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五十七章 灵境使者(1)

第四百五十七章 灵境使者(1)

    虎百川等五大家族的高层齐聚菡翠崖。

    菡翠崖山门开启,两座犹如竹笋一样直刺天空的秀峰之间,一座宽达里许的白玉牌坊巍然矗立。一条条小型飞舟犹如灵巧的梭子鱼,从四面八方轻快的飞来,无声无息的穿过牌坊进入菡翠崖。

    楚天站在一座秀峰之巅,静静的看着不断进入菡翠崖的五姓族人。

    丫头站在他身边,双手把玩着那柄紫霞升腾的大折扇,眼睛笑得弯弯的,就好像两枚弯弯的月牙,整个人从骨子里透着一股莫名的欢喜和雀跃。

    她和楚天之间的距离,很完美的保持着六寸三厘的空间,不远一分,也不近一分,恰到好处的维持着这个让她和楚天都有点头晕的暧昧距离。

    楚天脸色如常,周身上下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唯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波澜起伏,犹如飓风吹拂一般,整个人脑壳里都是昏昏糊糊的。鼻头能嗅到那自然、淡雅的清香,心里好似被压着一座柔软的山峰,憋得他想要喘气都有点困难。

    血流速度莫名的加快了一些,心跳的频率也加快了一点,双腿有点发软,身体好似泡在一团温水中的隔夜油条,发软、发酥,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这是……什么感觉呢?

    心里乱糟糟的,楚天没有用眼睛,而是用灵识偷偷的打量着丫头清丽绝世的面容,他又是一阵的心慌,忙不迭的将灵识投向了远处,投到了涌浪门的方向。

    于是,他看到了正在耀武扬威的催动漫天雷暴攻击涌浪门的雷煞,他看到楚颉竭尽全力的催动万法天秤和雷煞对峙。但是很显然,楚颉的修为远不如雷煞,万法天秤对法力和精气神的消耗太过巨大,漫天雷光正不断的逼近涌浪门,而楚颉的面皮已经变得青白如纸。

    心烦意乱,体内七情六欲犹如韭菜一样一茬一茬不断生长出来,弄得他六神无主的楚天皱起了眉头。他冷哼了一声,从袖子里取出了被紫万重加工过的重锤!

    “我楚天的兄弟,也是你能欺负的?”

    随手一挥,拳头大小的重锤发出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在空气中拉出一条细细的白色尾迹,‘唰’的一下破空飞到了涌浪门上空,劈头盖脸的打在了雷煞的脸上。

    气势汹汹,带着滔天威煞袭来的雷煞正在全神贯注的应付万法天秤。这可是法独尊的本命天器,在天族内部都属于顶儿尖儿的重宝。尤其万法天秤是法阀大能凝炼而成,对下阶的天族本身就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

    虽然楚颉的修为不够,催动万法天秤很是困难,雷煞依旧要付出全部的精气神,才能慢慢的压制万法天秤放出的金光,慢慢的一步一步摧毁楚颉顽强的反抗。

    雷煞做梦都没想到,楚颉有一个修为远胜他的大哥!

    雷煞更是万万想不到,楚颉这位大哥,正陷入了前世今生都从未体验过的温柔罗网中。不知道如何正确处理心头情思的楚天,悍然冲着他下了黑手。

    重锤破空而来,楚天倾尽全力的一击,重锤更是紫万重用心炉重新锻造过的异宝。雷煞身上的雷霆甲胄放出大片如水雷光,厚达数尺的雷光在重锤落下时自行化为一面厚重的雷霆盾牌护在了雷煞面前!

    就听一声巨响,重锤上数十道攻伐禁制同时激发,雷霆盾牌被炸得粉碎,重锤命中雷煞的面门,‘咔嚓’声中,雷煞高挺的鼻梁被打得粉碎,下半边面庞整个凹陷了下去,一颗颗紫蓝色犹如水晶雕成,还在喷吐着电光的大牙从他牙床上脱落,击穿了他的面颊肌肉激射而出。

    如此沉重的一击当场打得雷煞昏天黑地满脸飙血,他含糊的惨嚎一声,丢下手中三叉戟,狼狈的一脑袋坠落海中。

    数万雷阀精锐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少主被一柄突兀而来的飞锤打落云端,下方海面上,数以万计的大小战舰上,无数金家、火家、水家的族人和奴兵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发出一声沉重的惊叹。

    金唳、火玄、水印猛地一跃而起,同时向雷煞坠海的位置飞奔而来。

    他们一脸的诚惶诚恐,一脸的胆战心惊,就好像雷煞是他们的老祖宗,而他们正是天底下最孝顺的孝子贤孙,忙不迭的赶上来奉献孝心。

    但是三人心里都在疯狂的大笑,要不是偷偷的、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头,让剧痛将笑声憋了回去,他们怕是已经抱着肚皮满地打滚的爆笑出声了。

    “嚇,让你这混蛋赶来抢功!”三人都是一般的心思。

    此番大战,是天族若干年后,针对堕星洋灵修一脉发动的又一次全面的入侵。

    按照过往的全面战争的潜规则,雷阀这样的高阶天族家族,他们根本不会这么早投入战场。

    他们会静静的在天陆后方养精蓄锐,等到五行部各家消耗了灵修足够的精力和兵力后,他们才会慢条斯理的调兵遣将,夺取最丰厚的战利品和功劳。

    但是这次,莫名其妙的,五行部都还没有全军动员,仅仅是金家为主,水家、火家为辅的先锋军团,莫名的就突破到了第五岛圈,更对第二、第三、第四岛圈的灵修形成了反包围!

    摆明了雷阀的某些人坐不住了,他们可不能让这份大功劳落入五行部的手中,所以才急巴巴的派出了雷煞带着雷阀的一支精锐赶来抢功的!

    所以雷煞吃瘪,三人是说不出的高兴啊!

    他们真恨不得,这一锤子能砸死雷煞就太棒了!

    当然喽,他们表面上得作出一副诚惶诚恐、如丧考妣的模样,一个个飞扑到了雷煞坠海的位置,哭天喊地的冲进水里,七手八脚的将雷煞捞了出来。

    雷煞俊俏的面孔彻底毁容,重锤上的恐怖力量残留在他脸上,死死的纠缠在伤口附近,任凭他如何催动本命精血,伤口依旧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涌浪门上空无数的雷光随着雷煞的重伤悄然散去,楚颉缓了一口气,看了看从菡翠崖方向直达涌浪门的重锤尾迹,突然扯着嗓子的狂笑了起来。

    他手舞足蹈的在涌浪门上跳着脚叫嚣道:“兀那雷煞小儿,乢州楚氏二少楚颉在此!你来咬我的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