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真身,真性情(1)

第四百五十四章 真身,真性情(1)

    代表楚天出关的信号传遍了菡翠崖。

    因为这几天来天族大军连破三道闸门,直逼无风城码头水域,一直人心惶惶的菡翠崖弟子骤然变得心平气和。

    楚天出关了,神奇的天师出关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强大可怕的剑门剑九长老都被天师一招灭杀,直到今日,素来以骄横跋扈、横行无忌著称的剑门都没上门讨个道理,很显然剑门害怕了天师嘛!

    能逼得剑门都不敢上门理论,哪怕天族大军再强大,天师也能保得菡翠崖上下平安吧?

    “哼!一群小小邪魔。若是让我血卫全力出击,那些天族邪魔,弹指可灭!”站在老金桂的树冠上,战屠周身杀意升腾的低声咕哝着:“天师不是急需奴隶么?灭了那些天族,他们的那些奴兵,可是最好的奴隶!”

    战屠嘴巴一歪,轻蔑的说道:“他们能够软骨头给天族做奴隶,自然也能给天师做奴隶!”

    虎大力站在战屠身边,他双手抱在胸前,很认真的说道:“咱们脑瓜子不好用,所以,听天哥儿的,就不要自作主张!你能杀了那些天族,你能挡得住那五座宝塔放出的雷霆么?”

    战屠张大嘴,呆了半晌,最终他很老实的摇了摇头。

    他已经突破成为‘王’级高手,可是他也没有信心挡住五行金雷塔的攻击。这几天他不断的去前面战场观战,五行金雷塔的变态威力,可是让他都心悸不已。

    阿狗、阿雀、老黑站在一旁,他们很认真的点着头,纷纷附和虎大力的意见。

    一直以来,他们都习惯楚天拿捏主意,所以这几天他们手下的势力丝毫不动,就是等着楚天出关的这天。现在可好,楚天总算是出来了,什么麻烦都交给他去盘算就好。

    老金桂越发庞大的树冠顶部,平坦的树冠广场边缘,供楚天等菡翠崖高层居住的园林中,一栋精巧的小楼内,披头散发的紫箫生坐在桌前,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铜镜。

    他的一张脸蛋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青,总之是变幻多端,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披散着长发,身上裹着一件极其宽敞的紫色羽披。这件羽披是用翠鸟身上最华丽的几片紫色羽毛织成,偌大一件羽披起码耗费了百万片翠鸟羽毛,在阳光下无数细细的羽毛反射出瑰丽的紫色晶光,美轮美奂、美丽得让人心醉。

    双手托着下巴,面颊上的两团嫩肉就被手掌挤压得鼓了起来,乍一看去脸蛋都变得圆鼓鼓的。

    微微嘟着嘴,紫箫生看着面前一面硕大的明镜。

    数尺方圆,厚达尺许的明镜通体雷纹缠绕,镜面清澈如水,隐隐有寒光隐现,分明是一件妙用无穷的异宝,却被他当做了梳妆镜使用。

    看着镜面内自己那张又是熟悉又是陌生的面孔,紫箫生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啊~~~好烦躁!紫兄,紫兄,兄你妹!”

    一巴掌拍在了面前明镜上,很任性的将这件丢出去可以让无数天修、灵修抢破头的异宝打得粉碎,紫箫生一脑袋向后一翻,重重趴在了身后的床榻上,双手抓起柔软的枕头,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是一通猛砸!

    自从六七日前,法独尊离开后,紫箫生就一直蹲在小楼里。

    不吃,不喝,也不见人!

    反正楚天在闭关炼丹,不会和火孔雀那小贱人碰到,紫箫生也懒得掺和菡翠崖的事情,一切都由得他去吧。

    他蹲在小楼里,已经这样发呆了好几天了!

    每天,他要么趴在床上用枕头砸自己的脑袋,要么就对着镜子发呆。今天可好,这面镜子也被他一巴掌给拍得粉碎。

    “唉!”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轻轻颂出了一首楚天给他读过的诗词,紫箫生眯着双眼,眸子里神光旋转,突然狠狠一巴掌将枕头撕成了两半:“楚天呵楚天,你说这首诗也是用一条鸡腿,救了一个饿得快死的乞丐,那老乞丐读给你听的……呵呵,连名字都没有……呵呵!”

    咬着牙,紫箫生恼怒道:“当我紫……是傻子么?六道封魔大结界中,那乢州就是这等钟灵琉秀之地,天下有学问、有才华的人,全都变成了乞丐往那破烂地方跑?还都正好在你面前饿晕了?”

    “你说,这诗不是你做的,又能是谁呢?”

    一骨碌翻身而起,盘坐在床榻上,双手肘子杵着膝盖,手掌托着下巴,紫箫生又悠悠念出了一首诗。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手指轻轻点动暖玉制成的床榻边框,在上面戳出了一个个小窟窿,紫箫生愁眉苦脸的咕哝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花开堪折直须折……哼!谁是花呢?”

    “花呀,花呀,谁是花呢?”紫箫生抬起头,双眼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上流畅而美丽的装饰云纹。

    “天族律令,天族子孙婚配,当以族老择优而定,确保天族血脉一代更比一代强盛。”紫箫生的脸色逐渐变得惨白,他悠悠叹道:“那些小白脸废物,正妻之外,还能有侧妻、小妾,除开‘择优而定’的正妻,哪怕这正妻他们再不欢喜,也能将心爱之人纳为侧妻、小妾!”

    “可是天族的女子,呵呵!”紫箫生突然双手紧紧握拳,咬着牙,向前面前的空气挥出了两拳。

    “打死你们这群老不死的老王八蛋!女子在天族,就只能是确保血脉繁衍的工具么?呵呵,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什么破烂律令?”

    猛地站起身来,紫箫生一脚将暖玉制成的床榻踹得粉碎,他咬着牙沉声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族号称至高无上、乃天道执掌……哼,天又如何?想要干涉我的决定,就算是天,我也给你捅出一个大窟窿来!”

    大片紫气凭空出现,团团包裹住了紫箫生!

    一刻钟后,楚天出关的信息传遍整个菡翠崖的时候,紫气突兀消散,原地出现了一名美丽、灵秀宛如精灵的少女。

    清冷一笑,少女掏出了一块比刚才粉碎的镜子宝光更胜数倍的明镜照了照,得意的‘嗤嗤’笑了起来。

    “紫兄?呵呵!看我吓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