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天子?(2)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天子?(2)

    “剑门之事,吾等自然会调查清楚。这天族邪魔,将其斩杀,可算尔等大功一件!”铜镜内,几个高冠老人之一冷冷的开口吩咐了一声,随后铜镜上的光芒黯淡下来,他们隔绝了通讯。

    火孔雀收起了铜镜,笑颜如花的向楚天挥了挥手:“天师,可听到了?杀了这天族邪魔,算我们大功一件呢。”

    法独尊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他厉声喝道:“下贱种,尔等斗胆!”

    楚天一声长啸,他手中长剑高亢震鸣,一道剑气骤然分化出无数道剑光向法独尊斩杀了过去。

    金灯上剑之天印剧烈震荡,放出无量强光,楚天随手挥剑,剑意纵横虚空,剑光撕裂空气,一时间竟然有一种天地之间万物尽成利剑的凌冽之意油然而生!

    法独尊头顶悬浮的天平放出无量金光,团团笼罩了方圆数丈的范围。

    楚天青蛟剑带着夺目剑光斩在金光上,只听刺耳的剑啸声绵绵不绝,一道道剑光微微陷入金光三寸左右,就被金光猛地倒弹而回。

    楚天手腕剧痛,这架天平的力量委实恐怖,要不是楚天小心的卸掉了大半反震力量,他的手臂都会被震得粉碎!

    青蛟剑发出愤怒的长啸声,法独尊的这件本命天器威能太强,同样灵性十足、威力巨大的青蛟剑不甘示弱的怒吼长啸,自发的带动剑光纵横跳跃,漫天剑光牢牢裹住了法独尊和道奇韵,不断的向天平放出的金光侵蚀劈砍。

    连续数千剑劈出,楚天终于明白,法独尊的这架天平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他的这件本命天器的品阶,明显比紫万重新炼过的青蛟剑还要高出几个品阶!

    不出意外,这架天平,应该是天族高层秘密传承的重宝,而不是紫万重用短短几个时辰时间就能重新炼制的利器。从跟脚上、出身上来说,这架天平比青蛟剑可是强出太多太多了。

    “我,法阀独尊,乃天族天子……尊贵无匹,高高在上。尔等下贱种,任凭尔等施为,你们又能奈我何?”法独尊讥嘲的看着楚天,他伸出手指,向楚天还有战屠等人点了点,冷声道:“我记住你们了,下次见面,我要你们一个个都死!”

    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法独尊心里一阵阵的憋屈和无奈。

    这话,也就只能是场面话!

    他可以杀死战屠,可以杀死上千血卫,唯独对楚天,他只能放下狠话——他是绝对不可能让楚天死在他手上的!法独尊心里明镜一般清楚,若是他亲手杀了楚天,他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那位的脾气……

    想到那位发疯的时候那可怖的场景,法独尊就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恼怒的看了楚天一眼,再看看头顶云烟缠绕、霞光万丈的封禁大阵,法独尊咬着牙,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巴掌大小,形如梭子,通体缠绕着丝丝电芒的天符。

    “这是老祖在我百岁生日时赐下的护身天符!可穿梭周天,破开一切禁制屏障。”法独尊恼怒的看着楚天冷声道:“当日,我对老祖说,我为天族天子,凌驾万物之上,不可能有人逼得我使用这保命之物。”

    “想不到今天,我却自食其言。在老祖和一众族人,尤其是那些同族兄弟面前,可是不好看。”法独尊冷声道:“丢脸,真正是丢脸!所以,你们记住,你们都得死!”

    法独尊留下了威胁之语。

    楚天则是冷笑着摇了摇头:“天子?你说,你是天族天子?”

    法独尊正要激发手中天符,听到楚天的问题,他冷笑着点了点头:“我天族乃秉承天命之族,天地气运尽在我天族。每隔万年,我天族当有子嗣秉承苍天意志而生,是为苍天之子。我法独尊,就是这一万年的苍天之子,是为‘天子’!”

    法独尊傲然昂起头,一副凛凛不可侵犯的神圣之气油然而生。

    楚天呆了一会儿,脑子里‘天子’二字盘旋了许久,不由得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当年,六道封魔大结界的鬼道、妖道等五道世界有‘道种’,而这里,却又冒出来了一个‘天子’!

    “嘿,苍天之子,若是你死在这里!”楚天咬着牙看着被金光团团包裹的法独尊,一时间也想不出对付他的好主意。

    这架天平的威能太强,楚天手上固然有几样好东西,但是无论是炼天炉还是紫霄金阳炉,能不露面还是不要露面的好!

    如此一来,能够对付法独尊的东西,可就真心没有了!

    楚天一阵阵的无力,有时候,出身和家世,真的能决定很多东西。比如说眼前的这位‘天子’,他的一件本命天器,就能让人对他无计可施,这才真正的窝火!

    一旁的战屠一声大吼,他周身精血烈焰冲起来十几丈高,他手中大剑带起一道寒芒,倾尽全力的一剑击出。

    一声巨响,大剑粉碎,战屠双手血淋淋的被震飞了数百丈远,一头撞在了一株桂花树上,撞得那株大树拦腰断裂,狼狈无比的在地上连连翻滚了十几个跟头。

    “混蛋,好厚的龟壳!”战屠怒啸了一声。

    上千血卫同时一声大吼,一团血云翻滚,云霞中一头六牙神象虚影一闪而逝,全部血云突然没入了一尊血卫体内,这血卫的气息骤然高涨百倍,他猛地一步迈出,手中战锤狠狠砸在了天平放出的金光上。

    一声巨响,战锤粉碎。

    天平放出的金光骤然塌缩到一丈方圆,金光表面裂开了无数头发丝般细小的裂痕,但是终究没有被击破。

    出手的血卫则是一声闷哼,他体内传来爆豆子一般的骨骼碎裂声,庞大的身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七窍中不断的流出血来。

    几个血卫急忙将他搀扶了回去,给他灌下了一颗疗伤的丹药,这个血卫这才一口粗气喘出,体内精血能量疯狂燃烧,急速的修复起身体的伤势。

    这一击的反震力量,差点没把他的身体震成了一团血雾。

    法独尊越发得意的笑了起来,他看着楚天冷笑道:“我为天子,苍天意志时刻庇护,无往不利,心想事成!尔等下贱种纵能猖獗一时,又岂能伤我分毫?”

    “哈哈哈,尔等下贱种,迟早我要亲手将你们斩尽杀绝,让尔等……”

    法独尊手中天符爆发出夺目光芒,正要卷着他和道奇韵离开此处,法独尊正要丢下最后的威胁之词,突然一抹淡淡的寒光从天而降,‘噗嗤’一声将他本命天器放出的金光打得粉碎。

    连带着法独尊手上的天符,也被那一道不起眼的寒光打开了一丝裂痕。

    法独尊一口老血喷出,茫然不知所措的悬浮在半空看着四周发呆。

    楚天一声狂笑,卷起袖子向法独尊扑了上去:“天子?嘿嘿,苍天之子?嘿嘿!兄弟们,往死里打!”

    一群血卫眼睛同时喷出精光,‘嗷嗷’嚎叫着向法独尊围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