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140章、天下大乱(5)

第140章、天下大乱(5)

    朱棣打着‘靖难之役’的旗号,硬生生的从其亲侄儿朱允炆手中。将皇位抢了过来。得位不正这一点,即便朱棣登上九五之尊后。励精图治,苦心开创的永乐朝,国泰民安。也无法粉饰这一污点。

    而这场‘靖难之役’又使得多少人妻离子散?使得多少家庭破碎?使得多少妻子失去丈夫?使得多少父母失去孩子?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更何况是想要问鼎那九五之尊的宝座?

    并不是朱高煦心中多么体恤黎民百姓。而是朱高煦知道。朱瞻基乃是法理正统。倘若朱瞻基不除。既是他朱高煦贵为汉王。学着他老子朱棣,再次打出‘靖难之役’的旗号。也会被世人冠以乱臣贼子的恶名。

    大明皇朝虽然没有兄终弟及一说。但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如今贵为当朝太子的朱瞻基的子嗣还尽在襁褓之中,不过百天罢了。试问,一个还处在襁褓之中的婴儿。岂能有所作为?就算满朝文武,再如何推崇正统。也不可能将一个还处在襁褓之中的婴儿,推上皇位。

    所以只要朱瞻基在并未抵达北平继承皇位之前,死于非命。那么以他汉王朱高煦多年来笼络的那些大臣们为根基。便有可能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被一众文武大臣拥戴下。黄袍加身成就九五之尊。

    思虑再三后,朱高煦咬牙说道“好!六十万两就六十万两!不过本王要见到那朱瞻基的人头。登上皇位后,才付这笔银子!”

    陈炳听到这话,不由得嘴角抽了抽。跟随朱高煦多年。怎能不知朱高煦的脾气?拉拢满朝文武时,朱高煦从来都是出手阔绰。毫不犹豫。可对待这些并不被其看在眼中的江湖草莽时。可就两说了。

    想了想,陈炳不由得提醒道“王爷..按照江湖规矩。这种买卖通常都是要先付三成的..而且,来历神秘的血狼会。可都是一群认钱不认人的亡命之徒..”

    对于江湖草莽根本就不曾看在眼里的朱高煦不由一愣。原本就准备忽悠那‘血狼会’先对朱瞻基下手。等到他尊贵的汉王殿下朱高煦登上九五之尊后。一个见不得人的江湖杀手组织。难道还敢跑来皇宫大内中要账?可谁知道,还有这等先付钱后干活的江湖规矩?

    只见,朱高煦一咬牙。狠声说道“好!既然凡事都有规矩,那就按照江湖规矩来。枚青,你取一百八十万两银票过去..顺便告诉血狼会那帮藏头露尾的鼠辈。如果事情办不成!本王要他们加倍吐出来!”

    领命而去的枚青,不顾左耳被削断的痛楚。连忙从汉王府内库中取了一大叠银票后。便冲忙赶往血狼会分部。

    这次再来到血狼会分部时,枚青这位汉王朱高煦麾下首席谋士可就虽然心中惧怕,但依旧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只不过不敢在随意开口,怒骂那位神秘的血狼会会首罢了。见到那不苟言笑的地魁星时,直截了当将一大叠银票拿了出来。

    “我家王爷同意了,按照江湖规矩。先付三成。这里是一百八十万两银票!如果无法取朱瞻基首级,或许泄露了我家王爷的身份。你们血狼会就准备承受汉王府的怒火吧!”枚青冷声说道。

    没有理会枚青的威胁,地魁星仔仔细细辨别着每一张银票的真伪,以及清点数目。在清点完毕后,地魁星缓缓抬起头来。盯着枚青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家会首说了,这桩买卖关系甚大。所以要五成订金。这里是只是一百八十万两。还差一百二十万两。”

    “你!!你们这是坐地起价!你们血狼会不是最信奉江湖规矩吗?从来都没有先付五成的先例!!!”气不打一处来的枚青大声嚷道。

    面无表情的地魁星丝毫不见恼怒,慢条斯理的说道“规矩向来都是由强者来制定的。而我们血狼会,就是这个行当中的最强者!朱瞻基乃是当朝太子。朱高炽已经重病在床命不久矣。只要朱瞻基赶到北平。就能继承皇位!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还差一百二十万两!!!”

    说着,地魁星慢悠悠的将那一百八十万两银票,收入怀中。

    一百八十万两银票被对方收了,并且又继续开口要价。如今的形势,完全就是地魁星在牵着枚青这位汉王府首席谋士的鼻子走。

    虽然枚青再次来到这血狼会分部,比起上次足足多带了五百名汉王府侍卫。

    可见过上次突然冒出百余名弓箭手的场面。文人出身的枚青可没有从地魁星手中要回那一百八十万两银票的勇气。

    捏着鼻子做好回汉王府后,被汉王朱高煦痛骂一番的准备,气得牙痒痒的枚青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诚如枚青所料,一百百十万两银票。被对方拿走后。居然还要再加一百二十万两?往日里养尊处优的汉王朱高煦。彻底的将一腔怒火发泄在了枚青身上。一番痛骂之后,在陈炳的劝说下。汉王朱高煦肉疼的从内库中。取出一百二十万两银票交给枚青。

    如此这般三番两次的折腾下来。枚青这位汉王府首席谋士。汉王朱高煦的心腹智囊。此时哪里还有往日里指点江山。成竹在胸的气度?

    恨不得将那面无表情的地魁星扒皮抽筋的枚青。直接将一百二十万两银票摔在桌上。

    “数好喽!如果不能取下朱瞻基的人头。我汉王府绝不轻饶尔等!!!”枚青怒喝道。

    地魁星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一张张仔仔细细的甄别每一张银票的真伪,数清楚数目后。这才点了点头。“三百万两银票,数目对了..”

    不愿这个地方多呆一秒的枚青准备转身离开时。地魁星突然开口说道“枚大人,请等一下。我家会首有几句话劳烦枚大人转告给汉王殿下!”

    枚青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地魁星。在这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大明朝中。自认满腹经纶的文人墨客,自然都瞧不起那些武夫。更何况是这些江湖草莽?

    迎着枚青蔑视的眼神,面无表情的地魁星气定神闲的说道“我家会首说了,我们‘血狼会’向来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拿了汉王殿下的银子。必会取朱瞻基的人头。公平买卖童叟无欺!我们不骗别人,别人也甭想骗我们!如果在朱瞻基死后,汉王殿下想要赖账?那么我们‘血狼会’既然敢杀一位当朝太子。自然也不介意,做一次赔本买卖。杀一位藩王!好走!不送!”

    这一次,枚青这位汉王府首席谋士。并未出言反驳。因为他知道,连这等刺杀当今太子的买卖。血狼会都敢接。那么如果事成之后,汉王府拿不出剩下的三十万两黄金的话。那么血狼会这些认钱不认人的亡命之徒。又怎么会不敢刺杀汉王朱高煦呢?

    这一次为了汉王朱高煦的大业而奔走四方,来到这血狼会分部。可以说彻底颠覆了枚青这位读书人的世界观。如果说世人还会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找块遮羞布的话。那么血狼会这帮亡命之徒则完全不需要那虚伪的遮羞布。

    拿钱、杀人直截了当。没有半分拖泥带水。

    没过多久,远在贵州‘安顺侯’府书房内的陈天启。便接到了地魁星送来的情报。

    嘴角勾勒起玩味的笑容,陈天启得意的笑道“三百万两纹银,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了..看来这汉王朱高煦。当年跟着朱棣征战之时。没少捞银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