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202章、傲慢的法国人

第202章、傲慢的法国人

    随着‘安德诺.卢凯塞’抛出一个个大饼,台下那些卢凯塞家族的成员全都沸腾了。

    这些卢凯塞家族的正式成员们,谁不向往着豪车美女?当年卢凯塞家族最鼎盛时期,即便是卢凯塞家族底层人员。也是西装革履,带着价值上万美金的名表招摇过市。可是随着八十、九十年代。警方、FBI联手打压纽约五大黑手党家族开始。往日的风光一去不复返。

    现如今,这些卢凯塞家族的正式成员们。依旧守着地下赌场、高利贷、脱衣舞俱乐部这些古老的行业。说得难听点,已经跟不上潮流了。

    最为暴利的dupin、军火行业,已经被南美洲黑帮、俄罗斯战斧帮垄断。走私这个行当,又几乎被日本黑帮、华人黑帮把持。古老的地下赌场行业,自然也受到了冲击。

    更何况,那每月固定份额。又将好不容易挣来的利润分走大部分。在这般情况下。即使想要招兵买马也养不起。

    如今‘安德诺.卢凯塞’这位新任族长一上来。便是大刀阔斧的改革。直接将过去每月固定份额废除不说。还鼓励所有人开始招收人马。这如何不令打着卢凯塞家族名声,混迹黑道的卢凯塞家族正式成员们激动?

    至于把各自手中的生意,迁到曼哈顿?这更加不是问题了。对于那些从事拍摄色qing电影的卢凯塞家族成员。只要找一间房子。有男女主角便可拍摄。而那些从事高利贷行当的卢凯塞家族成员。倘若能搭上艾尔、奥斯罗两人的地下赌场。还怕没有生意?

    众人似乎可以预见到,卢凯塞家族在‘安德诺.卢凯塞’的带领下。重新崛起的希望。

    翌日,托马斯.科拉诺等七名长老被杀,现任族长又被警方羁押之中的卢凯塞家族。传出已经产生新任族长时。顿时在整个纽约黑道上引起不少人注意。

    毕竟,看到卢凯塞家族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后。试问,哪一个帮派不想上前咬一口?地盘对于每个黑帮来说,都具有不小的吸引力。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卢凯塞家族出现群龙无首青黄不接的情况下。这么快便有新任族长产生。一时间,同为纽约五大黑手党家族的甘比诺家族、吉诺维斯家族、波纳若家族纷纷记住了‘安德诺.卢凯塞’这个名字。

    一时间,以‘安德诺.卢凯塞’为首,赛尔这个早已公开出柜的死娘炮,担任‘法律顾问’,阿德勒这位铁杆死忠担任‘二老板’,以及肖恩、艾尔、奥斯罗三人担任家族长老的卢凯塞家族核心圈子,逐渐形成。

    老旧的‘西部牛仔’脱衣舞俱乐部,也在赛尔的安排下,装修成为了夜店。阿德勒也开始四处招收人马。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而此时的陈天启,则恢复了本来面貌。前往多家银行。利用从托马斯.科拉诺等七名长老脑海中获得的记忆。将他们存在各家银行以及那些藏匿现金的秘密地点。将那几十亿美金全部弄了出来。放入‘掠夺者钱包’特殊空间内。

    有着‘掠夺者钱包’特地空间在身。试问,陈天启又怎会信任银行呢?不过沿途中。陈天启以一流巅峰境界武者的感知,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暗中监视自己。不过对方没有下一步动作,陈天启也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将那些暗中监视自己的人干掉。

    正当陈天启使用‘伪装者面具’变成‘安德诺.卢凯塞’的模样,回到了正在装修之中的‘西部牛仔’俱乐部中时。

    一身粉色西装,提臀铅笔裤的赛尔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安德诺阁下..有几个法国佬过来找您..人家问他们找您什么事,那些浑身劣质香水的法国佬也不说..要不要我让人将他们赶走?”

    听到有几名法国人来找自己时,‘安德诺.卢凯塞’一愣,随即猜测出来人的身份。想了想开口说道“不用了,带他们进来吧..”

    办公室内。三名穿着黑色西装,一脸和善笑容的法国人出现在‘安德诺.卢凯塞’面前。

    “安德诺阁下,恭喜您成为卢凯塞家族的新任族长..这是我的名片。”

    接过对方递来的名片瞥了一眼,‘安德罗.卢凯塞’便看到那颇具质感的黑色名片上,‘安布雷拉’公司那红白相间的‘保护伞’图案。名片背后,还印有对方的职务、名称。

    ‘蓝色事业部’美国区部长:艾伯特。

    作为骨灰级《生化危机》单机版的玩家。陈天启自然知道。在《生化危机》最初的游戏版大背景下。‘安布雷拉’公司由三大事业部组成。

    ‘红色安布雷拉’事业部。专门负责研究计算机技术。训练战斗成员。大名鼎鼎的‘红后’这个人工智能,便是出自‘红色安布雷拉’事业部之手。

    ‘蓝色安布雷拉’事业部则主要负责研发B.O.W项目。B.O.W便是‘有机生物兵器’的缩写。

    ‘白色安布雷拉’事业部便是主要研究各种病毒。T病毒便是出自‘白色安布雷拉’事业部之手。

    ‘安德诺.卢凯塞’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保护伞’这么快便找上门来了。不过说来也是,托马斯那七个老家伙。每人每年都往安布雷拉的账户上,援助两百万美金。七个人一年下来就是一千四百万美金。而且还从安东尼.科拉诺当权后,便一直延续至今从未间断。‘安布雷拉’..不知道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呢?”

    想罢,‘安德诺.卢凯塞’沉吟道“你们公司的名字,我从我爷爷那里也听说过。不知道贵公司这次过来找我做什么?艾伯特部长!”

    四十岁上下,头发一丝不苟的艾伯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道“既然安德诺阁下听说过我们就好办了。不知道安德诺阁下是否知道卢凯塞家族在1968年时,跟我们公司签订的资金援助协议呢?”

    点燃雪茄,深吸一口的‘安德诺.卢凯塞’倚着沙发。装作沉思的模样。半晌后开口说道“听我爷爷提过一些。但具体多少数额却不清楚。你们也知道,以我当时的地位。还不足以知道家族的核心机密不是么?”

    按照从托马斯.科拉诺这几个老家伙脑海中摄取来的记忆分析。像他们这般每年援助‘安布雷拉’公司的金主。全世界还有不少。根据每年提供的资金多寡。划分成多个等级。托马斯.科拉诺这七个老家伙,不过是一众金主中。等级最低的罢了。每个不同等级的金主。都会受到‘安布雷拉’公司不同的待遇。

    听到‘安德诺.卢凯塞’的话后,艾伯特给一旁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从手提箱中取出一份合同恭敬的递到‘安德诺.卢凯塞’面前。

    合同上,有汤姆.卢凯塞以及安东尼.科拉诺跟其他历届卢凯塞家族族长还有一些重要核心的签名。当然,还有那卢凯塞家族每年愿意捐助一千四百五美金的数额。

    装出一副吃惊模样的‘安德诺.卢凯塞’直接将这份合同摔在桌上,冷笑道“一千四百万美金一年?老子从担任‘指挥官’到现在。也没赚到一千万美金!我现在有些怀疑你们这个‘安布雷拉’公司是否是诈骗集团了。我不相信我爷爷跟安东尼他们,会每年给你们捐赠一千四百五美金!”

    脸上笑容不变的艾伯特轻声笑道“请安德诺阁下您不要怀疑这份合同的真实性。这虽然是复印件。但合同原件一直存放在我们公司法国总部当中。难道安德诺阁下就不好奇,你们纽约五大黑手党家族,在六十至七十年代中,是如何崛起的么?毕竟在当时,整个纽约乃至整个美国,黑帮家族可不只有你们五个..”

    ‘安德诺.卢凯塞’双目一凌。虽然摄取了托马斯.科拉诺这七名卢凯塞家族最资深长老的所有记忆。可是这方《永无止境》诸天世界等级提升后,契合进来的《生化危机》诸天世界轨迹。已经将这方《永无止境》诸天世界更改得面目全非。

    想到这,‘安德诺.卢凯塞’冷声说道“当然是我爷爷汤姆.卢凯塞重用安东尼.科拉诺。随后我卢凯塞家族成员遍布纽约乃至全美!这才奠定了卢凯塞家族的地位!”

    艾伯特摆手一笑,“安德诺阁下说的自然是历史的一部分。但是事实却并不只是如此罢了。当年安东尼.科拉诺先生,从我们‘安布雷拉’公司购买了五千份特殊药剂。这才产生了你们卢凯塞家族五千多名枪法精湛、身手敏捷,单人战斗力超过当时任何一个国家特种兵的正式成员。这才使得你们卢凯塞家族能够问鼎纽约五大家族之一..当然,甘比诺家族、基诺维斯家族、波纳诺家族、科洛博家族也是如此..如果安德诺阁下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询问一下其他四大家族现任族长!”

    听到这话,‘安德诺.卢凯塞’不禁心中暗道“我说呢,六七十年代时。卢凯塞家族拥有五千多名正式成员。可八九十年代被美国警方、FBI打压,一直到现在后。居然只剩下了两百余名正式成员。看来那五千多人,并不是死在其他黑帮手中。或者被美国警方抓了。而是服用了‘安布雷拉’公司的药物后产生的副作用挂了..”

    想了想,‘安德诺.卢凯塞’沉声说道“一千四百万美金一年不是小数目。既然你们公司这么神功广大,应该也知道我前几天。向卢凯塞家族全体成员颁布的新命令吧?这份合同的真实性,我需要合适一下。如果是真的,后续是否会每年援助你们公司一千四百万美金的事情。我会考虑的..”

    艾伯特点头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张相片放在桌上。指着相片中那张亚洲人面孔说道“谢谢安德诺阁下的谅解,这是我们公司免费提供给您的情报。照片中的亚洲人,在托马斯先生他们死后,便从几家银行中。将托马斯先生他们生前存款给全部取走了..”

    那照片中的亚洲人,赫然就是恢复了原本样貌的陈天启。

    嘴角勾勒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安德诺.卢凯塞’冷笑道“亚洲人么?不知道你们公司是否查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实在是抱歉,我们‘安布雷拉’公司,已经动用了亚洲、欧洲两地的数据库。但还是查不出这名亚洲人的身份..”艾伯特歉声道。

    “哼!不管他是谁,敢拿属于我们卢凯塞家族的东西。即便追到世界任何地方。我也要让他把钱吐出来!对了..如果我想吞并甘比诺家族、基诺维斯家族、波纳诺家族、科洛博家族的话,你们‘安布雷拉’公司会干涉么?”‘安德诺.卢凯塞’试探道。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艾伯特深深看了眼一副野心勃勃模样的‘安德诺.卢凯塞’,笑容不变的说道“原则上我们‘安布雷拉’公司不会干预各位捐助者之间的争端。但是如果您吞并了其他四大家族,希望您也负担起他们原本每年捐助的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