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五章 品性高洁唯有鼠爷(2)

第五章 品性高洁唯有鼠爷(2)

    ‘吱儿’一声,银光在楚天肩膀上趴了下来,却是一只身体只有五寸长短,尾巴却有六七寸长,通体银毛犹如一团银色火焰一样夺目的老鼠。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银毛老鼠通体银色,唯独两颗黄豆大小的眼珠子就好像两颗红宝石,在阳光照耀下,银毛老鼠的红色眸子就好像两颗凝固的火焰,里面又混着一丝丝血迹,深邃、静谧,却又透着一丝丝让人战栗的疯狂。

    “大白天的,啊?”楚天摸了摸银毛老鼠的尾巴尖尖。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银毛老鼠抬起头来,在楚天耳朵边悠悠叹了一口气:“大白天的,白日宣淫哪,更是红杏出墙,不守妇道,真正是人心沦丧,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银毛老鼠的语气极其的凝重,极其的严肃,更带着一丝丝沉痛之意。

    看他的动作,听他的话,这银毛老鼠简直就好似一位最为保守的道学夫子,俨然站在了世间传统道德的最高峰。

    “大白天的,一个花信少妇,不在家里浆洗衣衫、操持家务,反而趁着当家的男人出门挣钱的空子,招蜂引蝶、勾引男人上门!”银毛老鼠浑身都在颤抖,就好似愤怒到了极点:“这,还有天理嘛?这,还有王法嘛?这等事情,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这朗朗乾坤之下,居然有如此肮脏污秽之事?”

    楚天一声不吭的坐在了老黄狼背上,一声轻喝后,老黄狼撒腿就走,带起一道儿狂风瞬间掠过了一条条大街小巷,几个呼吸间就窜出了一里多地。

    后面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女人哭嚎声:“哪个杀千刀的啊,把赵屠夫打晕在这里!该死的啊,这一身肥肉,姑奶奶怎么扛得动他?该死的瘟货啊,快醒醒赶紧滚啊!三哥就要回来了,你得破财哩!”

    楚天和银毛老鼠的耳朵都很灵醒,听到后面妇人的哭喊声,楚天转过头,和银毛老鼠小小的红眼珠狠狠对视了一记。

    银毛老鼠的长尾巴左右乱甩,两只前爪用力的揉搓着,‘嘿嘿’的笑了起来。

    楚天轻轻咳嗽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鼠爷,看得开心,啊?”

    银毛老鼠斜眼瞪了楚天一眼:“看什么看?开心什么开心?啊?我给你说啊,这世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女人留在家里,都学会了勾搭男人了,我给你说啊,这世道污秽啊,真个是肮脏下流。”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银毛老鼠人立而起站在楚天肩膀上,背起两个爪子,犹如一位饱学大儒仰面看天,很是沉痛的说道:“浊世涛涛,红尘污秽,奈何鼠爷我冰清玉洁、品性高洁,在这浊世、红尘中挣扎厮混,这一腔子的苦楚,天下可有知音?”

    “***大不大?白不白?圆不圆?挺不挺?”银毛老鼠正在感慨自己是如何的品性高洁,而这个污秽的世界却又是如何的毒害了他,让他窒息简直无法活下去,楚天却随口问了他一溜儿话。

    ‘哧溜’一声,银毛老鼠嘴角一线儿涎水掉下来半尺长,他呆呆的傻笑道:“大,很大,有那田寡妇的两个大。白,比万花楼头牌小袖儿的肚皮还白。圆,就和乢州太守三儿媳妇的胸一样圆。挺,比乢州书院院长的第七房小妾的竹笋奶还要挺!”

    小小的脑袋微微一晃,银毛老鼠轻叹道:“奈何就是脸太丑,丑得和阿狗那狗头一样,否则堪称绝品!”

    “品性高洁?啊?冰清玉洁?啊?红尘浊世?啊?你活不下去了?啊?”楚天斜眼盯着银毛老鼠,一连串的挖苦话语犹如毒蛇的毒液一样喷出。

    银毛老鼠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呆呆的回头看了看楚天,突然在楚天肩膀上就是一通打滚乱叫:“啊,混账小子,你学会挖苦鼠爷了!可怜我老人家把你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啊,你不给鼠爷找几个大屁-股大-***的小媳妇,你还要断绝鼠爷这唯一的人生乐趣!”

    银毛老鼠哭哭啼啼的干嚎,却没有半点儿泪水。

    楚天捏了捏银毛老鼠的长尾巴,沉声道:“下次带你去新开的琴韵雅筑,让你现场观摩乢州官老爷们的坦诚表演。现在说正经事哩,有仇人找上门来了!”

    哭哭啼啼干嚎不止的银毛老鼠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一对儿猩红的眼珠子里一抹极度凶残、狠辣的凶光一闪而过。他浑身银毛猛地炸起,然后一根一根缓缓的重新贴在了身上。

    “仇人?哪家的?”银毛老鼠的声音也变得极其的尖锐,就好像一根针在不断的戳人的耳朵。

    “三年前,被咱们丢进白蟒江的周档头,他儿子回来了。现在是乢山书院的监院学士,还在乢州城开了个专门交结文人、官员的琴韵雅筑。大手笔,来势汹汹,毕竟他现在是凌氏的女婿了嘛!”

    楚天将自己刚刚得来的消息向银毛老鼠说了一遍:“三日后,凌岳要我送去十条一丈长的金鳞大鲤鱼,怕是就和周流云分不开关系。这是直接打上门来哩,搞不好就要撕破脸。”

    银毛老鼠趴在楚天肩膀上,小小的老鼠脸上却充斥着极其人性化的表情,阴狠、阴险、毒辣、无耻,各种负面的情绪,几乎在他脸上凝成了实质。

    “啧,麻烦上门,真是恼火啊!”鼠爷的长尾巴轻轻的摇晃着,他轻轻的说道:“打打杀杀的事情,鼠爷洗手不干多少年了?可怜鼠爷这等心怀慈悲、品性高洁的人,一次一次被拖下水。”

    突然间,鼠爷咧嘴一笑:“他们要金鳞大鲤鱼,给他们就是喽!要你送鱼上门,你去就是了。”

    “小天啊,记住鼠爷的话,吃亏是福气,我们要与人为善啊!”

    笑了几声,鼠爷转过头看着楚天眉头的一丝阴郁之色,眨巴着眼睛问道:“又做噩梦了?还是怎么的?”

    楚天摇了摇头,拍了拍鼠爷的长尾巴,低声说道:“做事,做事。金鳞大鲤鱼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