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139章、天下大乱(4)

第139章、天下大乱(4)

    左耳草草包扎后,面色惨白的枚青回到乐安州汉王府中。

    眼见自己的心腹谋士如此狼狈不堪,又听到‘血狼会’这一江湖组织竟敢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说出六十万两黄金的价码时。汉王朱高煦顿时勃然大怒。

    “六十万两黄金?这群藏头露尾的鼠辈。真当本王为冤大头不成?哼!本王不信,没了这群鼠辈,本王拿不下朱瞻基!待到本王问鼎天下之时,势必将血狼会这些鼠辈杀得片甲不留!!!”朱高煦狠声喝道。

    作为朱高煦的心腹智囊,文人出身的枚青自然清楚。自古以来,谋朝篡位者。成则荣华富贵,败则满门抄斩。心中虽然恨不得汉王朱高煦替自己报那削耳之仇。但如果朱瞻基随行护卫,真有千余禁军精锐护卫其左右的话。以汉王府的实力,想要将朱瞻基半路截杀根本不可能。

    面色惨白的枚青,朝着汉王朱高煦拱了拱手“王爷息怒..枚某一时荣辱是小,望王爷以大事为重!如若真让朱瞻基赶到北平登上皇位。那时我汉王府起兵,就算打着‘靖难’的名号,也名不正言不顺..”

    作为成祖皇帝朱棣的次子。汉王朱高煦可以说是‘靖难之役’的重要参与者之一。当年朱允炆这位皇太孙登基称帝后。便采纳了黄子澄的建议,开始逐步消弱藩王的势力。以达到削藩的目的。

    成祖皇帝朱棣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以朱允炆屠戮宗室这个大义凛然的借口,起兵造反。那时候,各地藩王为了各自的利益。大多保持中立观望。这才使得当时还为燕王的朱棣成为最后的赢家。要不然,那些个手握重兵的藩王只要肯入京勤王。以一省之地起兵的朱棣怎能是朱允炆的对手?

    ‘靖难之役’时,朱高炽作为朱棣长子。替其留守北平镇守后方。而次子朱高煦则随父出征。并且经常被朱棣授予先锋之职。在‘靖难之役’最为艰难的‘白沟河之战’中。授予先锋之职的朱高煦更是亲自率领精锐铁骑冲锋陷阵,斩杀都督瞿能。

    建文二年时,朱棣兵败东昌被围,大将张玉战死的情况下。朱高煦率军赶来。不但将身陷重围的朱棣救出,还击败了建文帝的南军。

    建文四年时,朱棣大军在浦子口被建文帝大军所败。朱高煦再次率领八千铁骑及时驰援。击退了建文帝的大军。再次救了朱棣一命。

    当时本以为败局已定的朱棣,在屡次三番被朱高煦这个次子所救后。甚至拍着朱高煦的肩膀勉励道“努力罢,世子常常生病..”这句话。

    这短短的九个字,时到今日。依旧被朱高煦铭记于心。甚至让朱高煦一度认为。朱棣会改立他为世子。正是仗着这般彪悍的战功。汉王朱高煦一直以那盛唐时的‘唐太宗李世民’自居。二人都是次子,二人同样拥有盖世之功。自然而然的,朱高煦也想成就唐太宗那般名垂千古的帝王。

    可是在那夺嫡的大戏之中。常年药不离口,一直病病殃殃的朱高炽。却以一副仁孝兄长的模样,以退为进。在朱高煦挟功自傲被成祖皇帝朱棣屡次更改封地贬罚时。朱高炽屡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替朱高煦求情。成为了最后的赢家。甚至在登上九五之尊后。对他汉王朱高煦也是厚赏不断。

    诚如自己的心腹谋士枚青所言,起兵之时再次打出‘靖难’的旗号。能够给自己增加不少成功的砝码。可是在朱瞻基才刚刚登基却并未对天下藩王下手的情况下,这‘靖难’的名号,又能使多少藩王会保持中立呢?

    汉王朱高煦呼出一口浊气,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对着一旁那名四十岁上下,面白无须。体态修长的宦官问道“陈炳..如果不靠那血狼会,出动王府中的死士。击杀朱瞻基这个黄口小儿,有几成胜算?”

    这名叫陈炳的宦官,原本乃是一名身具二流修为的绿林大盗。早年间犯案时,被几名名门正派下山历练的弟子重伤。最后被朱高煦所救。

    性命虽然保住了,可是当时被那些伏击自己的名门正派弟子,一剑将其左肾刺伤。失去了生育能力。这些年来,感念汉王朱高煦的救命之恩。陈炳便以宦官内侍的身份,侍奉其左右。汉王府中百名死士,便是陈炳这位二流武者亲手训练出来的。

    听到汉王朱高煦的询问,陈炳拱了拱手“回王爷的话,如果朱瞻基那黄口小儿。真调配千名精锐禁军护卫随行。就算我王府内死士尽出,配上强弓硬弩的话..最多..最多只有三成把握..”

    如果有五成胜算,一生戎马的朱高煦自然不介意搏一把。可是当听到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陈炳说出,最多只有三成把握时。那么实际情况。恐怕连两成把握都不到。这种情况下,贸然开始半路截杀朱瞻基的计划。又怎能成功?

    可是六十万两黄金换算下来,相当于六百万两白银。这笔钱财足够武装起十万精锐人马。而夺嫡失败后的朱高煦,一心想要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苦心谋划积累下。整个汉王府,不过拥有将近一百万两黄金罢了。一旦战事一开,粮草、兵马哪一点离得开银钱?让其拿出将近五分之三的钱财。又着实让朱高煦心疼不已。

    想了想,朱高煦开口问道“陈炳..本王相信,天下之大奇人异士定有不少。除了这藏头露尾的血狼会之外。江湖之中还有何人能够将朱瞻基诛杀?”

    陈炳苦笑道“王爷容禀,想要在千名精锐禁军之中。诛杀朱瞻基。其武功修为至少需达到一流之境。并且非十名抱着必死之心的一流武者。恐怕难以办到。江湖中的一流武者,哪一个不是一门一派之主?让他们冒着灭门绝派的风险诛杀当朝太子。恐怕再多的金银也无人愿意。当然,江湖中还有一位武功超越一流,成就那传说之中先天境界的武者。那便是西南苗疆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如果是东方不败肯出手的话。或许一人便可在千军之中,取朱瞻基首级。不过此人现在正率领日月神教攻打五岳剑派。日月神教跟五岳剑派之间的血海深仇,已有百年。这个时候想要请得他出手,恐怕也实属不易啊。”

    出身皇族身份高贵的朱高煦戎马半生。自然不会将江湖草莽放在眼中。在朱棣在位时的永乐年间。谋划夺嫡的朱高煦也将精力放在拉拢朝中大臣、搜刮金银这方面。毕竟在其眼中,江湖势力?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罢了。

    如今看来,自己忽略的东西。反而成为了掣肘。如果早点招揽一些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或许现在不用求那狮子大开口的血狼会。便可在朱瞻基从南京赶往北平的途中。将其诛杀。

    “这么说,除了这血狼会。本王想要除掉朱瞻基。还真就别无他法了?六十万两黄金!哼..这血狼会保证一定能成功取下朱瞻基首级?这血狼会幕后之人也太贪心了吧?”朱高煦不满道。

    出身江湖的陈炳拱手解释道“王爷,这血狼会大概是在永乐十七年时才出现在江湖上的。跟血狼会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名叫白狐苑,专门贩卖情报为生的组织。江湖中谁也不知这‘血狼会’以及‘白狐苑’的真正底细。也不知这‘血狼会’、‘白狐苑’幕后的主人是谁。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么多年来。只要有足够的金银,‘白狐苑’贩卖的情报从未出错过。那‘血狼会’多年来所接到的目标,也从未失手过。正因如此,多年来江湖上便流传出‘没有白狐苑弄不到的情报,没有血狼会杀不了的人’这两句话。”

    眉头紧锁的朱高煦思索着陈炳的话语,呢喃说道“永乐十七年就出现了么?‘没有白狐苑弄不到的情报,没有血狼会杀不了的人’。还真是好大口气啊..这两个组织的幕后之人,难道是赵王?不对..想要创立这般组织。前期投入就不是一笔小数目。赵王当时没这个可能。也没这个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