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爱在向阳处,等你 > 第326章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

第326章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

    虽然凌忍不差钱,但是对方一见面就给他一百万美金的行为,还是让他颇为触动,他终于愿意收敛起一点不悦,主动说:“你们说的事情没头没尾,我听不懂。”

    对方见凌忍愿意谈及往事了,马上竹筒倒豆子一般地说起来:“我儿卢修和彤彤是在音乐学院念书的时候认识的,两个优秀的年轻人很容易彼此吸引,因为都是自小学习钢琴的关系,有很多共同话题,会走在一起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但

    是两情相悦的年轻人之间总会有些坎坷,恋爱期间也分分合合了几次。修的性情十分温厚,每次彤彤闹分手,他都觉得是自己的错,买着礼物百般讨好,都是一些恋爱中的男女会做的傻事。我

    们考虑到修已经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决定,就没有过多地干预他的感情生活,直到有一天,修被一个中国男孩儿打得鼻青脸肿地回家,我们才知道彤彤这次是真的跟要跟他分手,而且已经和别的男孩子开始了新的恋情。

    修不善言辞,从小就很内向害羞,但是他的内心世界非常丰富,是个精神上很富足有趣的男孩子,所以他在社交网站上的粉丝比他生活中的朋友多很多。在网络世界里,修显得更有自信,行事作风也更大胆。修

    被打了以后就不敢再去找彤彤了,但是会通过网络和彤彤联系,他的心情总是时好时坏,彤彤理他就很好,几天不搭理他就抑郁得厉害,变得更宅了,门都不愿意出。有

    一天他特别开心地跟我们说,彤彤终于看清了对方是个蛮恨不讲理的家伙,想要和对方分手,向他求助,他要把彤彤从恶魔身边带走。修

    的音乐才华是从小就显现出来的,因为他的文化课不好,我们就致力于培养他的音乐才能,所以他的世界很单纯,是个打架斗殴的事情从来没参与过的乖孩子。我

    们以为他会通过谈判的形式解决问题,都没有想到他会主动去寻衅滋事。彤

    彤的男友是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生,叫徐嘉禾。从小学习跆拳道,早就达到了黑带水准,之前就是他打伤了修,后来连彤彤都不放过,生气控制不住的时候就会让彤彤受伤。

    彤彤想要离开徐,却被他威胁,如果离开,就要杀掉她。

    修想要从徐嘉禾的手中救出彤彤,一个人默默筹划了全部过程,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埋伏在徐夜跑的路线上,用棒球棒袭击了他。”

    凌忍听到此处才发现,他的手心已经出汗了。当

    年于彤找到凌忍的时候,只说在国外的几年过得不算好,遇到了很坏的人,所以未婚先孕了。孩子是无辜的,她不想打掉,也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没爸爸,没有户口,是个黑户。就算只是形婚也可以,她想给孩子一个身份,上完户口就离婚都行。

    凌忍看得出来,于彤是真的走投入路了,才会不顾尊严地来求他帮忙。于

    彤是凌忍的女神,高高在上的一抹白月光,就算她以那样不堪的状态出现在他的面前,于他而言,也不会觉得女神有什么错,错的只能是伤害女神的人,错的是这个不愿意如他一般善待女神的世界。

    凌忍对于彤的遭遇有着无限的同情,问也不敢问她在美国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不好的往事,对高傲的公主而言都是难言的旧伤疤。

    他忙着呵护她、帮她疗伤都嫌时间不够,哪里还会去揭她的旧伤疤。

    不曾想,事情远比凌忍想像的还要糟糕,她的生命竟曾遭到威胁,她的感情竟然那样凶险。

    凌忍不懂,那人到底是怎样的面目可憎,怎样的心地残忍,才会想要威胁像于彤那样可爱柔弱的女孩子?

    简直就是,毫无人性!卢

    修妈妈明显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许那个卢修伏击徐嘉禾的夜晚,是她至今都不愿意再回想的过去。

    卢修的爸爸代替妈妈继续说:“修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袭击徐也只是希望他能真切地感受到被人伤害的痛苦,他只是想让徐保证不再继续纠缠彤彤了。徐

    倒地的时候假装同意了修的要求,等到修丢掉了球棍,失去防备以后,残忍地袭击了修。

    在修被他攻击到失去意识,昏迷在地以后,他还是没有放过修,而是将修的头撞向了花台,给了修致命的一击。”

    凌忍直到这一刻才知道,所谓凌嫒的亲生父亲,早就已经离世多年了。对

    方彻底地失去了和他争夺抚养权的可能性,本来是个好消息,但是伴随而来的死讯也让他措手不及,他一时屏住了呼吸,也很难接受这个消息。

    卢修的父亲再次提及当年旧事,也是一脸颓丧之情,只是他还能强忍住自己的悲伤,而他的夫人早已是凄惨地哭了起来,声音凄凉地说:“我只有修一个儿子,好不容易将他养大,竟是以这种方式失去了,老年丧子,悲痛难抑。杀

    死修的凶手,却以修袭击他在先,他只是防卫过当为由,企图减少刑期。

    官司打得很艰难,徐的父母一直试图引渡他回国,我们全力阻拦,在修去世两年以后,徐的最终判决才下达,故意杀人罪成立,监禁20年,在美国服刑完毕以后将被永久驱逐出境。”

    杀人者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就连凌忍也感到心中一松。卢

    先生说:“官司进行期间,彤彤常常写邮件给我们,她对我们的关心,给了我们很多宽慰,知道修的孩子很好很健康,就算她远在异国他乡长大,也是我们最大的牵挂了。官

    司打完以后,彤彤的邮件少了一些,但是一年总有几封,我们也能理解,活着的人必须要前行,她还会写邮件给我们,就是依旧记挂着修,这份情谊,让人感动。

    两年前,彤彤的邮件就完全中断了,我们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一直尝试联系,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要

    感谢大使馆的好心人帮助,才让我们联系上了您,彤彤是和您在中国生活吗?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想知道她们母女俩过得幸福就好,这也是修最大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