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恶人磨恶人(1)

第四百四十四章 恶人磨恶人(1)

    一刻钟后,原本的奢华宅邸已经变成了一个圆形大坑。

    坑底正中心位置,衣衫破烂的法独尊好似被一万条疯狗撕咬过的乞丐,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四肢角度怪异的扭曲着,内部骨骼起码断成了十七八节。

    楚天、战屠、上千血卫,这么多人群起而殴打之,尤其是上千血卫力量强悍、下手粗暴不讲道理,平均每人狂殴上百次,法独尊就是被殴打了十几万次之多。

    什么天子,什么苍天之子,什么气运所聚,什么天地灵萃汇聚一身……

    这些往自家脸皮上贴金的说法,可挡不住这群战神后裔的大拳头和大脚丫子。结结实实的殴打持续了一刻钟,要不是楚天喊停,法独尊真会被锤成肉饼!

    ‘哇’的一口血吐出来,法独尊艰难的抬起头来,他用力的咬咬牙,想要朝楚天说几句狠话。但是上下牙床一磕碰,他才无奈的发现,他满口大牙都被打飞了。

    “楚天……你,你记住!”法独尊心中一股莫名的畏惧涌出,他的语调凭空弱了几分。

    “打得好爽!”战屠咧嘴一笑,他蹲在法独尊的身边,右手拎着他的长发,将他的脑袋提溜了起来用力的晃了晃:“还敢说狠话?还能说狠话?看来,刚才打得不够!”

    战屠回过头来,朝楚天很认真的说道:“天师,一定是刚才打他的时候,有兄弟没吃饱饭,所以下手轻了一些。你看,他还敢威胁你,所以,我觉得,再揍他一顿,是极好的事情!”

    楚天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吃饱饭啊?嗯,告诉兄弟们,以后吃饭的时候放开肚量吃,我菡翠崖颇有资产,养得活大肚汉!”

    ‘嘿嘿’笑了一声,楚天将紫万重新炼过的重锤取了出来,迎风一晃,拳头大小的重锤变成了一丈长短、锤头足足有水缸大小的大锤子。

    拎着重锤,锤头拖在地上,‘嘎吱’声中,楚天向前走了几步,锤头就在地上压出了深深的痕迹,很显然这重锤的重量极其惊人,所过之处一切碎砖烂瓦都被压得粉碎。

    楚天笑呵呵的看着脸色惨变的法独尊,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的说道:“从哪里下手呢?脚丫子?膝盖?还是脸帮子?嗯,你这张小白脸生得太俊了,比我好看,我讨厌小白脸,所以,我对着你的脸来上一锤怎样?”

    法独尊的脸色惨变,他嘴唇剧烈的哆嗦着,心头一阵战栗,想要说些软话,但是他自幼就养尊处优、高高在上惯了的,他如何可能向一个‘下贱种’开口求饶?

    被两个血卫架着肩膀,禁锢在一旁动弹不得的道奇韵‘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红润的嘴唇变得惨白一片,道奇韵结结巴巴的高声叫道:“天师,天师,不要折磨少主……是我,是我晕了头,在码头上向你出手……和少主无关,和少主无关!”

    楚天的脚步骤然一停,似笑非笑的看着法独尊。

    楚天的笑容中满含讥诮之意,法独尊看出了楚天没有说出口的蕴意——你堂堂法阀的少主法独尊,居然要靠一个女人帮自己求饶?

    法独尊的面皮骤然变色,一张面皮变得金灿灿的,原本光芒黯淡的双眸中也猛地喷出一道凌厉的神光,他咬着牙厉声吼道:“道奇韵,给我站起来!我堂堂法阀天子,不需要你一个女人帮我求饶!站起来,你跪他怎的?”

    法独尊近乎是歇斯底里的怒吼着,身体疯狂的挣扎抽搐着:“道奇韵,你是我的人!你只能向我下跪!懂么?你只能向我下跪!”

    “这个下贱种,这些个下贱种,你跪他怎的?你跪他怎的?啊,给我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

    法独尊嘶声怒吼,他体内一道道金色流光涌出,断折的骨骼开始急速的愈合,碎骨拼凑在一起的时候,竟然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宛如玉块相互撞击的脆响。

    还不等法独尊的伤势完全愈合,楚天抓起重锤,倾尽全力的一锤子闷在了他的胸口上。

    骨折声爆起,法独尊一口血喷出,身体重重的倒在地上,四周的地面都剧烈的颤悠了一下,偌大的圆坑又向地下沉了数丈。

    “为什么,她就不能向我下跪呢?因为你们是天族,是高高在上的天族?”

    楚天似笑非笑的看着法独尊,他慢悠悠的说道:“只不过,你可否听说过,落毛的凤凰不如鸡的道理?”

    “就算是天族,你现在落到了我的手里,你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握中……你觉得,你还有骄傲的资本?”

    法独尊怒视楚天,不断从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显然他恨得急了,他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楚天。

    楚天看着跪在地上满脸是泪的道奇韵,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哎,我毕竟不是老二,那家伙若是在场,我都能想到他会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欺负你!”

    “不过,我毕竟不是他,所以我也不会用你的性命威胁这个丫头,逼她做一些我家老二会赏心悦目,而你肯定会恨得将他抽筋扒皮的事情!你应该感激我,毕竟我楚天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法独尊呆呆的看着楚天,他用了好些功夫,才明白了楚天话里话外的意思。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骇然看看楚天,再看看道奇韵,脸色变得无比的阴沉、无比的诡谲。

    沉默了一阵子,法独尊咬着牙冷笑道:“下贱种,你是要我对你说感谢么?感谢你没有用我的性命,威胁道奇韵做那些事情?”

    楚天低头看着法独尊,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声道:“你再说一个‘下贱种’,我就让人扒光了你,把你吊在无风城的码头上示众,你身边还会杵上一块石碑,标明你的出身来历!”

    “你再敢说一个‘下贱种’,呵呵……虽然我是一个有底线的人,但是我家老二没底线、没节操,我会直接把你交给他去收拾,你觉得你会是什么下场?”

    “当然是圈养一大群野猪,让这小白脸去给野猪配种喽!”楚颉的声音远远传来,而且在急速的靠近:“嚇,天族法阀的少主?如此血脉尊贵的人物,他配种生出来的小野猪,定然生得相貌堂堂,堪称苍天之孙是也!”

    楚天不吭声了,法独尊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异常,他死死的闭上嘴,再不敢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