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灵异 > 掠夺诸天 > 第109章、临别的‘礼物’

第109章、临别的‘礼物’

    看着已经沉沉睡去的陈天启,无奈的‘董方白’只能将其搀扶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替他盖好被子后,便转身离开。

    客栈外,得到东方不败传讯后。连忙赶来守卫的血枭。一见到换上男装的东方不败出来,便快步迎上。低声说道“教主..那群伏击陈公子的响马,并未敢进城。而且陈公子麾下的二十四名侍卫,也被一群身手不凡的黑衣人救走了..”

    东方不败点了点头,“本座知道了..对了,关于散播‘九龙夜光杯’幕后真凶的消息,你也不用查了。这段时间多安排些人保护陈公子,直到他的手下来找他为止..”

    听到这话,血枭先是一愣。随后心中顿时有种如蒙大赦的感觉。起初东方不败这位日月神教教主命令自己追查到底是何人放出‘九龙夜光杯’的传闻后,血枭便全力发动日月神教在中原江湖中的潜伏教众开始追查。可是这一查之下,好似泥牛入海一般。根本毫无头绪。如今听闻不用再继续追查,血枭心中自然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属下这就去安排人手,日夜不停保护陈公子..”

    当自称‘董方白’的东方不败离去时,那看似喝的烂醉如泥沉沉睡去的陈天启嘴角勾勒起得意的笑容。缓缓睁开双眸,心中暗道“看来效果不错。”

    身处‘掠夺者钱包’特殊空间内的栉滩美云白了一眼,酸溜溜的说道“效果当然不错啦..又是挨了三刀大出血,又是装醉酒酒后吐真言..哎,老娘当初怎么就那么傻?稀里糊涂的就带上‘从者之戒’了?”

    陈天启贼贼一笑,恬不知耻的说道“哟?后悔啦?带上‘从者之戒’后,你我灵魂烙印生死与共..如果将来那一天,老子真能成为那不朽不灭的存在。你也跟着沾光,获得永恒的生命..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就知足吧..”

    “呸!别拿那些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来糊弄老娘跟美羽..不过刚才小主人您还真是胆大包天呀,竟然当着东方不败的面,这般‘推心置腹’,连‘逍遥醉酒楼’一年的盈利也都说了?你就不怕东方不败见财起意,给你喂一颗‘三尸脑神丹’?”栉滩美云调侃道。

    毕竟每一方诸天世界可都是真实的存在。栉滩美云说得并非没有可能。而陈天启则对于自己刚才鲁莽的举动尴尬一笑“这不是没有发生嘛..再说了,我也是为了最终目标,给她来个以诚示人罢了。”

    在栉滩美云的影响下,逐渐腹黑的风林寺美羽白了一眼,笑骂道“是够‘以诚示人’的..连衣服都脱了。不过好在刚才东方不败帮你脱衣服时,天启君你没有支起帐篷..要不然‘董方白’估计就会怀疑你的性取向咯..”

    接下来几天,一副‘重伤未愈’模样的陈天启便在这家普普通通的客栈住下。不过实际上,这家客栈也是‘白狐苑’的产业。当‘董方白’带着浑身是血的陈天启,前来投宿时。店中的伙计,没过多久便将这个消息传给了天速星。

    得到陈天启平安无事的消息后,天速星长出一口气。心中暗道“主上啊..希望您下次不要这般冒险了..倘若那东方不败真敢对您下手,属下哪怕拼上这条性命。也要灭了日月神教!”

    一旁的白露,胳膊上的伤口早已缝合完毕。避过跟陈天启背后、大腿上那缝合得如同蜈蚣一般的伤口。白露胳膊上的伤口显得严丝合缝整齐得多。并且也涂上了‘天香断续胶’。相信过不了几天,伤口便能彻底愈合。

    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腕,白露问道“主上一切安好?”

    天速星点了点头。将那家客栈中伙计送来的情报递了过去。“白露姐,按照主上先前定下的计划。三天后你们就去寻他吧..”

    白露点头一笑“主上向来所算无漏..倘若真能将东方不败招揽入麾下。将来主上心中所想必能实现..”

    毕竟不论是白露等二十四侍卫,还是三十六天罡白狐、七十二地煞血狼所有人眼中。陈天启所图所谋的,自然是那张代表了九五之尊至高无上的椅子。试问,倘若陈天启乃是一位贪花好色碌碌无为之辈。世袭罔替的‘安顺候’爵位,便能让其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可陈天启这些年来,暗中收养孤儿、私挖金矿、暗中经营那风靡整个大明皇朝的‘逍遥醉’、甚至将贵州都指挥使、规则布政使这两位封疆大吏暗杀,换上自己的人马狸猫换太子。等等行径都展露了陈天启想要夺取那张椅子的野心。

    不过对于白露等从小就被‘逍遥庄’洗脑训练出来的精锐们来说,替陈天启达成心愿便是他们存在的价值。

    用‘九龙夜光杯’这出戏码,引得东方不败现身相救。而接下来的计划,陈天启早已跟栉滩美云推敲过多遍。而三天后才让忠心护主死战不退的白露诸人找上们来,也是先前商定好的。

    接下来的三天里头,用‘董方白’这个身份跟陈天启相交的东方不败,每天都会提着一坛‘特等逍遥醉’以及一些熟食过来看望一番。

    二人喝酒闲扯,不过每每都是以陈天启醉的不省人事而告知。

    三天后,一副面色苍白重伤未愈的白露诸人,找到了客栈里头。

    一见到陈天启时,也顾不上一旁的‘董方白’,激动不已的白露诸人连忙单膝跪地。

    “主上..都是属下无能,才让主上涉险。请主上责罚..”

    “请主上责罚..”

    白露、谷雨诸人异口同声说道。

    看了眼胳膊上还缠着纱布的白露,陈天启摆了摆手“你等没事就好,起来吧..要不是你们舍命相护。本候早已死在那群响马手中..此事不怪你们。对了..这位就是当日将本候从千军万马中救出来的董方白董公子..从今往后,他便是本候的恩人。也是咱们‘安顺候’府的恩人!”

    听到陈天启的话语,白露、谷雨诸人连忙朝着一袭男装英气十足的‘董方白’倒头便拜。异口同声喝道“多谢董公子大恩!我‘安顺侯’府没齿难忘!”

    ‘董方白’一愣,脸上随即流露出释然的笑容。几天下来,‘董方白’能够感觉到陈天启对待朋友的那股真诚。回眸间,看着一脸笑意的陈天启,‘董方白’似乎觉得。自己隐藏了日月神教教主的身份,反而有些对不起陈天启这位赤诚相待的朋友。不过转念一想,日月神教教主这个身份,如果成为‘安顺侯’陈天启的朋友。或许还会给他带来更多麻烦。

    想罢,‘董方白’摆手一笑“陈兄..你我虽萍水相逢,但贵在知心。朋友之间不说这些。既然你的侍从已经来了,不如你趁早返回安顺。我建议你们最好易容乔装一番。也免得让那些想加害于你的人有可乘之机。”

    知晓‘董方白’真实身份的陈天启可是知道,作为统领十万教众的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可不轻松。能够陪自己三天已经不错了。

    朝着‘董方白’拱了拱手,眼中不舍的神情闪过。陈天启朗声笑道“那好..山水有相逢。多的话陈某也就不说了。他日董兄若有闲,可别忘了来安顺府找我。”说着,陈天启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微微泛白的红布兜锦囊。当着‘董方白’以及白露诸人的面。从那红布锦囊中取出一枚墨色镂空雕满云纹的戒子。

    “董兄,寻常金银我知你看不上。而你又是我见过的江湖中人里头武艺最强之人。我陈某也没法弄到更加高深的武功秘籍给你。但这枚戒子是我娘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同时也是我‘安顺侯’府的信物。请你收下他..先别忙着拒绝。董兄你行走江湖,虽然武艺高强,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倘若遇到什么麻烦,或者什么时候想喝酒了,可凭此戒去大明皇朝两京十三省任何一家‘逍遥醉酒楼’。酒楼中的一切随你调遣。”陈天启轻声说道。

    古人云,救命之恩大过天。但听到这是陈天启‘母亲’的遗物时,‘董方白’本想开口拒绝。可是看着陈天启那真挚的眼神,‘董方白’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知晓陈天启那‘安顺侯’以及‘逍遥醉酒楼’幕后东家的真实身份。‘董方白’看得出,陈天启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这枚墨色镂空刻满云纹的戒子。想必是能够代表陈天启这位‘逍遥醉酒楼’东家亲临。

    只见,‘董方白’点头一笑“那董某也就不再矫情了。这枚戒子我收下了..他日有暇必去安顺府找陈兄畅饮一番!”

    待到‘董方白’手下那枚戒子后。陈天启便带着白露诸人转身离开。