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烫手山芋(2)

第四百四十五章 烫手山芋(2)

    法独尊死死咬牙,闭着眼不看楚颉。

    这天平是他的本命天器,是天族耗费了恐怖的资源,牺牲了不知道多少条性命,耗费了不知道多少精力,消耗了千年时间,才为他这命中注定降生的‘天子’量体锻造的本命天器!

    如此重宝,威能堪称无穷无尽,以法独尊如今的修为,也只能发挥其中万分之一的威力。

    楚颉想要空口白牙的抢走他的本命天器?呵呵!

    法独尊宁死不屈!

    虽然心里有点毛拉拉的,预感不是很好,但是法独尊宁可死,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本命天器送给楚颉。

    楚颉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在乢州养成的楚家大少爷的本性就要发作了——再说了,除了他大少爷的做派,他楚颉本来的性格就不好!堪称世间第一等恶劣!

    ‘嗤’的一声,楚颉腰间赤红色的佩剑出鞘,还不等站在一旁的道奇韵惊呼出声,楚颉就干净利落的一剑刺穿了法独尊的大腿。

    赤红色的剑身上缕缕阴火燃烧,冰冷刺骨的阴火焚烧法独尊的血肉,冻结他的精血,直刺灵魂的无上痛苦让法独尊猛地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嚎!

    法独尊做梦都没想到,世间会有如此剧痛!

    “这是,这是……”法独尊惊恐的看着楚颉手中的长剑。

    “无间!”楚颉歪着脑袋,眯着眼看着额头上满是冷汗的法独尊,很得意的笑着:“这柄剑,叫做无间!”

    楚天看了一眼楚颉手上的赤红色长剑,他早就觉得楚颉的这柄佩剑有古怪,无间,无间,无间地狱的意思么?楚天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自家的这个同胞弟弟,他的来路也不简单啊!

    楚天身后,厚重的玉石屏风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故作低沉的咳嗽声。

    楚天呆了呆,他站起身来,绕到了宽大的屏风后面,就看到紫箫生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正透过屏风的缝隙,偷偷的窥视大殿上的法独尊和道奇韵。

    “紫……”楚天刚开口,就看到紫箫生竖起一根手指,放在了嘴唇前,他急忙压低了声音,低声问道:“你在这里作甚?”

    紫箫生袖子里一条紫色手绢飞出,化为一蓬紫色光霞笼罩住了两人身体,隔绝了两人的声音。他叹了一口气,指着法独尊低声道:“这家伙,你带他回来,可就麻烦了。”

    不等楚天开口,紫箫生比比划划的说道:“本来,我偷空子给他打了一闷棍,你抢了他的本命天器,让他滚蛋就是。但是你把他生擒活捉回来做什么?”

    楚天愕然看着紫箫生。

    紫箫生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杀,是肯定不能杀的。他是法阀这一代仅有的三位‘天子’之一,你杀了他,法阀的老不死们,肯定会不顾阿叔和四灵尊者签署的战书,他们会发疯闯入堕星洋来报复。”

    “放他离开?”楚天无奈的看着紫箫生。

    虽然不知道紫箫生所说的,法阀的老不死们有多厉害,但是想想紫万重曾经带给他的恐怖压力,楚天隐隐觉得,这家伙还真不能胡乱动他。

    “放他离开,也不行!”紫箫生愁眉苦脸的看着楚天:“这么多人看到他被你生擒活捉了。哎!天族是最要面子的,身为法阀‘天子’,居然成了灵修的俘虏,法独尊是无论如何都要血洗整个无风峡谷,才能洗刷这份耻辱的。所以,放他离开的后果,你也能想到。”

    “杀不能杀,放不能放,那……”楚天很无辜的看着紫箫生。

    “怪我没能说清楚,可是那时候,也没办法现身和你说清楚啊!”紫箫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那时候,你只是扣下他的本命天器,让他和道奇韵滚蛋的话……天族是最要面子的,他会想方设法的取回本命天器,而且这件事情,他也会遮掩得很好,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所以,如果我只是扣下他的本命天器,我们就不会有麻烦了。”楚天看着紫箫生,无奈的笑了起来。

    “可是现在呢,他被你生擒活捉,你那个宝贝二弟,还对他做了这些事情,哎,哎!”紫箫生无奈何的看着楚天:“让我想想,该怎么收场吧。自己被生擒活捉,和本命天器被抢走,这事情的严重程度不同啊,后果也肯定是不一样的。”

    无奈何的叹了几口气,紫箫生眯着眼,透过屏风的缝隙看着法独尊和道奇韵两人。

    过了许久,许久,紫箫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哩。天族有些规矩很古怪,弯弯绕绕的,反正很头痛就是。不过,无论如何,法独尊不能杀,而且,就算是刑罚上,最好也不要太过分。”

    楚颉正‘咯咯’笑着,用无间剑削掉了法独尊小腿上的一层皮***迫法独尊交出本命天器的祭炼秘诀。法独尊嘶声痛呼,却怎么都不肯说一个字。

    但是楚天也看出来了,法独尊眸子里的怨毒之意太浓烈了,这厮肯定在打主意秋后算账。

    “不能杀啊!”楚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能杀啊!”紫箫生无奈的看着楚天:“这是天族和灵境的默契,无论双方打得天崩地裂,天族‘天子’和灵境‘灵种’的安全,必须得到所有人的保护。这是死线,谁敢违背,双方联手诛杀之。”

    楚天顿时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他更是不解的看着紫箫生:“天族和灵境高层,他们居然还有这样的默契?”

    紫箫生缓缓的点了点头,她沉声道:“天族和灵修……见不得人的事情多着呢。哼哼,虽然那些老不死已经竭尽全力的收敛了一切痕迹,但是我是谁啊?那些老不死的书房、密室,我也不知道闯进去多少次了,总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楚天看着嘶声哀嚎,眸子里的凶残之意越来越盛的法独尊,脑子里突然有一抹灵光闪现。

    他犹豫的看着紫箫生,慢吞吞的说道:“如果,你说,如果我们把法独尊,交给别的人?”

    “交给谁?火孔雀啊?行啊!”紫箫生眉开眼笑的看着楚天,手中大折扇猛地一下拍在了楚天肩膀上:“好主意啊,把法独尊、道奇韵交给火孔雀,让她天火教去顶缸,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紫箫生近乎张牙舞爪的笑着,楚天则是一拍手,低声说道:“我说的,是交给火罗刹!”

    紫箫生的笑容顿时一敛,整个人都变得没精打采了。

    “嚇,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