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五十六章 高阶天族,进入战场(2)

第四百五十六章 高阶天族,进入战场(2)

    涌浪门外,数万灵修打出的雷珠、灵符和五行金雷塔的第一波雷光同归于尽。

    金唳阴沉着脸,继续向五行金雷塔填充了巨量的极品灵晶。

    这可是太古天罚神器,只要给它足够的天地灵髓,五行金雷塔能够发挥的杀伤力几乎没有尽头。起码得到这件太古神器无数年了,金氏一族动用过它的次数也有数百次之多,可是从没有一次试探到它的极限。

    极品灵晶填充的数量越多,杀伤力越大。

    只是这些极品灵晶可都是金唳自己掏腰包,金氏一族可不会为了金唳的战场消耗而买单。

    金唳面孔哆嗦着,心痛如绞的看着小山一样的极品灵晶在瞬息间燃烧一空,五座金雷塔上一条条金色的雷光剧烈的跳动着,沉闷的雷鸣声不断响起,在海面上震出了一圈一圈巨大的波纹。

    天地间强光闪烁,一道直径百丈的雷光猛地从五行金雷塔上喷出,犹如巨人手中挥动的长鞭,狠狠鞭挞在了涌浪门上。

    这一次,数万灵修打出的雷珠和灵符被雷光打得粉碎,雷光只是被消耗了大半威力,还有小半雷光结结实实的命中了涌浪门。一声巨响,涌浪门喷涌出的祥光结界被轰开了一条极大的缝隙,涌浪门上的数万灵修齐声呐喊,无数碎裂的雷光顺着缝隙攻了进去,在人群中急速的跳动蔓延开来。

    起码有上千灵修被散碎的雷光命中。

    虽然只是这一击的余波所及,上千灵修依旧在受到攻击的一瞬间骨肉成灰,一缕缕青烟从他们的身躯上升腾起来,海风一吹,他们的身体就化为大片飞灰,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金唳,你个混蛋!”被刚刚雷光波及的火玄灰头灰脸的从海水中窜了出来,荧蛇真灵环绕着他的身体,将他和数百火族的精锐牢牢保护在了正中。

    要不是荧蛇真灵的防御足够强大,刚才那一次撞击,可有得火玄受的。

    金唳咬着牙冷哼了一声,他再次取出了一大堆极品灵晶,迅速送入了五行金雷塔。他双手结印,控制着五行金雷塔缓缓旋转着,一波波巨大的雷光不断汇聚在塔顶,眼看又是一次威力更盛的攻击就要放出。

    涌浪门上,被刚刚一波攻击打得阵脚混乱的灵修正在重整阵列,城墙的光幕结界正在快速愈合,一个呼吸后就已经愈合如初。

    两侧山崖内,巨大的法阵全力运转,疯狂的抽取海底地下灵脉中的天地灵髓,不断送入涌浪门中,化为滔天祥光翻滚而出,在涌浪门前凝成了更加厚重结实的结界。

    金唳冷笑了一声,他双手高高举起,向五行金雷塔虚托了一把,就听得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中,一条直径数里的狂雷撕裂虚空,狠狠撞向了涌浪门。

    这一次攻击,金唳下足了本钱。

    他纳镯中堆积如山的极品灵晶已经消耗了大半,这一击消耗的极品灵晶,是前几次攻击消耗的总和。如何这次还不能破开涌浪门,金唳就要考虑是否转移目标,去攻占其他更容易下手的第五岛圈势力,先劫掠一批灵晶补充消耗的问题了。

    狂雷袭来,涌浪门上无数灵修同时呐喊。

    突然间,呐喊声戛然而止,一股神圣、威严、镇压一切的金光从涌浪门上奔涌而出,金光所过之处,一切躁动的天地灵髓全都平息、凝固,一切攻击法术瞬间凝固在了虚空中。

    就连五行金雷塔轰出的这一道狂雷,也都犹如琥珀中的虫子,僵硬在了空中动弹不得。

    楚颉站在涌浪门上大声狂笑:“好宝贝,好宝贝,真的是好宝贝啊!”

    他笑得龇牙咧嘴、手舞足蹈,那等猖狂猖獗的小模样,实实在在让人恨得牙齿痒痒。

    鬼火龙王悬浮在他头顶,九颗硕大的龙头正中最巨大的龙头上,一架小小的古铜色天平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不断放出神圣、威严的金光镇压虚空。

    狂雷一点点的消散,面对万法天秤的暴力镇压,这道很有可能破开涌浪门的狂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金唳‘咚’的一下单膝跪倒在地,他惊愕的看着狂雷消散的位置,嘶声怒吼着:“我的灵晶!”

    从已经被攻破的断龙闸方向,一声霸道、洪亮,充满高高在上极度威严的啸声突然传来,随后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低沉的吼道:“真正是一群废物,区区无风峡谷,居然让你们耗费了这么多天时间!”

    金唳、火玄、水印脸色同时一变,他们猛地回头向着后方的漫长水道望了过去。

    大片雷云紧贴着水道的水面飞旋而来。

    水道中的禁空禁制威力强横,再强悍的大能都难以在这里自由飞行,这团雷光闪烁、雷声震耳、声势极大的雷云也只能在距离水面不到百丈的高度飞行。

    紫蓝色、有无数条银色电光急速翻滚的雷云上,一尊身高一丈五尺上下,身披银蓝色甲胄,身后由大片雷光凝成一条长达百丈的雷瀑披风,生得面容俊朗犹如天神,气息凌厉霸道的青年手持三叉戟站在云头,身后是数以万计身披雷霆甲胄的重装甲士。

    青年的气息如龙,隔着数十里地,就压制得金唳、水印、火玄三人,还有他们带来的无数战士狼狈不堪,一个个下意识的跪倒在了地上,就连最为心高气傲的火玄都好似见到了天敌鹞鹰的兔子一样,身不由己的哆哆嗦嗦的跪在了地上。

    火玄在心里怒吼咆哮,他想要强迫着自己站起身来。

    但是源自血脉中的可怕压制,让他根本动弹不得。无论他平日里有多么的猖狂猖獗,在这神威凛凛的青年面前,他的身体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跪下,然后低下头,然后五体投地的顶礼膜拜。

    这种敬畏,这种恐惧,早就铭刻在了他的血脉中,烙印在了他的基因里。

    除非他的实力能够超脱血脉的约束,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否则他永远不可能在这青年面前抬起头来!

    火玄低头跪在地上,双眸猩红如血,心头杀意凛然,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

    “吾,天族雷阀少主雷煞,尔等下贱种,可敢与吾一战?”雷煞手中三叉戟猛地向涌浪门一指,顿时漫天雷霆犹如暴雨一样落下。

    万法天秤爆发出辉煌金光,将漫天雷霆全都凝固在了空中。

    楚颉的身体也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骇然看着雷煞,低声咕哝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阶天族了?他们也参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