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四十六章 顿悟的法独尊(1)

第四百四十六章 顿悟的法独尊(1)

    “嚯嚯嚯,这就是天火教三大圣女之一的……火罗刹?”

    虽然对楚天灵光一闪,或者说脑洞大开的想法不是很感兴趣,紫箫生依旧跟着楚天来到了关押火罗刹的密室。

    长宽各十丈的密室通体用金刚浇铸而成,摩诃阵图格外关注密室所在的这一座山峰,故而空气中霞气萦绕,隐隐可见一缕缕剑影流光在霞光中急速穿梭。

    通体衣衫凌乱的火罗刹阴沉着脸盘坐在密室正中,赤红色的烈焰在她身下凝成了一座三重火焰莲台,一缕缕火光从莲台上喷出,在火罗刹身后凝成了一座神龛状的火焰结界。

    火光熊熊的结界中有众多绿豆大小的符文急速跳跃,结界中火霞升腾,一缕缕火气缠绕成了一尊身高三丈六尺,面容绝美,生有三头六臂的罗刹虚影,静静的悬浮在火罗刹身后。

    罗刹虚影闪烁不定,三颗绝美的头颅上六只眼眸精光闪烁,俨然生人。

    听到紫箫生夸张的笑声,火罗刹猛地睁开眼来,她的瞳孔内两团赤红色的火焰莲花急速旋转,一股滔天热浪呼啸着向楚天和紫箫生涌了过来。

    “破!”楚天轻喝了一声,金灯上火之天印骤然一闪,火罗刹全身火光骤然黯淡几乎熄灭,身下的火焰莲台光焰收敛、差点当场崩溃,就连她身后悬浮的罗刹虚影都猛地向内塌缩,差点直接崩解消散。

    火罗刹闷哼一声,嘴里喷出一道艳红的血浆。

    她怒啸一声,抬起头来怒视楚天:“菡翠崖!我火罗刹和你菡翠崖一脉不死不休!”

    楚天走到了火罗刹面前,低头看着盘坐在地上的她,没搭理她放出的威胁之语,而是很好奇的问她:“很奇怪,你落到我家二弟手中,居然……还保留了清白?”

    火罗刹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眼角眉梢除了无边的怨毒之色,更流露出一丝惊惧。

    她死死咬着牙,看着楚天狞声道:“就那废物,他根本破不了本教秘传神通‘罗刹真身’,他也想染指本教圣女圣洁之躯?”

    抬起头来,傲然看着楚天,火罗刹冷声道:“你们菡翠崖,或许不明白天火教的厉害,你们胆敢囚禁本教圣女,这是死罪,你们若是……”

    楚天举起右拳,就在火罗刹絮絮叨叨想要说服他的时候,一拳重重的轰了下去。

    大片寒气从楚天的右拳中喷出,缕缕寒气升腾飞舞,在楚天的拳头前凝成了一颗暗蓝色的真龙头颅。一拳轰出,火罗刹身后的罗刹虚影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被楚天一拳轰得粉碎,火罗刹身下的火焰莲台也被震得支离破碎。

    火罗刹一口血喷出老远,身躯上到处都结上了一层薄薄冰片的她惊恐莫名的看着楚天!

    “你,你,你……”火罗刹的骄傲、自矜和心中的最后依仗被楚天一拳轰得粉碎,她宛如高高翱翔在天空的天鹅,突然被一头癞蛤蟆拖进了泥水中,整个人的气息骤然变得凌乱、委顿,再不复刚才的骄傲、骄狂。

    “我听说,是你带了號龙一族的高手,想要击杀我家二弟?”楚天看着骄气尽去的火罗刹,不紧不慢的说道:“真是莫名其妙,你是为了和火孔雀竞争,所以想要铲除她的帮手?”

    火罗刹张了张嘴,她想要花言巧语的解释一下。

    楚天的眸子里神光凛冽,犹如两柄利剑直刺心窝,火罗刹只觉在楚天的目光凝视下,她的身体和灵魂都好似变成了完全透明的白水晶,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可以瞒得过楚天。

    苦笑了一声,火罗刹低声自言自语:“火孔雀已经足够强势,她这些日子,又得了大量的万年丹贿赂教中诸多长老和中高层头目……长期以往,我们哪里还能翻身?她的丹药从菡翠崖而来,我自然想要摧毁菡翠崖!”

    “可是你失败了。不仅失败了,你还得罪了我。不妨坦白的告诉你,得罪了我,比得罪一百个火孔雀后果还要严重一些。你永远不会知道,我身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力量。”楚天冷冷的看着火罗刹。

    紫箫生在一旁眉飞色舞的笑着,手中大折扇飞快的扇着风。

    楚天身后的力量,不就是他紫箫生喽?

    哈,真是个蠢娘们!紫箫生斜睨了一眼火罗刹,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连楚天身后的靠山是他紫箫生紫大少爷都不知道,就敢胡乱向菡翠崖伸爪子!

    这下好了吧?整个人都赔了进来!

    这下好了吧?丢人现眼,更差点连整个人都要丢得干干净净了吧?

    “真是个蠢女人!”紫箫生脑子里想到什么,他就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口。一声‘蠢女人’气得火罗刹脸色发青,她不由得狠狠瞪了紫箫生一眼,却又被楚天更加凌厉的目光逼得低下了头。

    “我家二弟没能打碎你的护体神通,没能把你那个啥……就地正法!”楚天用了比较斯文的词句,他慢悠悠的说道:“这是你的幸运。不过你现在秘法被我破解,若是我把我家二弟叫到这里来!”

    火罗刹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她哆哆嗦嗦的看着楚天,嘶声怒道:“你不如杀了我!”

    楚天和颜悦色的笑了起来,他蹲在火罗刹面前,温和的说道:“可是我不会这么做,我楚天可是正人君子,怎可能用你的清白来威胁你呢?”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楚天微笑道:“这个,冤家宜解不宜结,是不是这个道理?我们可以做朋友嘛,没必要做敌人是不是?”

    火罗刹心乱如麻,她又害怕楚天真个将楚颉叫过来——在楚颉将她丢进菡翠崖的囚禁密室之前,她可是在楚颉手上吃了不少暗亏。虽然最后一步没能被楚颉得手,落到楚颉手上的那一段时间,也是她这辈子最黑暗、最恐怖的经历!

    所以,无论如何不要让楚颉再出现在她面前!

    尤其是她现在神通秘法被破,楚颉可以轻松对她为所欲为的时候!

    无论楚天提出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答应他就是。

    “当然,我们没必要做敌人!”作为天火教三大圣女之一,火罗刹的手段还是有的。她站起身来,落落大方的向楚天行了一礼:“能够和菡翠崖成为朋友,这是小女子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