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心性转折(1)

第四百四十七章 心性转折(1)

    剧痛钻心,灵魂都好似要裂开了,法独尊依旧听到了玉石屏风后的脚步声。

    一个,两个,三个!

    一男,两女的脚步!

    男子的脚步沉稳、厚重,每一步都有龙象气韵,单从脚步声,就能感受到这男子体内蕴藏的恐怖力量,闭上眼只是聆听,就好像看到了一头太古巨兽正缓步向自己慢慢逼近。

    两女的脚步,其中一个女子步伐轻快而躁动,脚步落在地面上,就好似一根锋利的钢钉狠狠的扎进地面,随后化为一口火山疯狂爆发出来。

    这女子修炼的是火属性的功法,跳跃暴躁为表象,内中实质是狠戾、凌厉,是一种极其怪异的奇门功法。在堕星洋,这等火属性奇门功法多出自天火教。

    而最后一个女子的脚步,她已经故意的放重了步伐,故意每一步都四平八稳的行走着。但是女子和男子的身体结构毕竟不同,她的步伐落在地面上,和那男子带给人的感觉天差地远。

    最后这女子的脚步,只是听她的脚步声,就似乎看到满天紫气扑面而来,浩浩汤汤、无边无际,一股莫名的威严和雍容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法独尊‘嘿嘿’笑了起来。

    之前他从来不会如此的细心,从来不会注意别人的脚步声,更不会从脚步声中听出这么多的信息。

    受到楚颉的残酷折磨,心性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后,一直以来,一直两眼望天,从来不屑于低头俯瞰的法独尊,他突然发现,原来细节是如此的有趣,那些平日里不注意的细微之物,能给这么多的惊喜。

    第一个男子,第二个女子,他们是谁不用管。

    第三个女子,还能是谁呢?法独尊庞大的神识仔细的捕捉着她脚步声反馈过来的细节,他甚至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了她的衣饰打扮。

    在堕星洋,那些灵境培养出的‘灵种’,他们的骄横骄狂不在天族的‘天子’之下。他们就算发现了法独尊,他们也不会背后打闷棍,不会不顾脸面的出手偷袭。

    唯有让人头痛无比的那位,不要说打闷棍,别的更过分的事情她都做得出来!

    法独尊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很苦涩的笑了——真是晕了头了,明知道菡翠崖山主是她收下的第一个家臣,明知道她是个飞扬跳脱坐不稳的性子,自己居然会蠢到跑来找菡翠崖山主的麻烦!

    呵呵,真是蠢到了极点!

    只是挨了一记闷棍,吃了一些皮肉之苦,这还算是侥幸。若是那位下手再重一点,打他个重伤不起、卧床休养三五十年,这种事情,那位肯定做得出来啊!

    “我真是,错了!”法独尊看着巨大的玉石屏风苦笑道:“还有,我被道奇秀那厮给坑了!想想看,是他有意无意的蛊惑我来堕星洋找菡翠崖山主的麻烦,该死的,我实实在在的被坑了!”

    玉石屏风后面,楚天、紫箫生、火罗刹全都停下了脚步。

    已经横下心来为楚天顶缸背锅的火罗刹不明所以然的看着他,绝美的俏脸上满是懵懂。

    楚天摊开双手,他看向了紫箫生——好吧,法独尊这厮不蠢么,他猜出来是紫兄你在后面打闷棍了,他近乎已经直接揭破你的身份了,呵呵,这事情,你看怎么处置才好?

    紫箫生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

    手中大折扇‘啪’的一下打开,又‘啪’的一下合上,沉吟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道:“唷,真凑巧,法独尊呵,怎么在堕星洋都能碰到你小子?哈哈哈,还记得兄弟我水凤凰么?”

    紫箫生笑容满面的走出了玉石屏风。

    楚天翻着白眼,跟在紫箫生身后绕了出去,一声不吭的盯着脸色古怪的法独尊。

    “法独尊,上次一别,也有好几年了吧?哈哈哈,还记得小弟水凤凰么?”紫箫生笑呵呵的走到了法独尊面前,眯着眼,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双手捏着大折扇,捏得折扇的扇骨‘咔咔’直响,一副你若是敢说错话,我立刻就掐断你脖子的凶狠嘴脸。

    “水兄!”法独尊苦笑了一声,他艰难的站起身来,向紫箫生抱拳行了一礼:“怎么会记不得水兄你呢?哈,哈哈,哈哈哈,这次,让水兄你看笑话了,这次,也真是我自找的苦恼!”

    紫箫生微微皱着眉,肃然看着法独尊。

    过了许久,他才一扇子敲在了法独尊的脑门上:“你脑子被砸坏了吧?这种认错服输的话,可不是你法独尊能说出来的!不要装模作样哦,你、道奇秀,还有其他几个蠢货是什么德性,真当我不知道么?”

    跪在地上的道奇韵神色呆滞的看着紫箫生!

    她有一种恨不得一脑袋撞死在地上的冲动——好嘛,他们两个眼巴巴的跑来菡翠崖,想要欺负一下菡翠崖的山主,让他主动离开那位的身边。

    结果人家正主儿正在堕星洋,他们这是多倒霉啊,这才一头撞在了这位的手掌心里面?

    想到这几天她和法独尊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还有心中的各种如意算盘,道奇韵只觉面皮滚烫,连修长的脖颈都不自觉的变了颜色。

    “所以喽!”紫箫生指了指楚颉手上的那万法天秤,慢悠悠的说道:“做错了事,就要受罚,是不是?这万法天秤,和你没关系了,你服不服?”

    法独尊的气息变得柔和了许多,他温和的说道:“服!”

    紫箫生看着他沉声道:“那么,你回去后,不许找人报复菡翠崖,你服不服?”

    法独尊认真的点了点头:“服!”

    紫箫生眯了眯眼睛,压低了声音急促的说道:“不许给人说,在这里见到过我!你服不服啊?呵,你若是敢说不服,就请你跟着天火教的这位圣女走一遭吧!嚇,生擒活捉你,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

    楚天在一旁怪笑。

    让火罗刹背锅,让她背起‘生擒活捉法独尊’的这口黑锅,这正是楚天最初的谋划。

    天火教那般庞大的一个超级势力,他们足以承担起活捉法独尊的一切后果吧?

    哪怕是法阀的老祖们出面报复,想来天火教也能轻松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