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夺鼎1617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一片海只能有一个龙王(三)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一片海只能有一个龙王(三)

 
    虽然有五六艘火船变成了巨大的火炬,但是火船上的士气却顿时提高了不少。

    “兄弟们,冲上去!他们的本事也就是这几下!没什么新鲜的!”

    火船上的水手们口中疯狂的叫嚣着,手上却稳稳的把住了舵,按照长官的号令操作着风帆,为船只的前进提供最有力的动力。

    “华梅,眼下我们该怎么办?”这一仗之后,被郑家军心有余悸的称为南粤军水师中的“梅兰”两个要命的女人之一的傲蕾一兰,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些在海面上飞驰而来的纵火船,在波涛中时隐时现的巨大铁钉,如同野兽的尖牙利爪般,令她感到阵阵恐惧。

    “打旗语,吹号!让火箭船从两侧撤回!到大船后面待命!让那些克龙炮船准备!”

    一连串的命令,向战列线两侧的船队出,火箭船们立刻行动起来,前列向左,后列向右,整齐有序的退往舰队的后方和侧翼去担任警戒任务。

    仿佛是排练好了一般,刚刚火箭船向后迂回过去,最后一条船消失在大船的船头,四十多艘纵火船便分作三个波次杀到了。

    看着眼前犹如一道城墙一般耸立的战列线,还有那些黑乎乎的炮口,纵火船上的士兵们却没有了胆怯。

    “烧一艘南粤军水师战船赏银元一千块。烧了李华梅的座舰赏三千块!如果谁俘虏了李华梅,大少帅赏银元一万!”

    船上不住的响起重复赏格的声音。

    “大少帅有令!俘虏李大小姐,务必以礼相待!不得有误!违令者,杀全家!”

    听着被海风隐约送到耳朵里的叫喊声,李华梅嘴角满是不屑的笑意。旁边的傲蕾一兰听得亲兵给她讲了那些人在喊些什么,气得她将背后的火铳顺过来,拔掉枪头帽朝着远处便开了一铳,以表示她的愤怒之情。

    “大小姐!克龙炮船怎么还没有过来?”

    一直想要用克龙炮船,也就是安装了克龙炮的双桅横帆船来对付这些纵火船的枪炮长。从船舷的另一侧看到那些帆船还在奋力的逆风而行,不由得有些急躁了。

    “不急!”看看郑家那些纵火船已经到了自己船上大炮的射击死角,正在为即将到来的胜利成果而欣喜的时候,李华梅眼睛里迸射出一股寒光。

    “传令!各舰使用迅雷炮!”

    “轰击这些进入射程的火船!”

    所谓的迅雷炮,是水师给安装在船舷上的后装式旋转炮的爱称,因为这种火炮体积虽然小。但是却因为和佛郎机一样使用子铳供弹,射飞快,犹如雷电一般,故而得名。

    这炮虽然口径较小,大约相当于通常一磅左右的火炮,但是胜在重量轻。炮耳安装在一个丫型锻铁支架上。可高低调整射角(嗯?有点高平两用机枪的味道?);支架树立在枢轴上,可36o度旋转;枢轴则固定在船舷或立柱上,利用坚固的船体抵消射击产生的后座力,同佛郎机一样,使用子铳供弹。稍有不同的是,它只能使用霰弹。不过,这种完全是用来弥补船上火炮与火铳射程之间空白的小炮。此刻却成了克敌制胜的法宝。

    往常视作鸡肋、只能用来打海鸟的小炮,立刻成为了众人眼中的香饽饽。

    一声号令,船舷上大约二十尊迅雷炮立刻炮手就位,瞄准手调整着高低角度,务必要将每一枚霰弹都送进它们该去的地方!

    “各炮自由射击!”

    重约二十五克的霰弹炮弹,二十枚被绑在一处,用大约一斤的火药朝着船舷大约二十米外正在准备点燃火绳的郑家水手打了过去,顿时,血肉横飞。

    “开炮!”

    又是一声声轰响,随着弹丸划破空气带来尖锐的呼啸声。船舷外,当即有郑家军的纵火船被密集的弹丸扫过,迅雷炮这种小炮对任何坚固设防的目标,或者是结实一些的船只都是丝毫无用,但是对于在近距离上。打击这些身上只有一件单衣毫无甲胄防备的郑军水手来说,那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了!

    傲梅号的第一轮炮击,便有三艘目标是它的郑军纵火船的水手被打翻在水中,转眼间一泓鲜血在波涛中涌起,瞬间便告不见。

    这迅雷炮可能是南粤军中口径最小的列入现役装备的火炮,用球墨铸铁铸成的炮身只有几十斤重,有效杀伤力也只在二、三十步,子铳内没有大的炮弹,全部都是一色的小铅丸。

    这火炮曾经被水手们戏称是主公怕大家在海上寂寞,用来打海鸟玩的,可是哪个水手会朝着象征着不远处就有岛屿,代表着海上生命和希望的鸟儿开火?就算是它们在水手们的头上拉屎,也不过是用空铳吓唬一下,哪里舍得用火炮轰?

    但是今天,这些火炮派上了最大的用处!

    说话间,辅住射手的装填手早已用铁棍将子铳取下,换上了早已装填好的子铳,那里面,同样是一斤火药伴随着一斤弹丸!

    “各炮瞄准,自由射击!”

    听到喝令准备声后,炮手们将炮架上的炮口旋转着,选择那些方才还在意气风的打算用眼前这些艨艟巨舰来换取丰厚奖赏的纵火船水手。可以想象,当这些装填在子铳之中的铅丸以扇形射出炮膛时,对海面上距离南粤军大小船只不到三十米距离的那些纵火船上的郑家水师水手们会有怎样的威力!

    那些侥幸没有被迅雷炮的炮手瞄准上的纵火船们,他们还在努力驾驶者船只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已经被打得满船都是鲜血碎肉的同队们,顺着波涛奋力朝前疾驰。在北风的帮助下,己经有五六条船冲进了傲梅号和她旁边几条护卫的伏波级舰船的防御圈内,就算是迅雷炮,也必须要将火炮调整为最大的俯射角度才能瞄准。不过随后船上有些眼尖的。看到船头上那些乌黑的炮口周围迅的有百十杆黑洞洞的火铳铳口探出,所有人都认出这是什么!南粤军的排铳齐射威力,只要是长着耳朵的人都知道,一时间他们脸如死灰!

    那些人正要放声高喊,船头上传来傲蕾一兰兴奋又有些怪异的口音:“开铳!”

    同迅雷炮的炮声相比。排铳的一声声铳响算不得巨响,但是密集的火光与浓厚烟雾沿着船舷顷刻间冒起,瞬间连成一片。百余只火铳打出的铅丸,如一把大扫把一般,将几乎已经贴近了船舷的这些纵火船上的水手们打得惨叫声不断,翻身落入水中。冰冷刺骨的海水,不断向外喷涌的鲜血,转眼间就要了他们的命!侥幸被扫倒在船板上的,许多人血肉模糊,身上全是弹丸扫过的粗大洞口,有些人还一时不死。只能是躺在船板上凄厉地惨叫着。

    火铳齐射的威力,如突来的狂风大雨一般。在这个距离上被火铳击中后,人的身躯便如台风中的小草一般的被推翻在地,船上的水手们只要是被击中的,都是血流如注,捂着血肉模糊的头脸惨叫着滚倒在地。

    迅疾的北风转眼间便将船头上的烟雾吹散,让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再一次出现在这些可怜的水手面前。

    那些水手们都是心胆俱裂。他们完全忘却了只要拉着火绳,让燃烧的火船顺着风势冲击到南粤军的大船,用船头架设的大铁钉子将两条船连接为一体。之后便可以调转回头去领取自己的赏金。

    “逃!”他们只有这一个念头在脑海之中。

    顾不得海水的冰冷,十几条船上的水手纷纷跃入水中。

    傲蕾一兰身旁的几个水手端起手中的火铳对着水中载沉载浮的人们准备扣动扳机。

    “停手!”顾不得说别的,将几个兴致勃勃准备痛打落水狗的水手制止,众人有些懵懂的看着眼前这位七夫人。看她打算怎么办?

    傲蕾一兰从附近的船板壁上摘下一个毛竹制成的三角架,捡起一根粗大的绳索在上面缠绕了几圈,随手撇了出去。

    “拉他们上来!抓活的!他们已经对我们没有能力了。就不要再杀他们了,杀他们,没有用!”傲蕾一兰用她特有的口音为水手们解释着自己这一举动的意义。

    “原来如此!”想不到刚才连续使用四五只火铳开火的七夫人。却也有宅心仁厚的一面。

    数十个绑着长绳子的竹制三角架被丢到海水中,随着这些三角架落到海水中水手们头上的,还有头顶上一阵阵吆喝声:“不想自己死,老婆改嫁孩子改姓的就上来!”

    “大家都是水上混生活的!没那么大的仇!”

    见自己的这个七姨娘很有点无师自通的将郑家送上门来的第一批俘虏从海水中打捞上来,李华梅很是欣慰。来而不往非礼也,她挥动着手中的令旗,“让克龙炮上去教训这个郑家小子一下!”

    也许是初次见面的时候就留下了阴影,李华梅每次提到郑森时都是一点好感也无。如今得知对面派出火船打算烧自己的人正是这个家伙,焉能咽下这口气?

    八艘克龙炮船踩着波浪,从船队的两翼越过正在海水中努力挣扎的纵火船队,向正在费力调整队形的郑家船队侧翼猛扑过去,那凶狠的今天,令人觉得今天一定是南海龙王的龙宫门没有关好,把几条闹海的蛟给放了出来!船的一门可以射六十多斤重炮弹的克龙炮就是这条蛟的独角,船上分列两舷和船尾的八磅炮、十二磅炮,就是这蛟的尖牙利爪!

    这八条独角蛟分作两队,在各自头领的带领下朝着位列在前方的那几条红毛船猛扑过来。

    “瞄准那些红毛船,开火!”

    两支队伍的长官几乎同时下达了命令。

    “遵命,长官!”

    枪炮长兴奋的回答,随后摇动着早就在手里握出汗来的联络信号旗,向邻近的三条船奋力出信号:“长官命令!开火!”

    他的话音刚刚落地,这条船上的船安装的那门大炮便出了惊天动地的咆哮。

    巨大的炮口焰在船头闪烁跳动,整条双桅横帆船都为之震颤起来。

    巨大炮口火焰形成了一个直径将近一米的巨大火团,这个火球在闪动了不到一秒钟后被一团更加庞大的白色烟雾团所替代。白色烟团迅的被海上猛烈的北风吹的消散开来。一时间这条双桅横帆船整个船体都被笼罩进了那薄薄的烟雾里。

    克龙炮全装药抵近直射的威力是巨大的,大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炮口巨大的气压把船舷边的海面都压出了一个宽阔的浅坑,巨大的后座力硬生生地的船身向后方推动了半米左右,船上所有的人,目睹到这坚兵利器的人。虽然都是第一次看到克龙炮射,但是心里依旧对这种可怕的人造破坏力感到深深的敬畏之情。

    双桅横帆船队冲击出阵型的时候,施郎便本能的意识到危险来临!当从望远镜中看到那船上的水手正在奋力稳住船身,护住船炮身的时候,他不由得大声惊呼,“不好!”

    他话音还未落。一阵嘶嘶声冲击着人们的耳膜,那是巨大的克龙炮炮弹在空气之中肆虐妄为,直扑而来的声音。

    未曾等到他做出什么反应,一阵巨大沉闷的爆炸声,就已经开始虐待上了他的耳膜。

    惊慌之中的郑森和施郎一起扑到船舷边向着爆炸生的方向望去,一幕日后会无数次出现在他们噩梦中的壮观景象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位居前列。为郑森的旗舰充当左侧侧翼防护的一条红毛船,船被一根粗大的水柱笼罩了起来,几乎有水缸粗细的粗大水柱腾空而起,高度远远过了红毛船的主桅桅杆。

    仿造荷兰人的夹板船制成,排水量也有近千吨的红毛船船身在这种庞然大物面前看上去就好像是一条鱼塘里的小竹排一样弱不禁风。

    未曾等到郑森等人对这样的景象出惊叹,又是三枚炮弹从这条红毛船的三个方向飞了过去。

    船尾响起了一片惨叫和惊呼声,一克龙炮炮弹击中了它的船尾舵楼。巨大的冲击力推动着炮弹冲进了船舱之中,飞溅起无数带着血肉残渣的碎木板。丧失了尾舵的红毛船就在郑森和施郎面前打起转转来。

    一枚炮弹弹道略微高了一些,没有象其他炮手那样阴损的朝着吃水线射击,掠过了船舷,飞过了人们的头顶,击中了船上的主桅杆。

    那根十多米高的桅杆,顿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霰弹,向四周投射出无数高的木材碎片和风帆索具零件。

    巨大的桅杆被蛮横的炮弹用冲击力抬了起来,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黄巾力士奋起神威将这根桅杆硬生生的从船板之中拔了出来,然后向上缓缓的升了起来。似乎在火焰烟雾中向上跃升了一人多高之后又缓缓下落,最后一头坍倒在舰尾,一根横桁搭进了舰尾的海水里,断裂的绳索风帆缠绕在桅杆上燃烧着,甲板上到处是倒卧着的水手、炮手。抱着被飞溅的碎木板打得血肉模糊的躯体大声哭嚎哀告着。一派让人惨不忍睹的景象。

    左侧这条红毛船上的惨叫声还未从站在船舷上惊惶失措的福建水师官兵们耳中中消失,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就已经在他们右侧响起来。

    两根巨大的水柱猛然出现在官兵们惊恐的目光里,让他们无法敢于相信自己的眼睛。巨大的水柱轰鸣着冲天而起,就像是连接天空与海洋之间的一根巨大水柱一样巍然耸立。

    如果说此刻有龙王即将从分开的海底之中跃然而出现在这些人们面前,相信没有人会说个不字。也没有人能在这种充满着暴烈气势犹如神迹般的景象面前能够保持自己的冷静,站在甲板上的人们有的惊叫着四处寻找着自以为安全的隐蔽物,一些信仰天主教和郑芝龙一样有着教名的人则死死的抓住所有他能抓住的东西随后大声诵读着经文向上帝祈祷,祈求那无所不能的主能够令他们安静。

    而更多的人则和郑森一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就站在原来的岗位上张着嘴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壮观的一幕。

    没有人能够说出当时那些水柱的高度究竟有多少,因为它们距离人们实在是太近了,近到让人觉得似乎一伸手就能够摸到,它们实在是太庞大了,庞大到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敬畏。

    那些水柱显示出的那种巨大力量和背后蕴涵着的死亡威胁给目击者心理上施加的强大威压致使当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胆敢在它们面前仰起头来。

    水柱就这样突兀的耸立在旗舰右侧,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似乎有天地以来,这两根巨大的水柱便矗立在这里,也许它们会永远这样耸立下去。

    这是左侧的四条克龙炮船利用护卫旗舰的红毛船之间的空隙,奋力冲进防卫圈的结果!

    短暂的几秒钟之后,水柱开始慢慢下落,官兵们这才从那种极度惊惧中反应过来,大家都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ps:月底了,大家把月票都投出来吧!就像克龙炮的炮弹一样砸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