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119章、百口莫辩(1)

第119章、百口莫辩(1)

    在这以武为尊的《笑傲江湖》诸天世界里头。当先天武者已经成为传说后,每一名迈过二流境界,成就一流境界的武者。每一人都可以说是站在金字塔顶端上的存在。

    仗着一流武者那惊人的轻功,向问天自然不难甩开身后追兵。作为老江湖,江湖经验丰富无比的向问天,在甩开身后紧追不舍的日月神教杭州分舵人马后。竟然兜了个圈,弄了身干净的黑衣换上后。又潜回杭州城中。

    正所谓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反而却是最安全的地方。那群至多只有三流武者修为的日月神教杭州分舵的弟子,在追不上向问天后。自然认为,谋害了日月神教前教主任我行,夺得《吸星大法》的向问天。如今知道东窗事发,必然会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闭关修炼那《吸星大法》。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有着‘天王老子’之称的向问天还敢再次折返回杭州城中?

    头上带着一顶破旧斗笠的向问天,一袭粗布黑衣打扮。低头行走在杭州城内的街道上。

    向问天接到主东方不败密令后,便只身前往杭州分舵,调查潜伏其中的五岳剑派奸细。可谁曾想,竟然会是这般局面。

    作为任我行的死忠心腹,向问天心中一直怀疑当年任夫人的死因,以及任盈盈遇袭。乃至最后任我行为救爱女,替其运功疗伤时的走火入魔。这一切都是东方不败的阴谋。

    抛开任夫人的死因不论,当年尚且年幼的任盈盈作为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可是居住在黑木崖之上。

    五岳剑派当年尽起数千精锐虽然声势浩大的攻打日月神教总坛黑木崖。可依旧并未攻上那地势险峻,宛如悬崖绝境一般的黑木崖。

    最后更是任我行这位日月神教教主,为了替爱妻复仇。以一敌五。先是击败了岳不群、莫大、天门道长、定静四人,最后又跟左冷禅这位五岳剑派盟主战成‘平手’。使得损失数千人的五岳剑派就此离去。

    试问,在见识过任我行骇人的武功后。五岳剑派中的高手,谁还敢夜探黑木崖,顺便还将任盈盈击伤?这样一来,所谓的五岳剑派高手夜探黑木崖,定然是日月神教中的内鬼所为。并且当时任盈盈五脏六腑皆受重创,但却命悬一线。能将内力控制得如此细微之人。黑木崖中除了曲洋便只有东方不败这位日月神教副教主一人能有这般功力。

    心事重重的向问天,压低了些头上的斗笠。走入路边的一家酒肆中。

    之所以选择这家酒肆,便是因为向问天看到店中坐了不少携带兵刃的‘武林人士’。作为老江湖,向问天自然知道。像这种不起眼的酒肆里头。正是三教九流云集之地。以向问天这一流武者的眼力,一眼便能判断出。酒肆内的这些携带兵刃的‘武林人士’实际上不过是一些连十二正经都未曾贯通的不入流武者罢了。

    像这种不入流的武者,在江湖中可以说是多如牛毛。不过像这些无名小卒,一旦三杯黄汤下肚后。大多会吹嘘一些江湖传闻、小道消息之类的东西。这也是向问天会选择这家不起眼酒肆的原因。

    带着斗笠的向问天,招来店中伙计。点了一壶寻常黄酒一碟炒花生米后。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诚如向问天所料,店里头那些带着刀兵,一副武林人士打扮的几桌汉子,在相互敬了几杯后。便开始闲谈了起来。

    “哥几个都听说了么?听说这次日月神教可是倾巢而出啊..”

    “可不是,据说连五岳剑派、少林、武当等名门正派。也都派人过来了..”

    “啧啧啧..这‘天王老子’向问天还真是胆大包天啊,竟然为了任我行手中的《吸星大法》,不惜将整个梅庄上下杀得尸横遍野..”

    “这有什么不可能?那可是《吸星*****月神教的镇教绝学。当年任我行这个魔头,便是凭着《吸星大法》这部绝世武功,才能将五岳剑派那几位掌门击退的..”

    “魔教中人就是魔教中人..据说那任我行对于向问天有着救命之恩。但大家伙看看?为了一部武功秘籍。向问天连恩人都敢下手。这跟猪狗何异?”

    “哥几个..那日月神教的圣姑任盈盈可是许下诺言,谁能提供向问天的行踪。赏千两黄金。还说谁若能替其报的杀父之仇。那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就嫁给谁..”

    “这个我也听说了..现在不少邪道中的青年才俊不正往咱们杭州城赶来呢么?我听说啊..那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乃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儿..”

    越听越是怒火中烧的向问天,掌心不自觉的一用力。手中那普通瓷杯焉能承受住向问天这一流武者的力道?眨眼间,握在手中瓷杯瞬间被捏得粉碎。

    刚才还嘈杂无比的酒肆中,瞬间安静了下来。那些喝了三杯黄汤后,议论着‘江湖大事’的武林人物。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

    看到那名带着斗笠的黑衣汉子,瞬间便将那核桃大小的瓷杯捏得如同细沙般粉碎时,这些连十二正经都尚未贯通的不入流武者们,如何猜不出眼前之人。便是江湖中真正的高手。

    当压低斗笠的向问天回眸看去时,酒肆内那七八桌江湖人士,一个个如同受惊的鹌鹑般,连忙低下头来。

    从怀中摸出几枚铜钱,丢在桌上后。面色阴沉的向问天转身离开。

    待到向问天走出酒肆后,店中那些不入流的江湖人士便议论开来。

    “刚才那人是谁啊?好高深的内力..”

    “拥有此等内力之人。定然不是无名之辈..”

    “难道他也是为了杀向问天而来的?”

    面色阴沉眉头紧锁的向问天,低头走在人群中。虽说江湖传闻大多以讹传讹。不过既然那些三教九流之辈,一个个都信誓旦旦的说出,是他向问天。为了任我行手中的《吸星大法》而血洗梅庄时。在结合自己一踏入日月神教杭州分舵后,一干杭州分舵弟子。悍不惧死的围杀自己。向问天焉能猜不到。自己恐怕一离开黑木崖,便落入了别人的算计当中。而算计自己之人。除了那密令他向问天秘密前往日月神教杭州分舵的东方不败外,还能有谁?

    “东方不败!你这狗贼。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吧?暗害任教主,然后栽赃到老子头上!你还真毒啊..”向问天暗道。想到这,向问天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悲切。

    任我行对于向问天来说,除了有知遇之恩外,可还有救命之恩。正所谓救命之恩大过天,在向问天心中。任我行的恩情,他向问天百死难报。这也是为什么,原本世界轨迹当中,向问天虽然身具日月神教高位。却还一心打探任我行的下落,想方设法也要将其救出的原因。

    心中悲切的向问天,如同行尸走肉般走在杭州城内的街道上。在经过一家棺材铺时。向问天停下了脚步。走到店中,卖了两刀黄纸一些元宝蜡烛等物后,又打听到梅庄的具体位置后。便朝着梅庄走去。

    向问天并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那间棺材铺后。刚才还客客气气的棺材铺老板嘴角勾勒起一丝冷笑。招来店中伙计低声说道“即刻禀报天寿星,说向问天又回到了杭州城中。问明了梅庄的方向后。朝着梅庄去了..”

    “属下这就去..”棺材铺中伙计沉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