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章 白蟒江的鱼档头(1)

第二章 白蟒江的鱼档头(1)

    乢州城南,桀骜不驯的白蟒江喷吐着白沫,卷起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漩涡,桀骜睥睨的从十万莽荒大山中蹦跳着、冲撞着,声嘶力竭的嘶吼着,犹如疯子一样穿山而过。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千里白蟒江,鹅毛沉入水,唯独在乢州城南三十里,白蟒江汇入大龙江的江口处,这条残暴桀骜的大江好似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在这里变得风平浪静、一湾百多里的碧水静谧而优美。

    天还没亮,白蟒江口上就已经帆影点点,江边三座鱼庄的渔夫起了个大早,划着自家的或者租来的渔船出了江,大网小网,大钩小钩的忙活起来。

    天蒙蒙亮的时候,三座鱼庄中间位置的江面上就挤挤挨挨的,挤满了满载而归的渔船。

    无数渔夫蹲在船头,捧着大海碗,大口大口喝着自家婆娘刚刚熬好的鱼汤,粗声大气的和熟人打着招呼。远处江面上,欸乃声中,点点帆影快靠了过来,更多的渔人返航了。

    无数的渔船挤在一起,却没有一条渔船靠岸。

    岸边的鱼市码头上,乢州城内达官贵人府邸里的管事、各处酒楼饭庄的采办,尽穿了绫罗绸缎华美衣衫,装模作样的坐在茶馆中喝着粗茶,无聊的打着时间。

    鱼市边缘的一处三进大宅子里,浑身大汗淋漓的楚天穿着一条牛鼻裤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步一步踏着奇异的步伐,左掌姿势怪异的在身侧起伏,右手握着一柄两尺半长,通体古色斑斓、沉重异常的青铜八面剑,一剑一剑极其缓慢的刺出。

    每一剑刺出,楚天都好似榨汁机中的甘蔗,浑身猛地冒出一大片汗水。

    点点滴滴的汗水顺着古铜色的皮肤不断滑落,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黄沙铺成的练武场上留下了清晰可见的一圈汗渍,又在晨风中迅的干透。

    “三千五百九十九……三千六百!”缓慢无比的刺出一剑,楚天身体僵硬了一瞬间,他猛地张开嘴,一道白气犹如箭矢喷出七八丈远,在晨风吹拂中硬生生凝滞了三个呼吸,这才缓缓消散。

    胸膛中隐隐有一声虎吼传来,楚天身周空气猛地一荡,他脚下的黄沙‘呼’的一下向四周荡开了七八丈远,在地上形成了一个直径十几丈的清晰圆形。

    手掌一翻,青铜八面剑紧紧扣在了右臂的一个牛皮护臂上,楚天走到了练武场角落里的方井旁,打了一桶水,狠狠的从头冲下。

    用力的摇晃着脑袋,楚天咬着牙,努力想要遗忘脑海中残留的,昨晚梦中的恐怖画面:淋漓的血,残破的身躯,一抹凌厉的刀光当头落下,还有那面皮紫、方正的面孔满是正气的独臂大汉朝着他不断狞笑。

    “快十八年了,这都什么鬼?”

    练武场的侧门开启,几个粗胳膊粗大腿,生得满脸横肉的大汉穿着青布劲装,袒露着胸膛,大咧咧的露出了胸口一撮黑毛,拎着扫帚和长柄笊篱走了进来。他们向楚天欠了欠身,一言不的整理起练武场,将满是脚印、汗渍的黄沙打扫得平坦如砥。

    楚天擦干身上的水渍,抓起方井旁挂着的一套青布长衫穿在身上,在髻上扎了一朵儿粉绣球花,龇牙咧嘴的借着井水反光看了看自己的倒影。

    双眉如剑,面孔方正,微黑的面皮上几条长短不一的伤疤掩去了最后一丝稚气。

    楚天颇为自恋的朝着倒影笑了:“蛮俊俏!奈何面皮不够白,难怪每次去听琴总要花银子。”

    两条横肉大汉抬过来一口大锅,满满一锅白蟒江特产小银条鱼熬的鱼汤浓香扑鼻,汤锅边缘还挂着十几个苞米面饼子,半截饼子吸满了鱼汤,又被铁锅烤得焦脆了,香甜的味道扑面而来,刚刚完成早课的楚天猛地抽了抽鼻子,直接坐在方井的井栏上,甩开牙帮子大吃起来。

    风卷残云般吃了一通,大半锅浓汤和五斤有余的苞米面饼子都下了肚,楚天这才抬起头来问那两条汉子:“阿狗和阿雀哩?昨晚上没听到他们回来的动静?”

    两条汉子向楚天欠了欠身,这才答道:“狗哥昨晚捎话回来,他在山里找到了一窝大青狼,正想法子收服他们,估计三五天内不得回来。”

    为难的看了楚天一眼,一个大汉带着一丝羡慕,带着一丝无奈,声音骤然降了三个调门的说道:“雀哥他,昨晚上田寡妇给他留门了不是?”

    楚天呆了呆,髻上的粉绣球花晃了晃,突然仰天叹了一口气。

    低下头,‘稀里哗啦’的将一锅子鱼汤打扫得涓滴不剩,拍了拍肚皮,楚天站起身来,随手从练武场的兵器架子上抽出了一根铁木制成的齐眉棍,扛在肩膀上大踏步走了出去。

    十七八条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立人,个个膀大腰圆身高八尺开外、九尺左右,满脸都是横肉,面皮上满是伤疤,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壮汉拎着同样的铁木齐眉棍,雄赳赳、气昂昂的跟在楚天身后,大踏步的走出了院子,顺着青石铺成的大道向鱼市码头走去。

    沿途好些人见了楚天一行人,远远的就忙不迭的鞠躬行礼,大声的称呼‘楚档头’不迭。

    楚天一路笑语盈盈的向路人还礼,不时的向他们打着招呼。

    “啊哟,老罗头,两条胳膊这两天不痛了?怎么就补上渔网了?得了,我那儿还有一瓶虎骨泡的追风酒,待会儿自己去我那里拿去啊!”

    “嘿,钱婶子,晒鱼干咧?咋没看到我家那大妹子呢?对了哈,乢州城里油坊做事的那小赵伙计,人品一等一的厚道结实,不赌不嫖,最是顾家不过的,明儿我给你们两家说和说和?”

    “狗-入-的钟大狗,你他-娘-的还敢回来?前两天你娘在家里差点饿死哩!别跑,给我抓住这厮,上次我说过,你再去乢州城赌,我打断你的腿!”

    一个生得獐头鼠目的中年男子刚刚从街角小道里转了出来,猛不丁的看到楚天,吓得浑身一激灵转身就跑。他跑得急了,脚下一滑,‘啪’的一下摔在地上摔了个半死。

    不等这钟大狗站起身来,楚天身后的壮汉中已经有两人到了他面前,熊掌一样的大脚丫子狠狠的跺在了他背上。钟大狗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两手在地上连抓乱爬的放声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