿了不知道多少大鱼;更因为凶险,白蟒江口三大鱼庄无数精通水性的渔人,每年总有人胆大包天来这里捞鱼,总会丢下三五条性命在这里。

    站在老黄狼脑袋上的鼠爷长尾巴一晃,尾巴尖尖在老黄狼的鼻头上敲了敲。

    老黄狼‘呼呼’一声,猛地刹住了脚步。楚天和鼠爷借着老黄狼急刹的势头提身而起,一个闪身落在了江边上。

    阿雀和阿狗停在了后面,一个蹲在树杈上,一个藏在草窝中,三十几头大青狼蹲在草丛里,一点儿声音都没出,只是目光凶狠的向四周张望着。

    鼠爷轻轻甩动长长的尾巴,‘嗤嗤’怪笑着来到了江水边。他两只细细的爪子不知道在哪里掏了掏,就掏出了一块面盆大小、大致呈三角形,边缘满是尖锐锯齿的黑色鳞片。

    厚达寸许的鳞片在朦胧的月光下闪耀着淡淡的光辉,一股极其强横、凶狠的怪异气息从鳞片上涌出,楚天身后的老黄狼,还有更远一点的三十几头大青狼身体齐齐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匍匐在地上,向这块鳞片摆出了俯听命的姿势。

    “呼,呼!不怕,不怕,自家人!”阿狗放下手中狼牙棒,轻轻抚摸着大青狼的头狼脖颈,很是温和的安抚浑身肌肉绷紧的头狼。

    头狼绷紧的身体缓缓放松,一根根竖起的硬毛也缓缓松弛。它转过头,舔了舔阿狗的手掌,硕大的脑袋歪了歪,暗绿色的眸子好奇又惊恐的看着鼠爷手中的鳞片。

    黑色鳞片比鼠爷的身躯大了好几倍,鼠爷有点狼狈的抱着鳞片的一角,‘叽里咕噜’的念叨了几句,长尾巴轻轻的往江水中一点。

    宽达数里的江面就骤然晃荡了一下,水面上荡起了无数细小的鱼鳞纹,无端端的江面上的水汽变浓了数倍,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哗啦、哗啦’的水声从江水深处传来,有奇异的荧光在江面下流动,也就是半盏茶时间不到,一条体长三丈左右,通体金鳞的大鲤鱼慢悠悠的窜上了水面,将脑袋搁到了鼠爷脚下的江岸上。

    偌大的一条金鳞大鲤鱼浑身鳞甲皆活,每一片金鳞都有小碗口大小,随着大鲤鱼的游动,浑身金鳞一片片此起彼伏、颇有韵律的张开闭合,一道道金光不断在他身上流转。

    大鲤鱼的下颌上两条七八尺长的淡金色须子轻轻晃动,他张开大嘴,向楚天轻轻的点了三下脑袋。

    楚天蹲下身体,用力的抚摸了一下大鲤鱼的脑袋:“鱼叔,有人找上门找麻烦哩。不过,听鼠爷的办就是,你不用担心你的那群子孙。”

    大鲤鱼摇晃了一下身体,硕大的鱼眼翻了翻,向鼠爷看了一眼。

    鼠爷放下手中鳞片,大模大样的跳到了大鲤鱼的脑袋上,长尾巴灵巧的在大鲤鱼的脑袋上扫了几下:“放心,放心,鼠爷出手,敢找咱们麻烦的,全都得哭天喊地的回去。喏,不废话,赶紧找你最没用的子孙,弄十颗鱼子过来。”

    金鳞大鲤鱼浑身鱼鳞开合了一下,一缕极细的荧光从他尾巴上喷了出去,瞬间没入了江底。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条三尺多长的金鳞鲤鱼飞快的窜了过来,绕着大鲤鱼转了几圈,然后张开嘴,吐出了十颗绿豆大小晶莹剔透的鱼子。

    鼠爷抓起一颗鱼子打量了一下,‘嘻嘻’笑了起来:“凑合着吧,你们这些水族,一次下蛋数千数万的,也不在乎这十颗。喏,赶紧驱赶一批水族过来,什么鲢鱼、草鱼、鳜鱼之类,估量着来个十万斤就成。”

    寻常的鲤鱼无法眨眼,这头金鳞大鲤鱼眼珠外却有一层形如眼睑的透明硬壳,他眨巴了一下眼睛,转过身就潜入了江水。过了没多少工夫,江面上‘啪啪’跳动声不绝于耳,不知道多少一尺多长、两三尺长的江鱼莫名的齐聚江面,犹如疯一样拼命的蹦跳着。

    鼠爷将黑色的鳞片丢进了江水,看上去沉重异常的鳞片却怪异的飘浮在水面上。

    鳞片刚刚碰上江水,一股莫名的威严气息凭空笼罩了整个江湾,无数江鱼齐齐安静下来,无数鱼头纷纷转过方向,朝着鳞片的方向呆呆的看着,没有一条江鱼再乱动分毫。

    鼠爷将十颗金鳞鲤鱼子放在了鳞片上,然后怪声怪气的念诵了几声,黑色鳞片上一丝丝黑色的气息升腾而起,犹如十条灵巧的小蛇不断的钻进鱼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