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合流(2)

第四百三十六章 合流(2)

    无风峡谷,隐秘至极的山洞内,剑九长老微笑着,大袖一甩,一具血淋淋的身躯重重摔在了法独尊面前。

    法独尊低头看了那还在微微蠕动,浑身都是深可及骨可怕伤痕的人体,轻轻的摇了摇头,冷冷的笑了一声:“真是没用的下贱种,只是受了点刑罚拷打,居然就敢泄露我的行踪。”

    剑九长老笑了一声,他身后的剑门弟子三人一组,身体化为缕缕寒光,迅速的占据了整个山洞,将法独尊和道奇韵团团包围起来。

    三人一组、摆下剑阵,一缕缕森森剑芒冲天而起,每一组剑门弟子的头顶,都悬浮着一座寒光四射的小型祭坛,每一座祭坛上都悬浮着一柄流光四溢的长剑。

    数十座祭坛上的长剑遥相呼应,剑芒闪烁中,在空中化为一张寒气森森的大网,将整个山洞牢牢地笼罩了起来。更让人心悸的是,在这剑芒凝成的大网正中,缕缕寒光凝成了两枚硕大的眼眸,好似有一尊巨人透过了无穷虚空,正遥空凝视法独尊。

    法独尊微微抽了一口冷气。

    剑九长老,他并不畏惧,无论是修为还是底蕴,他都有自信在极短时间内将其肉身打爆,将他的灵魂生擒活捉、肆意惩戒。

    这座剑阵,却给了法独尊很大的威胁感!

    尤其是那两颗剑芒凝成的眼眸,隐隐给他一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极强危机。好似不管他跑去哪里,不管他如何闪避,这一对儿眼眸都能指引剑阵破空斩杀。

    “这是本门的万里灵犀剑阵!”剑九长老微笑看着法独尊:“对付菡翠崖那小儿辈时,老夫都没将这座剑阵亮出来……因为他,还不配老夫动用这座剑阵。但是阁下么,值得老夫全力出手。”

    ‘全力出手’四个字一出口,剑九长老身后一轮寒气森森的明光悄然浮现。

    直径三丈的光轮内无数缕剑芒纵横交错,一柄柄森森长剑整整齐齐的插在这一轮光轮上,一共三十六柄长剑随着光轮缓缓旋转,一缕缕冰冷的剑芒喷出,虚空都因为吞吐不定的剑芒而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浮屠剑轮,我剑门罗氏一脉镇族重器中,也是排名极靠前的太古重器,堪称能斩尽红尘世间一切众生。”剑九长老眯着眼看着法独尊,轻声笑道:“老夫身为罗氏一脉长老之一,手中的好东西,自然不仅仅是一座万里灵犀剑阵而已。”

    法独尊看着浮屠剑轮,他眉心突然裂开了一条金色裂痕,一缕缕金灿灿的神光向上飞起,无数金色光雨从空中凭空降落,一股莫名的威严气息笼罩了整个山洞。

    万里灵犀剑阵上的两枚眼眸骤然缩小了一半有余,浮屠剑轮旋转的速度也突然变慢了许多。

    一架三尺大小,通体结构精密至极,外表蒙着一层薄薄的,犹如琉璃一样润泽的金色透明层的古铜色天平冉冉从法独尊的眉心飞出。

    一缕缕金光凝成了一朵三丈方圆的金色庆云,问问托住小巧的天平不断向四周散发出无量神光。

    虚空凝固,时间的流速也变得缓慢异常,山洞范围内的一切法则力量都好似一群游兵散勇,突然被莫大的权威整合成了一支精锐的兵马,它们只服从一个意志,寻常人再也难以借用它们半点力量。

    万里灵犀剑阵和浮屠剑轮的气息硬生生被这小小的天平削弱了大半,法独尊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翻盘压制了剑九长老和数十名剑门弟子。

    “胆敢出卖我,你有罪,当湮灭!”

    法独尊低头看了一眼那在地上不断扭曲抽搐的人体,也懒得分辨他究竟是隐藏在无风峡谷的哪一位天族狗腿子,径直威严的向他一指:“你的族人,十八代以内的血脉,皆有罪,当随之湮灭!”

    这浑身是血的人体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连一点灰尘都没留下,半点儿响声都没发出。

    在无风峡谷内,好些和这人有血脉牵扯的人,他们就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莫名的消失了。

    随之消失的,还有他们留在那些人心中的记忆——他们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凭空消失,好些人想要张嘴惊呼,但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些消失的人留在他们心头的印象就渐渐的黯淡了下去,记忆模糊了,甚至目击者都逐渐模糊了刚才是否有人站在这里。

    无风峡谷内荡起了一点点细微的涟漪,然后涟漪迅速被磨平,无风峡谷又循着它应有的轨迹运转了下去。

    剑九长老的瞳孔缩小到了几乎不可见的程度,他警惕异常的看着法独尊:“紫阀、道阀、法阀,敢问阁下是哪一家的少主当面?”

    这天平散发出的威势让剑九长老心惊胆战,他隐隐觉得,这天平拥有的威能,可以击穿浮屠剑轮,直接威胁到他的生命。

    如此威势,如此至宝,寻常五行部的那些天族,哪里有资格掌控?

    “吾,法阀独尊!”法独尊背着双手,眯着眼看着剑九长老:“老贱种,你……意欲何为?”

    剑九长老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对‘老贱种’这三个字犹如没听到一般,缓缓说道:“老夫见独尊少主身边人,居然在码头上悍然袭杀菡翠崖之主。老夫还以为,和以往大战一般,天族派遣精锐小队,抹杀堕星洋灵修一脉那些有天分有潜力的年轻灵修。”

    剑九长老忌惮万分的看着法独尊:“只是知道了少主的身份,想来少主并非为他而来?”

    法独尊眉头一挑,他低沉的笑道:“若是说,我的确就是为了他而来?就是为了抹杀他,你有何想法?”

    剑九长老沉吟了一阵子,他轻声笑道:“老夫和他有仇,想要让他死!少主……”

    法独尊眼睛微微一亮,他笑得越发灿烂:“有趣,有趣,若是这样,不如,老贱种……哦,老东西你和我联手如何?呵呵,菡翠崖那厮,是必须要死的,但是还有更多的人,也是要死的。”

    法独尊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真有趣,还真吓了他一大跳,他还以为剑九长老是来追杀他的呢。

    现在可就有趣了,大家有共同的敌人,那就可以好好的想想办法,好好的筹谋一二了。

    剑九长老看了看法独尊头顶的那小小的天平,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