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烫手山芋(1)

第四百四十五章 烫手山芋(1)

    菡翠崖,大殿中。

    楚天端端正正坐在大殿之上,摆出一本正经模样的楚颉坐在他身边,眯着眼把玩着一架巴掌大小的古铜色天平。

    这架天平,正是法独尊的本命天器。

    拥有恢弘伟力的天平,曾经让楚天都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法独尊激发了法阀老祖赐下的保命天符准备破空遁走。

    不过,暗中有人出手,法独尊的天平放出的护身金光被一击破碎,就连这架天平本身也被封印,彻底隔绝了法独尊和它的感应。

    法独尊站在大殿中,双眸喷火的看着楚颉手上的天平。

    古铜色的天平精巧绝伦,每一个构件都精密到了极致。仔细看去,这架天平完全是由无数细微的立体符文构造而成,这些符文精致精细、却又复杂到了极点,无数的符文犹如一枚枚齿轮嵌套在一起,无数符文缓缓旋转着,共同组成了这架小巧的天平。

    楚天能感受到这架天平的气息,属于‘神料’的气息。

    丹田中,炼天炉,或者说重生的天地熔炉微微震荡了一下,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提醒楚天这架天平的来历不凡。

    化万物为混沌,从中提炼出一点天地真意,是为天地间最本源的存在,也即‘神料’!

    这架天平完全由神料组成,看似体积不大,却不知道天族耗费了多少珍稀材料,才从中提炼出了足够铸造这架天平的材料。楚天暗自估算了一下,那是他都一时间计算不清的天文数字。

    一张黑漆漆、散发出淡淡腥臭味的细网死死缠在了这天平上。

    天平内不断涌出一道道金色神光,不断的冲击这层细网,但是这层细网纹丝不动,任凭神光冲洗,它就好像一层幻影一般死死缠着天平,隔绝了天平的一切气息。

    楚天记得清楚,法独尊的这架天平上,原本可没有这一层细网。正是那偷袭的一击打碎了法独尊本命天器的护身神光后,这层细网才突兀的出现。

    “法独尊?你认得这层细网么?”楚天好奇的指了指这被污染的天平。

    法独尊的脸色难看得很,他满口大牙刚刚重新长了出来,此刻他死死咬着牙,咬得满口‘嘎嘣’脆响,阴沉着脸说道:“虚空蛛后的本命私囊提炼出的‘封神天网’!呵,呵呵,想不到,还有天族中人潜伏在一旁……”

    法独尊无比怨毒的看着那一层细细的黑网,他厉声喝道:“能够背后偷袭,打碎我的护身神光,他的身份,想来起码也和我一般……这封神天网,哈,哈,真舍得下本钱!这是我都想要却没能到手的至宝!”

    楚天拼命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呵呵,法独尊不说,他还真难得猜。但是法独尊都这般说了,背后偷袭他,还用封神天网将他本命天器封禁的人,除了我们紫箫生紫大公子之外,还能有谁?

    背后打闷棍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而且楚天带着人去围堵剑九长老的宅子,火孔雀都带着大队人马随行,唯有平日里最喜欢凑热闹的紫箫生不见了人影,直到现在都不知去向,他分明是藏了起来不想见到法独尊而已。

    楚天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缓缓说道:“你是说,有天族的另外一个‘天子’偷袭了你?嗯,就不可能是别人么?”

    法独尊呆了呆,他看了看自己的本命天器,犹豫道:“或许,不是他们?或许,是你们灵修一脉的灵种所为?但是你们灵修一脉每一代的灵种数量是我天族‘天子’的数十倍,人多了,就泛滥了,他们的整体修为,是不如我们的。”

    摇摇头,法独尊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或许,还真是他们。就算人多泛滥,历代灵种中,总有三五个惊才绝艳之人,可以和我天族天子一分高下。这封神天网,也只有他们当中极有身份、出身极尊贵的人,才有可能弄到手。”

    冷哼了一声,法独尊又带着一丝自矜、一丝傲气,用城里人财主看乡巴佬的眼神斜睨了楚天和楚颉一眼:“你们要知道,虚空蛛后是何等难以猎杀的可怕存在,就算是我天族的老祖,还有三仙门最顶尖的几个老不死,都不见得能斩杀一头虚空蛛后。”

    “就我所知,封神天网这等至宝,我天族和你灵修一脉,加起来的总数不超过十张!”法独尊傲然道:“我天族之人何等尊贵,从来不会做背后偷袭的下流事情……也就只有你们灵修卑鄙无耻,手持封神天网,居然还背后偷袭!”

    楚天不吭声,他看着法独尊,暗自盘算着要如何处置他。

    楚颉则是被法独尊那鄙视的眼神弄得火冒三丈,他猛地一跃而起,飞起一脚踹在了法独尊的脸上。法独尊闷哼一声,被楚颉一脚踢飞到了大殿外,高耸的鼻梁都塌陷了下去,鼻孔里不断的往外喷着血。

    楚颉拎着那架天平冲了出去,挥动天平冲着法独尊就是一通毒打。

    “小白脸,我告诉你,你的眼神楚二少不喜欢!”

    “不喜欢,你知道么?不喜欢!”

    “你的眼神太欠揍了,知道么?太欠揍了!”

    “你想要挨揍,楚二少满足你的要求啊!楚二少见过无数的贱人,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贱人!”

    “你都落到楚二少的手中了,你居然还敢冲着楚二少瞪白眼?啊呀,来人啊,来人啊,去山里抓一千头母野猪伺候着,我们法独尊法天子,他已经迫不及待要配种了嘿!”

    法独尊被楚颉打得满地乱滚,疼痛他倒是不怕,但是听到楚颉再次提起了野猪和配种,他顿时吓得脸色惨白无比。

    他毫不怀疑楚颉这个恶棍无-赖能够作出他所说的事情!

    他不敢想象若是他真的被楚颉坑害,真的去做了那些事情,他的下场会是什么!

    他根本就别想着回归天族了!

    或许天族的始祖老爷会亲自出面,一巴掌拍死他,再把他的爹娘姐妹一并拍死,省得他们活在世上丢人现眼!

    “我服了,我服了!”法独尊嘶声尖叫着:“不要打,不要打,你想要做什么?你们把我抓来,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们说吧,说吧!”

    楚颉骤然停手,很灿烂的笑起来:“嘿,早这样听话不好么?喏,把这玩意送给楚二少,没问题吧?”

    楚颉晃了晃手上的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