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二十八章 法独尊的骄横(2)

第四百二十八章 法独尊的骄横(2)

    汰风巨舰一路前行,前方海面上,一片宛如屏风的山影若隐若现。

    无风峡谷到了。

    楚天操纵着汰风巨舰,逐渐的放缓了速度,慢悠悠的向无风峡谷唯一对外的码头开了过去。

    高空中,数十名身穿白色长衫的剑门弟子猛不丁的见到了汰风巨舰,他们同时发出惊呼声,更有人拔出长剑,手指在剑锋上用力猛弹,一声声高亢的剑鸣声撕裂空气,随风传出老远。

    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的剑门弟子不断出现,眨眼间总人数就超过了一千人。

    站在船头上的楚颉惊讶的笑了起来:“哎唷,这是仇人封门、想要寻仇的架势哪?大哥,你得罪谁了?”

    狂刀和皮君子同时挑了挑眉头,狂刀缓缓活动着双臂冷声道:“剑门?呵呵,所有剑门弟子都该死!”

    皮君子则是不紧不慢的说道:“好像扒下他们的皮,呵呵,剑门弟子的皮日夜受剑气淬炼,定然是极其坚韧光滑的,那都是一等一的皮革啊!”

    两人目光阴冷的盯着那些剑门弟子,就好像两头重返人间的恶鬼,盯住了前世的仇敌一样,浑身每一根毛孔都在往外冒着森森寒气。

    楚天抬起头来,看着前方挡路的一众剑门弟子,突然咧嘴一笑,原本已经放慢了速度的汰风巨舰尾部再次喷出夺目的强光,庞大的船身呼啸着加速,狠狠向前撞了过去。

    这一次,剑门弟子们聪明多了,他们或许已经知道了楚天曾经蛮横的撞死了他们好些同门师兄弟的故事,眼看着汰风巨舰加速,他们忙不迭的四处散开!

    汰风巨舰就这样嚣张无比的从一众剑门弟子的咒骂声中,慢悠悠的行进了无风峡谷。

    镇守无风峡谷进出水道的五大家族弟子则是欢呼起来,他们迅速的发出一道道烟火令信,在空中爆开一团一团夺目的光焰,向本家传递楚天已经平安返回的消息!

    大群大群的五大家族精锐在一批身穿红色长袍的精悍男子带领下,从码头上一栋栋营房中冲了出来。

    这些身穿红色长袍,眸子里隐隐有火光喷涌的精悍男子悍然对上了身穿白衣的剑门弟子。

    剑门弟子们即刻结成了剑阵,一个个气急败坏的朝着这些红衣男子大声喝骂,却没有一个人真个敢于向这些天火教的疯子教徒主动挑衅下手。

    天火教的数百教徒咧嘴笑着,不时的伸出舌头舔舔嘴唇,一个个看上去就和野兽无异。

    楚天返回无风峡谷的事情很快就传递到了五大家族,各家的高层闻风而动,纷纷向码头方向赶来。

    没过多少时间,这个消息也从各条渠道,迅速的传遍了大半个无风峡谷,好些有心人,诸如万花庄园的主人花家,还有花家背后的剑九长老等人,以及其他好些有关的、无关的人,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无风城核心城区,紧靠着无风城城主府的一栋豪宅中,精巧的花厅中,数十名妖娆的少女正手持孔雀羽毛捻成的华美宫扇,宛如在水波上踏步一般曼妙娇柔的行走着。

    她们手中的宫扇轻轻恢复,在阳光下荡起了一片五彩光晕。

    几个长得很是清鲜可人的小丫头站在花厅一旁,手持牙板,轻轻的打着拍子。

    她们在操演歌舞,每一步都暗合天韵,每一个动作都曼妙而柔美,配合上她们的华丽长裙和宫扇,她们的舞姿就好像一团五彩神光在原地滚动,美轮美奂、诱人无比。

    花厅中摆着一张硕大的方案,厚重的方形条案显然是用一整颗珍贵檀木的树心扣成,并非木板拼凑而成。

    这颗檀木也不知道是从多少颗原木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长案的桌面上一缕缕金色条纹宛如大波浪,金光耀目,还正好凝成了百兽狂奔、百禽飞舞的奇异图案。

    就凭这些金色的禽兽图案,这张长案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瑰宝。

    一张雪白的大纸铺在长案上,身穿一件白色长衫的法独尊站在长案旁,双手十指夹着七八只大小不同的毛笔,紧张的在白纸上涂绘着。

    “唔,这个动作,手臂的动作还要更柔和一些。”

    “这个弯腰的动作,腰肢轮廓还要更圆润一些。”

    “呀,不对,这些宫扇,似乎配色方面有点瑕疵,还是今日阳光的角度不对?嗯,反射出的五彩华光,似乎有一点点不够鲜艳。或许要用别的羽毛取代孔雀尾羽?”

    法独尊轻声的自言自语,他竭尽全力,想要编演出一幕绝对完美的舞蹈。

    当然,他对这些歌舞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

    但是,只要那个人对歌舞感兴趣,那么他就必须做到最好。

    必须是最好,必须要胜过道独秀一筹,他必须在各个方面告诉那人,他法独尊才是最优秀的,远比道奇秀还要优秀一大截!

    一名身材高挑,面容绝美的劲装少女无声的走了进来,她犹如信徒膜拜信奉的神灵一般,恭敬而深情款款的看了法独尊一眼,轻声说道:“少主,那下贱种回来了。”

    法独尊手上毛笔的动作骤然一停,他微笑着抬起头来,双眉一挑,轻声问道:“哦?是那个幸运的下贱种回来了么?等了几个月,我都快没有耐心了,回来就好。”

    放下手中毛笔,在长案上一个玉盆中用清水洗干净了双手,接过少女递过来的洁白毛巾将双手的水渍擦干,低头细细的审视了一下纤尘不染的白色长衫,法独尊接过少女递过来的香茶喝了一口。

    “派个人去告诉那下贱种,就是现在,就是此刻,让他立刻、赶紧、马上、不许耽搁一丝半点时间的滚过来参见。”法独尊轻描淡写的说道:“一个下贱种……呵呵!”

    少女崇拜的看了法独尊一眼,她转过身,正要离开,法独尊突然补充道:“对了,如果他不乐意的话,可以当众教训教训他。只要不死,就带回来吧……小心些,不要玩死了,毕竟,看在那位的面子上,你们若是打杀了他,那位护短,是一定要打死你们的,我却不好开口为你们说话。”

    少女甜甜一笑,回头向法独尊恭谨的说道:“谢过少主关心呢,不打死他,打断他的四肢带回来可好?”

    法独尊微笑着点了点头:“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