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彼此心思(2)

第四百三十五章 彼此心思(2)

    无风城外,一条小小的峡谷中,一个隐秘无比的山洞里,法独尊长叹了一口气,转身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身后站着的绝色少女脸上。

    “蠢货!我有让你自行其是了么?”法独尊怒视着那少女:“你平日里这么精明,你有更多更好的法子完成我交代的任务,为什么你要用最蠢的那一种?”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故意暴露你的身份,故意用我们天族特有的手段攻击楚天身边人,你是故意怕人家认不出你的身份?”

    法独尊恼怒的看着面孔急速肿起的少女,厉声喝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的……表妹,我现在就把你……!”

    双手痉挛如鹰爪,法独尊双手猛地伸到了少女胸前,作势要左右撕扯。

    他的面孔一阵阵的青红不定,犹豫了许久、许久,他才缓缓的缩回手,慢慢的将双手背在了身后。

    冷厉的看着少女,法独尊冷声道:“看在我姑母的份上……道奇韵,仅此一次!”

    绝色少女道奇韵缓缓点头,见到法独尊转过身去,她脸上一阵暗金色的幽光闪烁,肿胀的面孔瞬间回复了正常。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紧身劲装下、勒得轮廓分明的高耸-胸-脯,无声的轻叹了一口气。

    道奇韵,天族最尊贵的三大门阀道阀嫡系,和道阀如今最尊贵的少主道奇秀是血脉较近的堂兄妹。

    道奇韵的母亲,是法独尊的姑姑,奈何并非血脉纯正的嫡系,而是法独尊祖父的小妾所生,三大家族相互联姻,道奇韵的母亲嫁入道阀之后,也只是侧妻的身份,并非正儿八经的大房正妻!

    自幼,道奇韵在道阀就不受重视。

    自幼,道奇韵就喜欢跟在法独尊身后。

    自幼,道奇韵就隐隐滋生了对法独尊的情愫。

    自幼,道奇韵就觉得,天地间唯有法独尊才是最好的男子,她的一缕芳心,她的全部性命,都已经寄托在了法独尊身上。

    奈何,法独尊心中只有那一位——三大门阀中最尊贵的紫阀后裔中,这一代最尊贵、最受宠的那一位!

    那一位如果是高高翱翔在天空的凤凰,她道奇韵最多最多,就是一只在芦苇荡中,小心翼翼守着自己那一小片天空、那一个小小巢穴的翠鸟而已!

    翠鸟啊,翠鸟,站在芦苇梢头,对着水影顾盼自怜的水鸟。

    虽然渺小,虽然平凡,但是在水波倒影中,它一样羽毛华美而璀璨,一样能在空气中带起一抹惊艳的虹影。只是世人多愿意跪在泥泞之中仰望凤凰,却对身边的翠鸟不屑一顾。

    道奇韵静静的站在法独尊的身后,法独尊也一言不发,两人都在等待着什么。

    在他们面前,是一座直径不过三丈,但是构造极其复杂,上下内外由密密麻麻三十六重绿豆大小的浮空符文组成的传送阵。

    这座传送阵威力极强,虽然体积微小,蕴藏的破空挪移的力量却是极其庞大,能够轻松的跨越亿万里之遥。尤其是其自带的穿梭虚空、破解阵法禁制的奇异力量,覆盖了整个无风峡谷的庞大禁制,也无法彻底隔绝这座小挪移阵的进出。

    道奇韵在码头上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五大家族已经秘密派遣了无数人手,将整个无风城无声无息的翻得底朝天。

    法独尊可不想在这里被无数灵修围殴,哪怕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他天性狂傲、骄横,他也不认为他能是数以百万计的灵修的对手!

    一旦事有不对,他会立刻遁走。

    虽然他是很想当面看看楚天是什么模样,还想当面警告一下楚天,若是能亲手抽他几个耳光,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是呢,这一切的前提是,他法独尊不能有任何危险!

    他是多么尊贵的人?

    为了那位异想天开收下的一位家臣,进入无风峡谷已经是冒了巨大的风险。

    他绝对不会因为楚天,再让自己身处险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法独尊突然轻叹了一声:“你是,不愿意我见那位的家臣?所以,故意把事情给弄得这么一团稀烂的吧?”

    道奇韵没吭声,她用力的抿着嘴唇,死死的盯着法独尊的脚后跟。

    法独尊摇了摇头,他挺起了胸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必须要明白一件事情,我是法阀这一代最优秀的少主,我的天命,就是娶了那位,让那位体内的尊贵血脉,留在我法阀的子孙后裔体内。”

    “你也知道,那位的血脉尊贵无比,更是引起了始祖的看重和呵护,若是能娶了她,我法阀定能在漫长的岁月中,压过道阀一头。”

    “这是我的天命,我必须娶到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不仅仅是因为我对她的爱慕。”

    “你要明白,在她的位置上,就算她生得其丑无比,哪怕她生性犹如恶魔,我也必须要娶她!”

    “任何可能对我的计划造成影响的人,都必须被铲除。她的这位家臣也是如此,我必须让她的家臣,心甘情愿的自动消失,永远不在她面前出现。”

    “而你呢?你故意大打出手,故意逼得我无法留在无风峡谷,逼得我无法和那楚天见面。”

    “可是,你要实实在在的明白,你母亲固然是我姑母,但是她的身份不够,她在道阀的地位不够,你的身份,固然是嫡女,却也只是侧妻所出。所以你固然是我表妹,你也只能称我少主。”

    “我是你的主人,哪怕你和我有血脉上的牵连,你也只是奴婢的身份。”

    “我若娶了那位,我给你留一个侧妻的位置,这就是这些年来,你细心照顾我的所有回报。”

    “你要明白你的身份,要懂你的本分!不要有太多的奢望,不要想太多不该想的东西。有些东西,你注定得不到,能成为我的侧妻,已经是你天大的造化!”

    道奇韵的脸慢慢的惨白了下去,她的腰慢慢的佝偻了下去,最后她单膝跪在了法独尊的身后一言不发。

    法独尊就笑了,他很灿烂的笑了。

    再亲近的人,也要时常敲打才行,不然的话,她们有时候会被不可能的奢望冲晕了脑袋,这就不好了。

    正笑着,法独尊的笑容凝固。

    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的人,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

    剑九长老带着数十名气息森严的剑门弟子,凭空的出现在山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