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九极元辰(1)

第四百四十一章 九极元辰(1)

    菡翠崖上空风云变色,狂雷闪电犹如无数条怪蟒在浓云中翻滚。

    七巧天宫微微震荡着,直入地下十几万里的白玉轴杆疯狂的抽取地脉中的天地灵髓,转化为庞大的能量不断送入摩诃阵图。

    直径里许,通体晶莹剔透的摩诃阵图内一片片云烟急速翻滚缠绕着,无数奇异的大阵在充沛能量的催动下不断生出,不断融入菡翠崖四周虚空中。

    ‘嗤嗤’声中,上次紫箫生打了幻灵阁前九代掌门的闷棍,将人家单单收集材料就耗费了三千年之久,耗费数百年苦功才锻造而成的九极元辰剑阵化为一缕缕极细的紫色流光,不断和新生的一座座大阵融合、契合。

    无数座大大小小的阵法在摩诃阵图的调和下,犹如无数精密的大大小小的齿轮组,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进而快速的运转起来。

    一重重无形的波动扫过大半个无风峡谷,在护山大阵的加持下,楚天早就发现了气势汹汹朝菡翠崖杀过来的剑九长老,以及他身后的上百条战斗用飞舟。

    那些飞舟通体银白,线条流畅,造型犹如一柄柄飞剑,长度在五百丈上下。

    这些飞舟排成一排紧跟在剑九长老身后,飞舟尾部喷出长达万丈的银色寒光,飞行速度快得惊人,几乎赶得上楚天魔改过的汰风巨舰!

    来势汹汹,来者不善。

    楚天冷笑,前些日子,就有阿狗、阿雀最新安插在剑九长老府邸中的耳目传回消息,他们在剑九长老的府邸中,远远的看到了一名身穿劲装的绝色少女,分明就是码头上悍然袭击楚天、楚颉的那天族少女!

    楚天心知肚明,剑九长老居然冒着大不讳,悍然和天族勾结在一起,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不管因为什么,楚颉今天击杀了號龙一族的天才弟子,掠走了天火教三大圣女之一的火罗刹,楚颉做了这事,楚天就必须给他兜着,谁让这混账东西是他嫡亲的同胞弟弟?

    至于剑九长老借机生事!

    将几颗神魔髓慢悠悠的塞进纳镯中,将一气清灵云神丹的丹方也妥善的放进了纳镯里,楚天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天空急速翻滚的浓云,以及一波波翻滚而过的雷霆,冷声说道:“真个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有时候啊,我真的是想要做一个好人来着!”

    他看着一脸兴奋的紫箫生,以及满脸笑容的火孔雀,很无奈的说道:“我也想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每天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不沾染是非因果。”

    “奈何,这世道……呵呵,我不去招惹别人,总有人得寸进尺的过来找我麻烦。”

    “既然他们都想我做一个恶人,那么,我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恶人!嚇,反正我现在怕什么?菡翠崖,留得住,我就留,留不住,我就走!”

    有了神佑之地这个大后方,楚天如今有十成十的底气随心所欲!

    他用得着害怕么?

    他用得着忌惮么?

    一道一道狂雷不断轰下,菡翠崖的护山大阵积蓄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程度。

    楚天长啸一声,他右手一指,菡翠崖护山大阵轰然开启,让出了一条直达菡翠崖核心地带的通衢大道。一片片云霞凝成了八十一座巨大的牌坊,一字儿排在了这条千里长的通道上。

    四周云烟翻滚,通道两侧厚重的云烟组成了厚厚的墙壁,内部只见无数雷光闪烁,不见任何山水、人影。

    楚天看着这条云烟缭绕、雷霆翻滚的大道大声笑了起来:“罗门剑九,老不死的,可敢进来?本座在这里等着你……哈,顺便告诉你一句,不需要你去找证据,也不用你东想西想了,罗剑林那死鬼,是我杀的!”

    楚天厉声喝道:“不仅如此,你剑门《逆天剑典》剑道传承的剑符,也被本座收了。”

    一声长啸,楚天手持青蛟剑,一道长达百里的剑芒冲天而起,剑意升腾,杀戮、灭绝、凌厉、无情,漠视世间一切生灵的恐怖剑意笼罩四方,楚天的气息也变得冷厉而无情,好似一柄灭绝众生的利剑,再无半点儿人气。

    紫箫生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表哥,正是如此,和他们翻脸怎的?哈,谁敢招惹我们,只管打杀了。嚇,闯出多大的祸事来,我帮你兜着,谁敢不服,灭他满门就是!”

    紫箫生兴奋异常的卷起袖子,露出了两条雪白细腻的手臂。

    火孔雀被楚天的话吓了一大跳——活见了鬼了,你居然连剑门的无上传承都敢抢夺?更活见鬼的是,剑门的剑道传承啊,你是怎样收服的?没有得到剑门老祖的认可,外人根本不可能得到哪怕一丝半点的好处啊?剑门老祖凝聚的剑符,不仅仅是传承之法,更是杀人的利器呀!

    但是很快的,火孔雀就忽略了这个问题!

    出自于女人的本能,火孔雀狠狠的盯了一眼紫箫生雪白细腻犹如粉搓的手臂,她额头一缕青色的血管微微跳了跳,差点没破口大骂——好一个小白脸,你这手臂生得,怎么比世间九成九以上的女人还要好看?

    ‘啊呸,该死的小白脸’!

    火孔雀的两条手臂下意识的抖了抖,她突然冷哼了一声,慢条斯理的端起桌子上的一个茶盏,故意高高举起了茶盏。她的右臂大袖滑落,露出了半截雪白粉嫩、宛如嫩藕一样的手臂。

    在火孔雀的右手手腕上,她还戴了一枚火玉雕成的玉镯子,赤红色的玉镯衬托得她的手臂越发的雪白粉嫩,比起紫箫生的两条胳膊越发多了几分颜色。

    紫箫生的眼神骤然阴沉了下来,他看看火孔雀手腕上的玉镯子,再看看自己光溜溜的手腕,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

    火孔雀得意洋洋的娇笑着,端着茶盏一饮而尽。

    紫箫生阴不阴、阳不阳的冷笑了起来:“孔雀妹子,你拿的还是我的茶盏,你又喝我的口水作甚?”

    紫箫生咧嘴大笑。

    原本笑容满面的火孔雀脸色一僵,手中茶盏‘咔咔’一下猛地炸成了无数碎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