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千叶传说 > 第六十九章 真相
    火影办公室。『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

    三代火影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来。21

    “三代大人,日向雪鹰,泷千叶已经带到,还有……真介大人以及玖辛奈大人也到了。”走入火影办公室的火间报告了千叶和日向雪鹰的到来之后,犹豫了一下,也将日向真介和漩涡玖辛奈也来的事情向三代火影报告了一下。

    “真介,玖辛奈……”三代火影原本皱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揉了揉眉心,说道:“都让他们进来吧。”

    “是!”火间应了一声,就要退去。

    “火间,他们进来的时候,你就先退下吧。”三代火影又吩咐了一声。

    火间微微一顿,点头称是。

    这件事情,真的这么机密吗?连我都不能知道吗?

    尔后,千叶、日向雪鹰、日向真介以及漩涡玖辛奈就被火间带入火影办公室中,而火间则是退出关门。

    火间都不能知道这件事情吗?

    漩涡玖辛奈微微皱眉,显然这件事情不简单。

    日向真介则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看了看千叶。

    “泷千叶,日向雪鹰,这件事情,原本我想等你们再长大一些再跟你们说。”三代火影的话语此时传来。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日向雪鹰杀我还有什么隐情吗?

    说起来,弘彦也跟我说过,日向雪鹰看向我的眼神带有仇恨,但是我没有做过让他仇恨的事情吧?雪奈的那次,顶多也是被认为是……呃……情敌?好像也不是,威胁雪奈安全的人?呃,好像也不是。

    的确,日向雪鹰要杀我的动机太可疑了。虽说日向雪鹰这人让人很火大,但是综合一下言行,这人也不是那种心上人被接近之后就暴走想杀人的变态性格啊。

    千叶回想了一下与日向雪鹰接触的种种,千叶微微皱起眉头。

    说起来,他每次都是说肮脏的叛徒……肮脏的叛徒……叛徒?身为叛徒的只有我那素未谋面然后给我一个受到村里人厌恶的开局的父亲吧。

    难道说,这件事情,跟我父亲有关!

    千叶做出了判断。

    而日向雪鹰,则是看看三代火影,又看看日向真介,心中诧异:这件事情,真介大人也知道吗?

    三代火影看看日向真介,再看看漩涡玖辛奈,两人都没有说话,日向真介默默的看了一眼日向雪眼,眼中颇有叹息神色,而漩涡玖辛奈反常的安静的站在千叶身后,手轻轻的搭在千叶的肩膀上。

    没关系,有老师在。

    玖辛奈没有说什么,但是手搭在千叶的肩膀上的一刹那,千叶的心中,却自然而然的泛起了玖辛奈让自己安心的话语。

    千叶知道,这不是什么忍术,也不是自己的特殊天赋,能够知道玖辛奈心中所想。而是这就是玖辛奈这一拍想要传达的意思。

    千叶微微一怔。

    玖辛奈,是因为担心我才跟过来的吗?

    “日向雪鹰,杀死你的父亲日向佐良的人,并不是千叶的父亲泷真叶。”三代火影叹了口气,说道。

    千叶的父亲和日向雪鹰的父亲?

    漩涡玖辛奈脸上微微露出讶异。

    果然,这个日向雪鹰是我那素未谋面的父亲给我惹得麻烦吗?

    千叶眉头挑动了两下。

    “不可能!所有人都说,而且一切证据都表明是泷千叶的父亲龙真叶这个叛徒背叛了村子,然后被我的父亲现,他残忍的杀死了我的父亲!”日向雪鹰眼睛微微睁大,眼中满是不信,激动的说道。

    甚至因为太激动了,他踏前了一步,声音都不受抑制大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因为我的父亲杀了他的父亲,所以作为儿子,他就要杀了我报仇吗?

    父债子偿这一套吗?

    千叶看向日向雪鹰,当触及到日向雪鹰的脸庞时,身躯却是微微一震。

    因为,此时的日向雪鹰,眼中竟然已经蓄着泪水。

    “你的父亲,是保护真叶,也就是千叶的父亲而死的。”这时候,日向真介开口了。

    保护了我的父亲?

    千叶讶然看向日向真介,但是后者脸上没有说谎的痕迹,一脸的认真。

    千叶也知道日向真介是日向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会胡说,而他也没有理由为“村子的罪人”开脱。

    不只是千叶,漩涡玖辛奈和日向雪鹰也一脸诧异的看向日向真介,许是转头转的太过剧烈,日向雪鹰眼中的泪水飞落,飘洒在空气中。

    “您……您说什么?真介大人?我的父亲,竟然保护那个叛徒?他……他也背叛了村子吗?”

    此时的千叶看不到日向雪鹰的脸,听着这话,他却能想象得出日向雪鹰此时那错愕、不信以及慌急交织的脸。

    “佐良没有背叛村子,你的父亲日向佐良,和千叶的父亲泷真叶,他们和我,是一起长大的。”日向真介脸上露出缅怀的表情,叹息道:“当初,我们三人被分在一个队伍,他们两个,都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说到最后,杀死你们两的父亲,是我才是。”

    “真介大人……怎么可能是真介大人……不可能!村子的布防图,明明是泷真叶偷出去的,也是我父亲及时现,报告了三代火影大人,但是他被泷真叶这个叛徒给杀死了,不过三代火影成功阻止了……”日向雪鹰后退了一步。

    “村子布防图,是我弄丢的!”日向真介忽然厉声说道,脸上都是懊悔和沉痛。

    “是佐良和真叶,拼死夺回了布防图!”

    日向真介看着日向雪鹰,声音低落了下来。

    “是我,害死了他们。”

    “这不可能!”日向雪鹰几乎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日向真介是他最尊敬的如同父亲一般的存在,此时听说这七年来的怨恨,竟然都是因为这个父亲一般的存在,自己的父亲竟然是因为恩师和养父才死的,显然日向雪鹰有点接受不了。

    千叶看着日向雪鹰看向日向真介那种“这不是真的,真介大人你在骗我、这个玩笑不好笑”的眼神,抿了抿唇,心中对日向雪鹰的不满却是慢慢消失了,他隐隐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情,最大的受害人,或许就是日向雪鹰了。

    前一辈留下的遗祸的感觉……

    “当时,作为日向家次子的我,马上就要被印上“笼中鸟”的咒印,我的哥哥,也就是现在的日向当家不忍心让我成为分家,但是苦于家族中长老的压力,才请求三代火影大人,将运送村子布防图的任务交给了我。”日向真介闭上了眼睛,牙齿轻咬:“只要我完成这么重要的任务,在村子中有了一定的声望,就算是族中的长老,也没有理由将我划归到分家去。”

    的确,如果在村子中有一定的声望和名气,那么这本身也是一种荣誉,如果划归到分家的话,这份对日向家族的荣誉,恐怕要减半了。

    毕竟,日向家族,是以宗家为主的,而且外面的门面,也多是宗家之人。

    千叶综合了原作,如此判断。

    这个日向家的当代家主,心思也很厉害啊!用声望、荣誉堵住长老们的嘴。

    “三代大人也很为难,这样重要的任务,让我一个人去执行。但是,无奈我兄长的苦苦请求,最终还是将任务交给了我。”日向真介说道。

    三代火影闻言,吸了口烟,叹了口气。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就在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我被一群土忍围攻了,布防图也被抢走,佐良和真叶知道我接受了这个任务,也知道我要被划归分家的事情。为了不让我被刻上“笼中鸟”,接受了我兄长的委托,一直在暗中尾随我,布防图被抢走之后,两人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追上了那群土忍,将布防图抢了回来,而途中,又遭到一伙儿忍者的袭击,佐良为了保护真叶,将布防图顺利的带回来,死在了敌人的手中。”日向真介说道。

    “然后,这个泷真叶,就背叛了村子吗?”漩涡玖辛奈问道:“这说不通啊,这么千辛万苦的夺回布防图,甚至,朝夕相处的伙伴都为了保护布防图而牺牲,他不可能投敌。如果在这之前他已经背叛了村子,那么他应该杀死佐良先生才是。”

    是的,玖辛奈说的不错。

    千叶看向三代火影。

    因为此时的三代火影正吸了口烟,长叹一声,说道:“真叶,是村子的英雄。”

    这话一出,登时漩涡玖辛奈、千叶还有日向雪鹰都是一震,日向真介的身体都有微微的颤抖。

    “其实,那天并不仅仅只是布防图遭到袭击,我们木叶的禁术室也受到了袭击,禁术八门遁甲被窃……”三代皱着眉头说道,想来当时的情况一定很棘手。

    八门遁甲被窃?

    千叶一愣,他突然想起了小木屋下面的地下室,那八门遁甲的卷轴,也是他习得八门遁甲的机遇。

    难道说……

    “那找回来了吗?”千叶脱口问道。

    三代火影摇摇头,脸有忧色,说道:“一直都没有找回,但是,我们也确信这卷轴应该没有被土忍得到。禁术卷轴就藏在我们村子中的某处。”

    不会这么巧吧?

    千叶眨了眨眼睛,想到了那张八门遁甲的卷轴。

    “千叶,你别打岔,那之后到底怎么了?”漩涡玖辛奈问道。

    “真叶夺回布防图之后,回到村子,得知了这件事情。然后他就提出了这么一个提议。他假装拿着布防图叛逃,然后让村子里散他盗取布防图叛逃的消息,到时候,土忍们一定会去找他,然后在他身边埋伏好人手。而且为了逼真,他要求,这些消息要散布在村子里,人尽皆知,甚至,佐良的死,也要归咎在他的身上,说是他杀的。而接下来的事情,真叶成功的引起了土忍的注意,并且前来夺取布防图,土忍最终被我击毙,而根据这个土忍尸体中的信息,我们成功追查到了所有的入侵土忍,一网打尽。但是真叶也因为前后两场战斗的伤势,当时就……”三代没有说下去,沉默的吸着烟。

    日向真介也是一脸的悲痛,说道:“后来,按照真叶最后的意思,为了掩饰我任务失败的事情,三代火影没有澄清他的谣言,作为一个叛徒……死去。而我也因为他的牺牲,暂时没有被印上笼中鸟。”

    “真叶是为了保护村子和挚友,才以一个“叛徒”的身份死去的。”三代火影说道:“他是一个伟大的忍者。”

    听着三代火影的评价。

    千叶皱起眉头,对这个父亲,他没有实感,而且作为穿越者,更不可能对泷真叶有什么感情。

    但是,听闻他的事迹,千叶却有些遗憾,没有见到这位被火影评为“伟大”的忍者。

    然后,他失笑了。

    当初自己自暴自弃的时候,还在抱怨自己为什么不出生一个牛逼血统的家庭中,比如四代火影,当当鸣人的兄弟什么的。比如宇智波一族,玩玩写轮眼什么的。

    但是,现在……

    好像,自己的出生也不错嘛。

    为了村子、为了伙伴……这个泷真叶也是继承了初代的火之意志的忍者!

    也很有面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